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莳花记 下章
第8章 童养夫
晨曦初,远处一缕轻纱似的雾岚绕在小玉峰上,兰家院中的花草枝叶上还挂着未干的水,秀水村渐渐从沉眠中苏醒,有了隐约的人语声。

 兰家院中大部分地方都被种上了花草,只有井边至门口有宽阔的空地,襄荷一打开房门,就看到空地上一招一式认真演练的刘寄奴。

 虽然已经是末,但清晨时仍然有些凉风,刘寄奴穿着襄荷昨晚拿给他的旧单衣,一动起来风便灌进去,吹地飒飒作响,袖口甩起时,可以看见细瘦地如麻杆儿的手臂,显得格外瘦弱。

 但他的动作却丝毫也不弱。

 襄荷跟着兰郎中学过一些拳脚,都是军中的浅功夫,不花哨,但很实用,虽然不能让她变成武侠小说中高来高去的大侠,但起码能多些自保能力,上山时不用太过担心猛兽,外出行医也不至于拖兰郎中的后腿。

 她摸着下巴眯眼看了半晌,觉得刘寄奴练的功夫不错,倒跟兰郎中教的很像,而不是像她慕名去襄城的一家武馆看的那样,花架子多,打架也很好看,可却失了份拳拳到利干脆,拖泥带水地看着都累。刘寄奴则不然,他的动作没一丝花招,都是实打实的招式,而且看上去好像比兰郎中教的还像那么回事儿。

 看了半天,见刘寄奴还没发现,她只得自己“咳咳”两声,提醒他有人在。

 刘寄奴一听到声音便收了招,动作刹那间凝滞,口鼻冒着丝丝白气,转头看她时,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。

 看到倚在门边的襄荷,他脸上的茫然迅速消退,转而出笑来:“襄荷妹妹。”

 襄荷忍了忍,最终却还是没忍住,只得竭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正常一些,说道:“咳,不用那么客气,以后就叫我襄荷好了。”

 刘寄奴顿了一下,旋即点头:“嗯。”终于搞定了称呼问题,襄荷不长出一口气,然后有些好奇地看着刘寄奴:“你…会功夫?”

 虽然跟着兰郎中学了点拳脚,但襄荷却不认为自己懂功夫,兰郎中的功夫都是从军中学来,讲究实用,技巧不多,看上去一点也不神奇。刘寄奴所练的明显比兰郎中所教的高明一些,但看上去路数是一样的,至少襄荷看着很熟悉。

 刘寄奴瞳孔骤地一缩,但很快便低头掩饰过去,双手紧握成拳,闷闷地说:“略懂一些,是…先父所教,先父曾是昔日顾家军中…翊麾校尉。”

 顾家军——毫无疑问,就是那个主将降敌、最终二十万大军只剩不到一万得以返乡的顾家军。兰郎中曾经就是顾家军最底层的一个士兵,顾家军驻守北地一十二载,兰郎中就驻守了八载,并在那八年中与当地女子——也就是襄荷的母亲——结合,生下了襄荷。关山口之战时,兰郎中旧疾复发,本就在遣送回乡之列,因战事拖延了下来,便暂时被安排在了后勤,这也使得他躲过一劫,最终得以活着返乡。

 而听刘寄奴的口气,很显然,他的父亲并没有兰郎中这份好运。

 襄荷这才隐约有些明白,兰郎中为何将刘寄奴带回来。翊麾校尉属从七品官,自然与兰郎中这样身无一官半职的小卒子不同,这也解释了为何刘寄奴所练的招式与兰郎中所教的如出一辙,却又高明许多。

 无意中戳了人家伤疤,襄荷不有些抱歉:“抱歉,我不知…”

 “——没关系的,”刘寄奴打断了她的话“死者已矣,我懂的。”

 虽然襄荷不希望他小小年纪就沉浸于失去家人的阴影,但这么洒…她反而又有些不适应了。不过,不论如何,这是好事。

 因此她也就继续与刘寄奴闲聊,当听到襄荷跟着兰郎中也练了些拳脚功夫时,刘寄奴有些惊讶,但并未像一般人那样面异色,反而极为赞同:“这是好事,多些防身的本事总是没错的——尤其是女子。”

 襄荷便高兴起来,觉得他不像这时代的许多男人那么迂腐,实在是孺子可教,因此便兴致地跟他讨论起拳脚来。一说起来,她就意识到,刘寄奴学的功夫果然比兰郎中学的高明不少,她练功时有许多困惑,一直苦于无人解答,而刘寄奴竟都能解了她的惑,想他也不过跟自己身体一样的年纪,即便有良师亲自教导,也算得上武学天赋极佳了。

 话一投机,两人便有了话聊,一直聊到兰郎中打着呵欠起了,襄荷才意犹未尽地去厨房准备早饭。

 刘寄奴看襄荷去生火做饭,在院子里愣了半晌,然后便找出昨他和兰郎中换下的脏衣服,在井边打了水,一件件洗起来。

 兰郎中正在井边漱着口,眼角余光瞥到旁边突然多了个洗衣服的小身影。

 他仰仰脖子,吐出一口水,想了一下,并未阻止他,而是进屋拿了块肥皂,蹲在他旁边,拿起一件衣物一起也起来。

 “兰叔,我一个人就好。”刘寄奴连忙阻止。

 兰郎中大手一挥:“去去去,哪有两个小孩子干活,我这个大老爷们儿却闲着的道理!”

 刘寄奴只得作罢,与兰郎中一起蹲着衣服。

 早饭很快便做好了。与昨晚相比,早饭只是少了一个槐花饼,桌上只摆了三碗糜子薯干汤并一小碟萝卜丝儿。

 吃过早饭,兰郎中带着刘寄奴去村长家。

 村里突然多了个人,自然不可能不被人知晓,刘寄奴的身份便成了问题。饭桌上时,兰郎中便当着襄荷和刘寄奴两人的面,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。兰郎中的想法是,只说刘寄奴是他旧时军中拜把兄弟之子,家乡遭难,父母亲俱亡。兰郎中恰巧游医到刘家所在,想要拜访义兄,没料到义兄已逝,只剩义兄之子,因此便将刘寄奴带了回来。刘寄奴的身份凭证都还带着,现在便是要在秀水村办个落户手续,但刘寄奴现在还小,无法单独立户,便决定暂时记在兰家。

 除了兰郎中多了个已逝的“拜把兄弟”其他与事实也相差无几,襄荷与刘寄奴自然没有不应的。

 兰郎中带着刘寄奴出了门,襄荷便在院子里侍她的宝贝花草。忙了半晌,突然抬头望望蔷薇篱笆,对着枝叶微微颤动的一处笑着说:“快出来,别藏了,早知道你来了!”

 蔷薇一阵花动枝摇,很快兰家的门被从外面打开,一个圆圆脸的小姑娘探头进来,见了襄荷眼睛一亮,一边大摇大摆地推门进来,一边嘟着嘴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,我明明藏得很好!”襄荷嘻嘻笑着,心想她当然不知道,不过是诈一诈罢了,没想到真诈出来了。因此她也不答话,待小姑娘走到跟前,便迅速地拧了把她的脸颊。小姑娘圆目一瞪,两只小胖手捂住脸叫道:“坏小荷!又拧我脸!”

 襄荷嘴角一,差点没忍住又去拧小姑娘的脸,虎着脸道:“不许叫我小荷!”

 小姑娘得意:“哼,就叫!谁让你老拧我脸!”

 襄荷:“…”一番玩闹后,才说起正事。

 圆脸小姑娘名叫田菁,就是兰郎中托付照顾女儿的田大婶的女儿,与襄荷一样年纪,长得圆眼圆脸,很是可爱,子也逗趣,又不像其他小孩一样熊起来便摧花折草,襄荷平时便总爱逗她,两人关系一向很好。

 此时两个小姑娘便脑袋挨着脑袋说着悄悄话儿。田菁小姑娘神神秘秘地说:“小荷,大家都说兰大叔给你找了个童养夫!”

 襄荷:“…!”

 这是肿么回事?襄荷蚊香眼看着田菁小姑娘。

 经过田菁一番解说,襄荷终于明白怎么回事。

 昨晚兰郎中带着刘寄奴回来时便有人瞅见,今早兰郎中又一早带着兰郎中去了村长家,很快,村里所有人都知道了兰郎中带回来一个小男孩,还是个惨兮兮瘦巴巴看上去像难民的小男孩。

 闲着没事儿聚在一起闲磕牙的村民们很快推导出“真相”来:兰郎中这是给自己女儿准备小郎君呢!

 兰郎中只有襄荷一个女儿,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续娶的意思,村里人便一直猜测兰郎中是想给女儿招上门女婿。兰郎中和襄荷也知道村人的猜测,却也一直没否认,因此村人们便更加笃定了。如今兰郎中突然领回来个身世可怜、与襄荷年纪相仿的小男孩,又怎么能怪秀水村村民们想歪呢?

 田菁小姑娘将村民们的猜测说了,又皱着眉头,忧心忡忡地对襄荷道:“小荷,我娘说男人没一个靠得住的,你现在看那人是好的,谁知道十年二十年以后怎样?所以一定要趁他现在还小,先把扶正了,土培实了,以后就不怕苗长歪了!”

 …

 襄荷突然觉得田大婶是个哲人。

 只可惜这个哲人思考错了方向。
上章 莳花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