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25章
那一串串零看得言桉眼花缭,心脏猛跳。

 她睁大眼睛,摒着呼吸,颤抖的伸出指头,一个一个的去数,口中默念:“个、十、百、千、万——”

 就在这时,手掌中的手机伴随着快的音乐铃声,突然间震动了起来。

 是一个本地的陌生号码。

 因为突然间的进账,而心神不宁的言桉吓得手一抖,手机直接掉落在了草地上。

 还好草长得很好,地面柔软,手机没有出现任何问题,铃声依旧在响着。

 言桉深深了口气,干脆坐在草地上,拿起手机,看着那陌生号码咽了口水。

 此时,她的脑海中飞快的想起了不久前看到的一则新闻。

 一女子收到一笔千万转账,然而不过几分钟,对方就打电话过来,说是操作失误,转错了,要求退还。

 她现在不会也是这种情况吧?

 不过也是,这钱本就不是她的,突然间进来一大笔,无论如何都要搞清楚来源。别人错了,当然要还。

 言桉接通了电话,把手机拿到耳边,想等对方先开口。

 可电话那头一片安静,没有人说话,细听只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,和纷杂的背景音。

 她眨了眨眼睛,小声开口:“喂,你好?请问你是?”

 “言桉,是我。”祁延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会议室众人一听,下意识朝主位的祁延看去,对上他平淡的视线时,纷纷转头,继续讨论。

 言桉睁大眼睛,有些惊讶的拿下手机看了看,然后又重新放回耳边:“祁老师?”

 “嗯,钱收到了吧?”

 她一愣,然后迅速反应了过来。

 此刻的言桉,比刚刚还要震惊。所以那一大串零,是祁延转给她的?!

 “祁、祁老师,那钱是你给我的?”她艰难道“这不太好吧?”

 无功不受禄的道理,她还是懂的。离婚之所以给三千万,是那时祁延需要和她离婚,然后以单身男明星的身份混娱乐圈。所以三千万相当于对她的补偿。

 可现在两人是前夫前的关系,彼此之间权利义务已尽,他没有道理给她一千万,她也没理由收。

 虽然是为了孩子,但她就没打算让他知道孩子的事情,自然不需要他对养育孩子做出什么。

 为人处世,要有自己的原则。她虽然是铜钱草,但道理也是相通的。

 这可是之前族里长老,常常挂在口边讲的。

 虽然她,很想很想收下,但她还是要拒绝。

 不过如果祁延坚持要给,也不是不可以…

 言桉揪了揪地面的草,在心里唾弃了一下自己。

 草为财死,鸟为食亡啊。

 会议室里,大家针对新提出的创新方案烈争吵,祁延看了看会议室众人,微微低头,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
 纷杂的吵闹声被门阻隔,祁延的声音清晰多了:“不是给,是借。”

 言桉揪草的动作一停:“借?”

 “嗯,你不是欠钱?”祁延走到楼道间,站在窗边看着外头。

 因为自己说了欠钱,他就主动打了一千万过来,想让自己应急?

 言桉心里瞬间就有些感动,她道:“可是我一时之间还不了你。”

 “慢慢还。”祁延眉间微动“对了,你真打算进娱乐圈?”

 言桉点点头,给了明确的回答:“对。”娱乐圈赚钱多且快,她不止要一千万。养大六颗种子,钱估计得要花一大笔,看来看去,也只能在娱乐圈踏出一条血路了。

 “签经纪公司了吗?”

 “没有呢。”言桉摇头。她这才刚开始录综艺节目,还没有任何名声,也不是科班演员,暂时没有经纪公司签她。

 而且她也不急,梁白羽说了,还是等节目播出后,有了知名度再签公司。这样经纪合约,对她会友好一些。

 “你签我工作室吧。”祁延看了看过来找自己的杨绅,轻轻摇了摇头,朝他摆了摆手,意思是让杨绅回去,自己稍后就回会议室。

 杨绅点头,安静的转身离开了。

 祁延收回视线,继续道:“这样以后你赚的钱直接先抵扣你欠我这一千万,如何?”

 言桉一愣:“你的工作室?”

 “嗯,资源你不用担心。”祁延有条不紊道“我的工作室挂靠在康恒娱乐名下,我在康恒娱乐有点股份,公司资源会先过我这边,你签我工作室名下,意味着会先过你这里。至于合同条款,你也不用担心,都是有利于你的。”

 言桉努力克制自己的心情,小心翼翼地确认道:“真、真的?”

 祁延一笑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 她歪着头,认真想了想。

 两人从相识到结婚,从结婚到离婚,他确实把所有事情都清清楚楚告诉她,征求她的意见,未曾隐瞒过。

 而且时隔三年,他还对她这般照顾有加,又是主动让剧组先发片酬,又是主动借钱的。

 再说了,祁延的经纪公司,康恒娱乐,有多少明星艺人想签也签不了啊?她之前也很想签,但都没敢想这家公司能签自己来着。

 可现在,机会来到了她手上。

 她要不要把握住呢?那当然是要的!

 言桉重重点了点头,语气激动:“那,我签!”

 祁延勾了勾嘴角,心情好了很多:“晚点我让杨绅和你联系合同签约相关事项?”

 言桉点头如捣蒜:“好的好的!”

 “我还有会议要开,大家都在等我,我就先挂了。”

 “祁老师再见!”

 “嗯,再见。”

 电话被挂断,言桉便把手机收了起来。

 她长长的舒一口气,仰头看着天空。

 此时刚好正午,被结界过滤了几层的阳光温度刚刚好,笼罩在身上,舒服的想让她打个盹。

 而天,万里无云,蓝得纯粹透彻。

 看,今天果然是个好日子,连天气都这么好!非常适合种子发芽!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!

 言桉喜笑颜开,朝着湖边晒太阳的两孩一跑了过去,边跑边道:“檬檬,酷酷,妈妈有钱了!有钱了!快,准备准备,我们一起选个弟弟妹妹发芽!”

 言桉这处小结界在长青山脚下,有湖有草有菜地,而且背靠青山,称得上是山清水秀之地。

 只是菜地没有菜,只有四个土坑,是三年前言桉生下六颗种子后,挖好种下的。

 此时,言桉三人蹲在土坑前,正商量到底该选哪个发芽。

 毕竟每一颗种子长出来都不一样,大儿子和二儿子就是前车之鉴。

 言桉第一时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捏着拳头,信誓旦旦道:“这次我一定要选一个女儿。”

 言檬檬认同的点头,跟着妈妈捏拳头,气:“我也想要妹妹。”

 言酷酷愁眉苦脸,歪着头,语气天然丧:“我都可以。”

 言桉点点头,指指面前四个土坑,有些纠结:“那哪一个才是女儿呢?”

 她当初选第一颗种子发芽的时候,就想选中女儿,挑了半天,长出来的是个柠檬儿子。

 那时她手头还有一千万,怒而选第二颗种子,结果还是儿子。

 这第三回,她就不信了!

 言桉闭上眼睛,在心里祈祷了一会儿,然后伸手,右手食指在四个土坑上一一划过,心里默念:“点到谁,就是谁,一定要是女儿啊!”然后,她的手指头停在了‘啊’上的土坑,也就是从左到右的第一个土坑。

 言桉果断道:“就是你了!”

 她呼了口气,在第一个土坑前坐下,闭上眼睛,开始运转灵力。

 账户里,那无形的一千万资金自动转到虚拟账户上,也就是言桉体内的灵田。

 这一千万,在她灵田里变成了充沛的灵力,在里头翻涌,然后又一点点被她输送到这个土坑之中。

 现代社会,没有任何灵力。

 所以这土坑里头的种子,一直没有动静。

 可被注入了一千万灵力后,眼可见的有了变化。

 先钻出来的,是顶着灵种皮的芽,叶芽淡绿中夹着点黄。然后慢慢的,细细的绿色茎叶也冒了出来,一扭一扭的,托着芽往上,往上,再往上。

 茎叶带着叶芽越摇越高,越摇越高,然后固定在一个高度,不再往上长。

 芽带着灵种皮跟着轻微的左右晃动,晃动着晃动着,芽开始微微鼓了起来,然后突然间在一瞬间,鼓着的芽左右分成了两片叶。

 言桉举着手机在认真拍摄孩子的发芽过程。

 在镜头下,那两片叶绿得澄澈,还能看到清晰的叶片纹路。

 大公喔喔喔叫着,就要伸嘴巴去啄这叶片,被言檬檬提着翅膀抓了过去,抱在了怀里:“公,不能啄哦,是妹妹呢。”

 大公脖子这边侧侧,那边动动,也不知道听懂没,在言檬檬怀里挣扎了一下,没挣扎开,便窝着了。

 而那边,两片叶片越长越大,然后茎叶往上延伸,开始长第三片叶子,第四片叶子。

 叶子越来越多,枝杈越来越多,一开始的茎叶越来越

 很快,一棵八米左右的树便长好了。

 从开始发芽到长成,前后一共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。两个小时,把了三年的生长发育悉数完成。

 言桉和两个孩子,由刚开始蹲着看种子发芽,到现在仰着头看着这颗树,陷入了震惊。

 新宝宝,这这这这么高的吗?!

 要知道,结界里除了湖水、草、野花,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 除了平时言檬檬偶尔会变成柠檬树,但言檬檬的柠檬树也就一米多左右的高度。

 言酷酷就更不用说了,他就一株藤蔓,要么就窝在地面上,要么就在言檬檬的树干上。

 所以,眼前这颗树,无疑是结界里如今最高的存在。

 八米啊,八个言檬檬的高度啊。

 言桉张大了嘴巴,一脸不可置信。

 她再一次陷入了茫然和惑,为什么她一株在湖里生长的铜钱草,能生出这么高的种子?

 祁延也就一米八多啊。

 可目前这个新宝宝,本体就八米多了…

 不过话说回来,这新宝宝是什么?

 言桉桉自己的脸,努力垫着脚尖,看树上有没有长出果子。

 她们植物界成的规律是这样的,如果这种植物能长果子,本体便是第一颗长出的果子,其他后来的果子啊,茎叶啊,都是类似于人类皮肤头发血的,可以再生,只要本体没有损伤就行。

 像言檬檬和言酷酷本体就是柠檬和苦瓜,他们之后还会长出更多的柠檬和苦瓜,那些长出来的,甚至可以送人食用。只是现在孩子才三岁,还不会结第二颗果子。

 如果植物不能长果子,那第一个叶片,就是本体。

 比如言桉,她只要第一片铜钱草没事,其他铜钱草拔掉也没关系,给时间,会长出来的。

 所以她想知道,这个新孩子,会有果子吗?如果没有果子,单凭叶片,她好像认不出它是什么。

 这孩子就是很常见的深绿色椭圆形叶片,很多植物叶子都差不多这个样子。

 她向来有些叶盲,只认果子,不认叶子。

 只是这颗树实在太高了,人形一米六六的言桉,哪怕垫着脚,也看不太清楚树上的细节。

 而身高只堪堪到她大腿的两个孩子,就更不用指望了。

 难不成这树是不结果子的?可是不结果子,这树此刻便应该已经生出了灵智,然后会主动变成三岁宝宝,用一张茫然无辜的脸,看向她。

 言檬檬和言酷酷当初就是这样的。

 但这树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 是果子还没长出来?但这也太慢了,在土里积了三年的灵种,加上一千万灵力,早该长出来了才对。

 言桉咬着手指头,走到那颗大树前,想去摸摸树干。

 可没想到,在她伸手过去后,那树刷的一下,往后退了几步,避开了她的手。

 言桉一愣,手还保持着垂在空中的姿势。

 怎么回事?这不已经生了灵智吗?怎么不变成人形?难不成是个有点缺陷的宝宝?

 修仙世界也存在这种情况,孩子到了一定状态,理应能变成人形的时候,变不了,只能家长干预,用灵药滋养一段时间,好生调养后,才慢慢可以。

 不会是这种情况吧?言桉有些担心,收回手,仰头看着退后一大步的大树,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道:“你好呀?我是你妈妈,言桉。”

 后头,两个娃娃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,但听到言桉的话后,也很主动的自我介绍。

 言檬檬:“你好,我是大哥言檬檬。”

 言酷酷:“我是二哥言酷酷。”

 大公扑闪着翅膀:“喔喔喔喔喔喔。”

 结界无风,但那颗树听到后,树叶抖动了一下。

 三人一树一陷入了接下来十秒的沉默。

 言桉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言檬檬一开始就很主动,她介绍自己是妈妈后,他就直接跑过来抱住了她。

 而言酷酷,虽然愁眉苦脸的,但也主动叫了妈妈。

 目前这个,不仅没变成人形,还没有任何动静。

 可能真的有点小缺陷。

 言桉咬着,怕让孩子难堪,说话的时候很注意语气,小心翼翼的:“宝宝,你是说不了话吗?”

 那颗树的叶片又动了动。

 言桉心里有些难过了,脸上却还是带着笑:“不会说话没关系呀…”

 结果还没等她说完,大树消失了。

 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三岁的男孩子。他身上围着树叶,小小年纪,就比言檬檬和言酷酷高出了半个头,除此之外,长相也要英气得多,剑眉星目。

 这和粉雕玉琢,大眼睛水灵灵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不太一样,他长得随祁延一些。

 他的眼睛在三人一上掠过,然后落在言桉身上,一双眼睛在打量她,最后道:“我会说话。”

 声线带着孩童的稚,但说话的神情语气却像是个小大人。

 言桉张了张嘴巴,眼睛在孩子身上转啊转,然后转到了他头上。

 他头顶上有一颗小小的山竹,随着他的动作,轻微晃动。

 这就是这个孩子的本体。

 所以,她的第三个孩子不但是个男孩子,还是——山竹!

 言檬檬和言酷酷也呆了呆。

 言檬檬喃喃自语:“是弟弟啊。”

 言酷酷目光落在自己弟弟身上,有种来自于植物的本能,转头对大哥道:“哥哥,我喜欢这个弟弟。”

 言檬檬道:“我也喜欢。”

 虽然不是妹妹,但也喜欢。

 言桉在看到那高八米的树时,便有种预感是男孩,此刻确定后,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。

 她还有三颗种子没发芽,她相信,里头总是会有女儿的。

 而且对于三儿子的本体,她很满意。

 是山竹啊!

 山竹可好吃了,是甜的,和酸儿子苦儿子不一样,这是一个甜儿子。

 虽然,看上去没前两个儿子那么好相处。

 但是血淌着的亲情是与生俱来的,她弯下,看着三儿子,出慈母的笑容:“山竹宝宝,你想叫什么名字呀?”

 山竹宝宝往后退了一步,抿了抿气吐出两个字:“随便。”

 “哦。”这孩子还真的像他爸,外貌和脾气都有点“那叫言竹竹好不好?”

 言竹竹点点头,算是认可了这个名字。

 言桉看了看他简陋的衣服,跑到一边,拿出一套准备好的童装,递给言竹竹:“竹竹,这是妈妈提前给你备下的衣服,你要不要现在换上?衣服会穿吗?要不要妈妈帮你?”

 言竹竹皱皱眉,把衣服接了过来: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

 说完后,他眼睛在结界看了一眼,看到了一块布围住的地方。

 言檬檬注意到弟弟的眼神,立马道:“那就是我们平常换衣服的地方。”

 言竹竹看了言檬檬一眼,点了点头,头上的山竹跟着晃悠了一下,然后拿着衣服就走过去了。

 三人看着他走远,然后言檬檬拉着言酷酷,挤到了言桉旁边,小声道:“妈妈,竹竹都不怎么说话,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呀?”

 “怎么会?”言桉耐心道“你三弟肯定喜欢我们。只是他刚发芽,对周围都不熟悉,而且他可能就是单纯的不喜欢说话。”

 言檬檬点了点头,想了想,然后又悄悄道:“妈妈,但我很喜欢三弟哦。”

 言酷酷也凑了过来,苦瓜脸煞是认真:“我也很喜欢。”

 言桉咳了咳,心想,能不喜欢吗?

 这两个孩子一酸一苦,都喜欢吃甜。

 而山竹就是甜的!

 以前她的山竹朋友,常常自摘山竹招待他们的。

 所以…

 等这些孩子都学会结果子后,她是不是有口福了?毕竟柠檬太酸她不吃,苦瓜太苦她也不吃。

 换衣间里,在扣纽扣的言竹竹小朋友,手停了下来,神色有些凝重的蹙了蹙眉。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