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莳花记 下章
第3章 .14|
襄荷又叩了几次门,却始终没有等到任何回应。

 她像只追逐线团的猫,不断地在原地团团转,望着紧闭的石门,就像猫望着用玻璃罩子罩住的鱼。

 夕阳西斜,墙的月季都被蒙上一层柔软的霞光,城堡里依然阒然无声。

 襄荷最后拍了一次门。

 依旧没有回应。

 暮色渐渐降临,她只得垂头丧气地先离开。

 高大月季树下的卧榻上,谢兰衣已经起身,扶着卧榻坐上了轮椅。万安收起书卷,走到轮椅后面要推。

 “不用。”谢兰衣摇摇头拒绝。说着双手按上车轮,使其缓慢地向前滑动起来。

 万安瞧了眼大门,摇摇头跟上。

 襄荷回去之后立刻找到了卜落葵。

 卜落葵自小在书院长大,若要找人询问城堡主人的事,自然是找她最合适。

 “…那里呀,”卜落葵双眼亮晶晶地道“据说是歂岳帝驾崩之前下的最后一道谕旨,着工部修建玫瑰园,赐予女官贺同芳作为新婚之贺,玫瑰园里的玫瑰都是歂岳帝西征带来的呢!”

 “贺同芳?”襄荷惊讶地瞪大眼,那不是《列女传》上那位被称为“显德中兴之基”的著名女官么?但是——“她不是终身未婚么?”

 既然未婚,又怎么还会有新婚贺礼,而且,送什么贺礼不好,送座玫瑰园,还是一个现代穿越而来的人送的一座玫瑰园?

 “是一生未婚哪。”卜落葵点点头,咯咯笑起来“…据说成婚前夕,贺同芳未来公公被查出贪赃枉法,搜刮民脂民膏无数,实乃国之大蠹。贺氏出身法院,执掌内廷律令,平生最恨知法犯法之人,因此婚服一扯,一纸诉状将未来公公告到了御史台,这么一来,可不就成不了婚了?”

 原来还有这么一桩轶闻。

 《列女传》上多述贺同芳如何辅佐显德帝力挽狂澜,对其私事并未多费笔墨,只在述其晚年生活时提了句“蓄面首数百于宫闱,引帝怒”

 卜落葵继续道:“成不了婚自然收不成贺礼,之后贺同芳再也没有婚嫁之念,因此这玫瑰园虽建成,却始终没有送出去,据说贺同芳自离开书院后再也没有回来过,因此也无缘得见这玫瑰园的美景吧…不过过去那么久,爷爷说看守玫瑰园的谢氏家仆又培育出许多新品,现在的玫瑰园与百年前定然大不相同…我小时候经常去哪儿玩呢,很漂亮,好多好多花,外面都看不到…”

 襄荷恍然,怪不得玫瑰园里的月季品种如此之多,且与现代月季几乎没什么区别,原来是因为一直有人培育。

 现代月季追溯源,是由中国古老月季和法国等欧洲国家的蔷薇属植物反复杂而来,玫瑰园里的月季是谢琰从欧洲带来的,加上大周本土便具有的古老月季品种,经过三四百年的培育,的确可能培育出襄荷前世那样的现代月季。

 在襄荷的前世,真正的现代月季在1867年才育成。而如今,在相当于唐宋时期的大周,却早已有一个拥有无数新品种的玫瑰园,而这些品种,则全是由卜落葵口中那些照顾玫瑰园的家仆,世代苦心孤诣,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才育出。

 襄荷心里涌起敬佩之情,问道:“那现在玫瑰园里居住的便是谢氏家仆么?”

 卜落葵却摇摇头:“早就没人了…新朝建立时,看守玫瑰园的最后一个谢氏家仆也死了,之后都是书院的人定时去打扫维护,不过最近爷爷不许我去那儿了,说——”

 说道这里,她脸上有丝困惑:“说是——主人回来了。”

 “主人?”听到谢氏家仆尽已逝去,襄荷心里有些遗憾,听到主人二字,同样疑惑地道“是谢氏或是贺氏的后人?”

 玫瑰园是谢琰下令建成,但却是送给贺同芳的,可无论谢琰还是贺同芳,都早已作古百年,因此这所谓的主人自然不会是他二人,而是二人的后人可能还居多,只是不知卜若地口中的主人是说谢氏后人还是贺氏后人。

 卜落葵瞪大眼睛:“谢氏还有后人么?”

 襄荷语,今上估计恨不得全天下人都忘记被他吴家夺了皇位的谢氏,当然不会对谢氏有无后人大加宣扬。这种会被新朝刻意掩盖的前朝遗事,自然也不会再百姓中广为传,襄荷以前未特意关注过,自然也不得而知。

 又与卜落葵闲谈了一会儿,却再也没有得到任何与玫瑰园主人有关的信息。不过卜落葵倒是因此被襄荷勾起了好奇心,说回去要去向爷爷打探。

 可到了第二,卜落葵再来找襄荷时,却是哭丧着小脸来的。

 “爷爷不许我去那儿!说若发现我再去,便让我跟周清芷住一块儿!”卜落葵噎噎地抱怨,襄荷也只好安慰她,心里便想着另寻他法。

 可是接下来几天,她问遍了农院几个相的学长,得到的信息却与从卜落葵那里得到的大同小异,关于玫瑰园如今是谁人在住,仍旧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。

 秋愈浓,书院中许多树木都已开始落叶,一场秋风过后,书院主干道上便落了或红或黄的落叶。再经几场秋雨,秋季便也该走到尽头,寒冬即将来临。

 襄荷又去了玫瑰园许多次,眼见着开得繁盛的花朵渐次凋零,虽然仍旧不断有新花绽放,但终究不如初见时那般声势浩大。月季的叶子也被秋染地有些暗红,想来再过不久,秋花期便要过去了。

 秋花期过去不要紧,关键是,月季修建和扦的时机也要过去了。

 虽然在门外不告自取地折几枝条也没人知道,但襄荷过不去自己心里那关。

 又一次下课后来到玫瑰园蹲守,还没来得及叩门,紧闭的石门却“咔哒咔哒”地开了。

 不知为何,襄荷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将身子藏在了一片月季枝条后面。

 “…这些书劳烦苟院长带回去,下次公子想看些墨家典籍,不知是否方便?”一个有些熟悉的尖利声音说道。

 襄荷蓦地瞪大眼,透过月季花叶之间的隙看过去。

 门口站着三个人,二老一少。

 老的那两人还全是襄荷认识的。

 一个是谢兰衣身边的老仆万安,一个是医院的院长苟无患。

 少的那个却不是谢兰衣,而是苟无患身边的小厮。

 “方便,自然方便,要看什么书差决明去藏书阁自取便是。”苟无患面色红润,中气十足地笑道“不过公子不想看医书么?依公子天分,若精心研读书院所藏医书,医术定能更进一步,假以时,定能远超吾辈啊。”

 万安笑着摇摇头:“苟院长过誉了,我家公子不过是久病成医,虽于一些偏方小道上有些擅长,但又如何比得上苟院长。”

 苟无患便也不再多说,似是想到什么,叹了一口气便告辞离去。

 目送苟无患离去,万安便关门。

 门口左近的月季枝叶却忽然簌簌作响,一个小小的身影踉踉跄跄地跌到身前。

 “等、等等!”

 万安惊讶挑眉:“原来…是你啊。”

 话里带着恍然。

 城堡房间的窗户都是透明的玻璃窗,有些还是彩的,大扇大扇地自高处几乎直达地面,从房间内便可以看到窗外的景

 谢兰衣坐在斗室之中,目光正对着窗外。傍晚的阳光不甚刺眼,又有玻璃窗的一层阻隔,因此苟无患告辞后,他便取下了白绫,面色无波地看着空无一人的窗外。

 直到窗外传来细碎的说话声。

 以常人耳力来说,如此远的距离根本无法听清那低低的声音,但他却一字一句听得一清二楚。

 久处黑暗之中,耳力自然比常人感一些。

 不止是此时,之前的数次叩门,他全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与苟无患来时叩门的声音不同,苟无患虽年长,但身体健壮,敲门声也有力“咚咚咚”地极好分辨。有时是苟无患身边的小厮决明敲门,决明子有些急躁,敲门也是个急子,狂风暴雨似的一阵猛拍,生怕人听不到似的。

 但那个叩门声不同。

 因为年小力弱,拍门之声便不如苟无患有力;因为心存忐忑,敲门频率便也不如决明那般急促。

 每次总是先敲三声,第一声过后会一边敲一边叫着“有人么?”得不到回应后再敲两声,之后便归于沉寂。

 万安年老,耳力不如从前,只听得敲门之声,却不知敲门的是谁,也听不到那猫儿一般稚的喊声。

 他听得到,但每次万安请示时,他却永远只有一个回答。

 不必理会。

 一次两次三次…一再被无视,纵然再有毅力也该放弃了吧。

 他这样想着。

 但是没有。

 叩门声每隔一天便会响起,仍旧是熟悉的频率和力度,仍旧是熟悉的前三声后两声,得不到回应后便归于沉寂。

 只是喊却越来越弱了,似乎担心自己的做法会惹人厌烦,那喊声不再如最初时清脆响亮,而是多了丝迟疑。

 旁人再多呵斥,也抵不过自己的一丝动摇,所以,再过不久就该放弃了吧?

 他又这样想着。

 但是,叩门声依旧风雨无阻地响起。

 他每生活规律,来到此处后更甚,除了苟无患偶尔拜访,所能言语者唯有万安一人。

 寂寞是有些的,但却正是他所求,求仁得仁,不亦乐乎。

 自有了那叩门声后,他的生活依旧如常,但是心底隐隐约约似乎埋下一道极细的丝线,平无事,一听到那熟悉的叩门声便不由被轻轻牵动。

 不疼,只是有些微微发

 仿佛春天杨絮漫天时,偶然落了一朵在面颊上。

 从面颊,直落到心底。
上章 莳花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