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24章
 言桉拎着两大袋玩具回到结界的时候,言檬檬和言酷酷正坐在湖边吃糖。

 他们胖嘟嘟的小手捏着糖柄,双腿在湖面晃悠着,开一阵阵涟漪。

 此时晚上快要八点,天色早已暗了下来,月亮高挂,湖面波光粼粼。

 那只大公则站在种着四颗种子的土坑前,不依不饶的去啄。可土坑有防护罩,大公每次都会被挡住。

 言桉下意识站直身体,将两大袋玩具藏在背后,咳了一声。

 听到声音,两个孩子瞬间转头看过来。

 大儿子言檬檬眼睛一亮,一下子就站了起来,喊道:“妈妈!你回来了!”

 言酷酷依旧坐在原地,恹恹的叫了一声:“妈妈。”

 言桉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眼神一下子看看言檬檬,又看看言酷酷,看得两个孩子一脸茫然和疑惑。

 言檬檬歪着头:“妈妈,怎么了?你手里拿着什么呀?”

 言桉脸上笑意瞬间盛开:“噔噔噔——是玩具哦!”说着,她便拎着玩具跑了过去,蹲下身子,把玩具悉数倒了出来,放在草地上,然后跟着坐下。

 两个孩子愣了愣,迈着小短腿走了过来。

 遥控赛车、玩具、玩具飞机、积木、变形金刚、芭比娃娃、过家家小厨房玩具等等。

 种类多的两个孩子看花了眼,天知道,言桉把这些东西带回来,提着有多费劲。

 可为了孩子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这三年,她身无分文,因为身体要疗养,也不能出去赚钱,最多就去巷子小卖部买几颗糖。

 所以给孩子买玩具,她是没有钱的。

 除了钱之外,她也没有给孩子买玩具的概念。毕竟在修仙世界里,谁家给孩子买玩具啊?都是放养状态,自己和土里的昆虫螳螂玩玩游戏就好了。

 还是今晚,听到祁延说的时候,她才有了这个想法。

 反正玩具他也不要,还要扔掉。那不如她拿回来,让两个孩子看看。毕竟严格说起来,他也算孩子爸爸嘛。

 虽然,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孩子让给他这个爸爸的。就算她有六个孩子,也不能,全部都是她的宝宝,嘿嘿。

 言桉一边想着,手就自动拿起了那盒芭比娃娃。

 隔着透明层,她好奇的打量着,和里头的芭比娃娃眼对眼。

 这盒子大的,里头的芭比娃娃大概有二十多厘米。黑色长头发披肩,头上挽着一个宫髻,戴着白色耳环和项链。身上穿着白粉宫裙,裙摆飘扬,很美。

 这装扮倒是很像修仙世界里,人间皇帝后宫那些妃子的打扮。

 除了这个盛装的芭比娃娃之外,旁边还有两层服饰。

 头一层是各种样式的裙子:旗袍,现代礼服裙,欧式公主裙,各种款式,丝线在月下闪闪发光,看起来漂亮极了。

 下一层则是鞋子耳环项链之类的配饰。

 言桉咬着手指头,看了看两个孩子。

 言檬檬拿着遥控赛车,坐在草地上,兴致地低头研究。

 言酷酷则拿了乐高,看着乐高冥想发呆。

 大公似乎对过家家套装里的塑料青菜情有独钟,正隔着包装一个劲的啄。

 很好,大家都选好了。

 既然这样,手里这个芭比娃娃她就要占为己有了。

 言桉毫不犹豫,动手就拆开了包装,将那个漂亮的宫装娃娃拿了出来。

 别说,摸着很结实,而且关节都会转。不仅如此,这条裙子真的太漂亮了啊啊啊啊。

 如果有加大版的,她也想穿qaq。

 言桉爱不释手的拿着娃娃,越看越好看,越看越喜欢。

 她看了看周遭的环境,把娃娃放到草地里站好,拿来台灯,把光照在娃娃身上。

 然后她拿出手机,对着拍了很多张照片,最后选了三张,发了朋友圈。

 只不过在发之前,她还记得,要把祁延给屏蔽了。

 大气豪华的别墅里,祁延拿着一杯水,反复看着屏幕里的监控视频。

 言桉走出了别墅门口,言桉走到了垃圾桶旁,言桉在垃圾桶旁停留了一下嘀嘀咕咕一小会儿,言桉拎着两大袋玩具溜走了。

 他抿了口水,轻轻摇了摇头,眼里一片深邃。

 体检的那家医院,专业程度极高,不可能出现错的情况。言桉三年前必定怀孕,她消失这么久,不见踪迹。而且隐瞒住所,一个劲的否认孩子的存在,背后定有猫腻。

 孩子这种东西,没有就算了。有,他总要要回来,毕竟是他的东西。

 在监控视频不知循环播放多少遍后,楼下传来门铃声。

 祁延放下水杯,下楼开门。

 门外人是助理杨绅。

 祁延出道时,是有一个经纪人带着,可没过几个月,那经纪人就被他辞退,后头在娱乐圈彻底混不下去,离开娱乐圈不知去了哪里。

 他目前只有一个助理,杨绅,帮他处理所有事务。包括明面上娱乐圈里的一切,也包括私底下的商业帝国。

 旁人只以为祁延是娱乐圈大红的影帝,杨绅是个小助理。

 却不知,不仅仅如此。

 不过也没差了,杨绅想。他除了要帮这老板抓公外,还要汇报公主人的情况。

 “祁老师,我们的人跟丢了。”杨绅跟在祁延身后“不过大概锁定了言桉小姐的住所范围。”

 祁延皱了下眉:“在哪?”

 “在旧城区长青山脚底下,而不是长青小区。长青小区和长青旧城区隔了三个地铁站。”长青山是老城区,里面设备都很破旧,而长青小区后建,是不错的中档小区。“旧城区巷子太多,言桉小姐绕进去后,我们人没盯住,便跟丢了。”

 祁延走到餐桌前,手抵在桌面扣了扣,一下一下,错落有致。

 长青山那一带,他两年前还在那里拍过电影。巷子四通八达,平民百姓密集,居住拥挤,居住环境非常不好。

 看来她说自己没钱,还真没说错,否则何必住这种地方?

 三年,三千万就这样花完了?她并不是大手大脚的人才对。

 祁延看了看一旁等候吩咐的助理,道:“先这样吧,你知道节目组给言桉的片酬是多少?”

 杨绅看过合同,想了想,便依照强大的记忆力想了起来:“一百万,先付百分之三十。”

 “明天全款结清吧。”祁延点了点头,拉开凳子坐了下去。

 他往椅背靠,一只腿伸入桌底下,姿势无形中带着上位者气质。他指了指桌上凉了的菜:“你试试。”

 杨绅一脸莫名,看着桌上冷了的三道菜:“祁老师,这是?”

 “让你试,就试。”祁延有些不耐烦。

 杨绅于是不再说什么,取了筷子,夹了块苦瓜,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放进了嘴巴里。

 然后,他捂住了嘴巴,跑向了客厅的卫生间。

 祁延看着助理的背影,脸色渐渐变得阴沉。

 他望着那三道菜,自己拿了筷子,夹了快苦瓜,放进嘴里。

 对他而言,冷了的苦瓜,味道依旧甜苦适宜,清可口。

 可卫生间里,传来了杨绅痛苦的呕吐声。

 祁延放下筷子,筷子至于桌面,一声闷响。

 杨绅吐完后,又漱了口,清洁了老板的卫生间后,才走了出来。

 祁延人已经不在餐桌,在后院那池水旁。

 被扔在土里爆晒一天的铜钱草,被言桉救回水里后,短短几个小时便恢复了一些。

 祁延看着它们,背影一动不动,仿佛入定。

 杨绅心里发怵,但不敢不打招呼走人,在背后站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道:“祁老师,是否还有需要我完成的?”

 低头望着那池水的祁延动了动,抬头望向天上的明月:“苦瓜什么味道?”

 杨绅一五一十道:“很苦。”

 “苦瓜不就是苦的?”

 杨绅:“比一般的苦瓜苦得多,甚至比黄连还苦。”

 “知道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杨绅躬了躬身,安静的离开。

 晚上十一点,祁延别墅的灯悉数暗了,整个世界纳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 顶层豪华的卧室里,他掀开被子,躺在上。

 睡觉对他而言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,自己仿佛睡着,又仿佛没睡着。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与周围的空气融为一体,乃至与整片天地融在一起。

 而且今晚似乎有些不一样,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副从未出现过的画面。

 山似乎就在云间,周遭绿树荫荫,鸟鸣蹄蹄,白云缥缈,雾气弥弥。

 而就在山间,有一处雅韵别致的亭台楼阁。

 亭台楼阁连绵不绝,所占面积极大,可只有一人,除此之外,不见人影。

 那人穿着白衣,长发披肩,正在下厨,烟雾从后厨弥漫开来,和离得很近的雾气白云混为一体。

 菜一道道出锅,被放在院子荷花池前的桌子上,弥漫开人的泽。

 山间有灵鸟闻香而至,趁着男人在厨房忙活,偷偷吃了菜,结果惊叫一声,直接栽倒在桌上,没了生息。

 男人拿着米饭出来,看到桌上死去的灵鸟,低头微微喟叹:“我烧的饭菜,于我是为美食,于尔等无异于地狱,你们怎么敢吃?怎么总是不长记。”

 他摇摇头,手一挥,灵鸟魂飞魄散。

 男人一拂衣袖,在桌前落坐,怡然自得地吃饭赏荷。

 他似乎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烧饭吃饭,无人能打扰,无人敢打扰。

 可是,他是谁?

 上,祁延的眉突然间皱了起来,动静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。

 差不多的时间,同一座城市的另外一个区域,敷完面膜的温漾正坐在镜子前,看着下巴处冒出的痘痘,咬牙低声咒骂。

 系统让她和祁延牵手的任务,她没完成。这颗痘痘,就是任务没完成的惩罚。这痘痘无论如何都不会消除,除非下个任务成功,这痘痘才会消去。

 但如果下一个任务,她还是失败,脸上就会再长出一颗痘痘。

 温漾无法想象,如果自己任务一直失败,痘痘一直长,到最后,她是不是就脸痘了?那这样,她的演员路怎么办?她以后还能出去见人吗?

 从小被人当成小美人胚子长大,受尽周围人吹捧的温漾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结果,也一定不让这种事情发生。

 她放在梳妆台上的手,握成拳头,在心里气急败坏问:系统,那言桉到底什么身份?!你现在查出来了吗?!

 温漾一开始真以为言桉只是个不足挂齿的小配角,可这几天,看到祁延对言桉的态度,才察觉出来不对。

 特别是节目结束录制的那天,祁延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拖着言桉去了车里。

 说言桉和祁延之前没有关系,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!所以当场她就问了系统言桉的身份。

 可她这系统,向来没什么用,什么都有滞后,什么都帮不上忙!查个身份还要时间!什么垃圾系统!

 系统:【滴——正在扫描世界数据库中,剩余时间50秒——30秒——10秒——1秒】

 系统:【滴——扫描完成,言桉身份是祁延的前,两人于三年前结婚,结婚一个月后,离婚。】

 这句话说完后,温漾和系统悉数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 温漾不敢相信的抬起头,看着镜子里除了那颗痘痘都很完美的自己,惊讶的说出了声:“什么?她是祁延前?!”

 系统停了一会儿,不含任何感情的机械音里也带了不解:【是的,宿主。】

 温漾:“这么重要的信息,你怎么不早告诉我?非得我问你,你才会说?!”

 系统:【宿主,按照主程序提供的相关信息,攻略对象祁延按理不应该存在前等社会关系。】

 温漾:“那现在为什么出现了?而且还是三年前!不就是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吗?我看的那些小说,里头的系统都很厉害,怎么你就不行?”她气了个半死。

 系统沉默片刻:【宿主,三年前我就告知过你,系统只起辅佐功能。攻略对象祁延人物特殊,一切系统能力对上他,效果都大打折扣。】

 温漾还想说什么,结果系统突然间开始冒出警铃,她心里连续的出现滴滴滴滴滴滴的声音,响个不停。

 这声音听得让人心里紧张,像是要出了什么事情似的。

 她一愣:“怎么回事?系统?系统?”

 然而系统没有任何回复,只是不间断的滴滴滴。

 这种情况持续了有十分钟,十分钟后,声音消失。

 温漾白着脸连忙问道:“系统?怎么了?”虽然这系统用处不多,但毕竟是它给了她重活的机会,还让她在这个世界进了娱乐圈,日子过得比之前世界要好得多。她可不希望系统报废,这样她会不会也跟着消失在这个世界上?

 系统:【滴——刚刚主程序出现漏,紧急维护中。现已恢复,宿主无需担忧。】

 温漾点了点头,放下了心。

 而别墅里的祁延,本来躁动不安的状态跟着消失,安静了下来,陷入梦乡中。

 他梦到的画面,从脑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第二天早上十点,太阳都晒gu了,言桉一家三口还是没起

 泥地草地里溜达的大公倒是很想把这三口叫起来,但是它的嘴巴被言桉用铜钱草绑住了,开不了口。

 因为它今天凌晨五点就开始打鸣,吵得言桉不得不这样做。

 要知道,因为研究新玩具,她和两个孩子昨晚大半夜才睡。

 叮咚一声,言桉的手机响了,是短信提示音。

 她躺在湖里,听到声音,迷糊糊地到岸边,伸手拿过手机,随意看了一眼。

 【9xxxx:贵账户*2333于08月1210:02转入元,现余额为,摘要:代发其他款项—片酬。】

 她摇头晃脑,眯着眼睛将手机丢回去,然后继续躺湖里。

 只是三秒过后,她迅速睁开眼睛,尖叫了一声,急急忙忙上了岸,蹲在地上,抱着手机,把这条短信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。

 怎么回事?节目组提前给她打钱了?!可不是说要节目全部拍完后,才会统一打款吗?现在可才拍了一站啊!

 不会发错了吧?或者是节目组大发善心,把所有人的片酬都提前发了?

 言桉当即毫不犹豫,就找梁白羽验证了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鸽子!《人间烟火味》给你打片酬余款了吗?

 等了一会儿,那边才回复。

 咕咕咕:怎么可能?早着呢,你缺钱?缺钱我也没钱给你,最近刚赔了违约金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谁要你给钱了?话说真没给你打钱?

 咕咕咕:没,怎么?难不成给你打钱了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对呀,给我打了剩下的七十万,就在刚才。

 咕咕咕:woc,这怎么回事?我怎么就没收到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那我也不知道啊,算了,我问问导演去。

 咕咕咕:去吧,问完后告诉我一声,我最近也缺钱啊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谁让你放人家鸽子?活该赔违约金。

 咕咕咕:人生不能放鸽子,对我而言,还有什么意思?

 言桉朝着手机哼了一声,发了个暴打鸽子的表情包,然后斟酌着语气,转为给导演发消息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张导,剧组给我打了七十万尾款,是打错了吗?

 导演倒是回复得很快。

 张明:没,就是给你打的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哇,是大家都可以提前拿到片酬吗?

 张明:不是,全节目组就你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为什么?[发呆。jpg]

 张明:我也是接到通知,具体不清楚。你问祁老师吧。[微笑。jpg]

 言桉顿了一下,给导演回了好。

 怎么又和祁延扯上关系了?他就算在娱乐圈咖位再大再红,能影响的也是他自己的片酬发放,为什么还能影响她的?

 她咬着手指头,又去找了祁延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祁老师,早上好呀!你起来了吗?

 也是等了有一会儿,那边才回复。

 y:早起了,在工作,有事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节目组给我打了片酬余款,我问张导,张导说让我来问你。

 y:问我什么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这个,是你授意的吗?

 y:嗯,你不是缺钱?

 言桉眨了眨眼睛,摸了摸头发,不知道该怎么回。

 她是缺钱啊,但她缺钱,他就能让上头提前付片酬,这也太厉害了吧?

 言桉再一次觉得自己当初眼光真的不错,前夫前程大好,她与有荣焉,还能沾点小光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啊,这真是太谢谢你了!有时间我请你吃饭!

 y:可以

 言桉想了想,觉得前夫这样为自己考虑,自己也应该关心关心他,于是她又回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对了,祁老师,味觉的事情你去医院看过了吗?医生怎么说?

 那边过了一会儿,才回道。

 y:没去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啊,那你记得要去看看!

 y:还有事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没了[发呆。jpg]

 y:那我工作去了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哦哦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祁老师,不要讳疾忌医啊。

 y:…

 对话到此结束,言桉觉得祁延在逃避这件事情,但他又拒绝沟通。

 她摇摇头,唉声叹气。

 叹着叹着,就打开短信,看着自己的余额。

 再这之前,她的余额都只有几百块,现在水涨船高,已经九十九万了!

 只是和一千万比起来,还是有点遥遥无期啊。

 言桉看看那四个毫无动静的土坑,突然间就觉得有些许丧气。

 悲从中来,她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。

 【我什么时候才能凑够一千万呀?[叹气。jpg]】

 发完后,言桉也没有睡意了,从地上爬了起来,解开大公嘴巴上的铜钱草叶片,然后把一旁还睡着的柠檬和苦瓜拎了起来,抖一抖:“起了!起了!”

 叫醒孩子后,言桉趁着他们吃午餐,也就是喝水晒太阳的间隙,拿出手机,打算看看有什么兼职。

 离下一站拍摄还有几天,那么这几天,她也可以找找兼职,赚点钱。

 手机刚拿出来,就看到了祁延的信息。

 y:你欠了一千万?

 言桉看到后纳闷了一下,然后想起自己发的朋友圈,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。

 一千万当然不是欠钱,是孩子的发芽钱。

 但她肯定不会告诉他,索就顺着他的问题,回了个点头的表情。

 祁延没再说什么,言桉便退出了软件,开始翻兼职。

 她挑了半个多小时,打算在几个备选里头选一个的时候,手机又来了条短信。

 【9xxxx:贵账户*2333于08月1212:02转入元,现余额为,摘要:转账。】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