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莳花记 下章
第6章 桃花源
那边包子肥硕的身影消失在小玉峰的黛青山影中,这边兰家人也各自去休息。

 堂屋西间还堆放着杂物,今天色已晚,来不及收拾,因此刘寄奴便暂时与兰郎中一起睡在了东间,与襄荷睡的东厢房不过一墙之隔,墙壁隔音效果差,若一边声音大一些,另一边都能听到。

 兰郎中向来是沾就倒,即便上多了个人也毫无影响,此刻已经鼾声大作。

 刘寄奴睡在靠墙的一侧,他睁大眼睛,却只看到黑魆魆的墙壁。身上的薄被所用布料并不好,但摸起来却很柔软舒适,还带着光的气息。

 来兰家的第一天,他原以为自己会难以入睡,但事实上,在兰郎中近似噪音的鼾声中,他竟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 隔壁东厢房,襄荷听着那边没了动静,便摸索着将桌上的一盏小小的油灯点了起来。

 油灯灯光微弱昏黄,摇摇晃晃地驱散了四周的黑暗,照亮了这小小一方斗室,襄荷将右手手掌伸到灯光下,一脸郁闷地看着掌心处。

 早在晚饭的时候,她就感觉到掌心一阵阵发烫,像被一小小的蜡烛炙烤着,灼痛倒不至于,但的确有些难以忍受,只是碍于兰郎中和刘寄奴,她也只得先忍着。此刻在灯光下细瞧,只见右掌心正中,原本有着一块指甲大伤疤的地方,渐渐浮现出一枚淡绿色的树叶图案。

 是最常见的长椭圆形叶,叶端钝圆,叶脉清晰,下端的叶柄恰好与中指成一条线。此刻叶柄与叶脉处如血管般微微鼓起,仿佛有什么体,顺着叶柄向叶脉,又由叶脉扩散至整片叶子。

 看着手心的异状,再想想其来历,襄荷眉毛皱地简直能夹死苍蝇。

 襄荷五岁那年,兰郎中带着她去南边游医。行医时,两人通常是在村镇间游走,绝少去往深山野林,夜里住宿也一般是住客栈或借宿农家。偏偏那一次倒霉透顶,直走到天色黑透也没见一个村子,天又下起了雨,兰郎中怕襄荷生病,抱着她加快速度赶路,谁知忙中出错,居然走错了路,村落没找到,反而误入了茫茫大山之中。

 在山里转一通,发现彻底失方向后,兰郎中只得放弃赶路,与襄荷找了个树钻进去,暂且过了一夜。

 翌醒来,发现天已放晴,而他们所处之地,竟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山谷。

 适时正值深秋,山谷外早已草黄花凋,然而山谷内却依旧郁郁葱葱。四处可见繁花盛开,蜂蝶舞,碧绿的藤萝自高崖直垂而下,仿若一道道绿色瀑布,氤氲的雾气似有若无地在谷中缭绕,无人声,无兽语,唯有啾啾鸟鸣,幽幽虫唱。

 简直恍如仙境。

 兰郎中和襄荷一时都看呆了。

 待回过神来,仔细一瞅,才发现花木石之下竟藏着一眼温泉,雾气就是从温泉中冒出,又升至上空,才使得山谷内云雾缭绕有如仙境。也正是这眼温泉,以及山谷闭合的地理环境,才使得谷内的植物在深秋仍然生机

 再仔细看谷中植物,兰郎中便“嗷~”地一声扑到了一株结着红果子的植物前。

 是人参。

 且看枝叶果实,以及少数在地表的须,肯定是上了些年份的人参。

 另一边,襄荷正双目放光地趴在一丛各杜鹃前。小玉峰上也有野生的杜鹃花,但花只有朱红一种,而眼前这丛杜鹃,每一株颜色都不尽相同,仅红色系就有朱红、玫红、桃红、紫红四,更有粉系、白色系和黄系数种,甚至还有比较罕见的蓝色系和绿色系。

 但奇怪的是,无论哪一种颜色,每种颜色的杜鹃都只有一株。再看谷内其他花草,虽然种类繁多,但几乎每一种都只有一株或两株。

 兰郎中很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。

 继人参之后,他又发现许多药草,有名贵的也有不值钱的,但无论值不值钱,每株草药都是只有一两株,至于人参,恰好是只有一株的那种,兰郎中跟襄荷一起将整个山谷都翻遍了,也没找到第二株人参。

 没找着人参,却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。

 看上去像一株小幼苗,长相颇为奇特,有些像一种叫山乌的植物,底下俱是圆圆胖胖的球茎,球茎上顶着的小芽,小芽上生出两枚的叶子。但是,襄荷和兰郎中却都是只看了它的小芽一眼,便断定:这株植物,绝不是山乌

 山乌是藤本植物,球茎上长出的小苗十分细弱,需要依附附着物才能向上爬。可眼前这植物虽只有不到一指高,黑乎乎的球茎上只顶着两片娇的叶片,但只从这两片叶,也看得出它并非藤本。

 但藤本与否甚至叶子形状都不是兰郎中和襄荷判断的主要依据,主要依据是一种感觉。

 那两片小叶的颜色清透碧绿,看着它时,眼睛就像是被清清凉凉的水浸润了一遍似的,说不出的舒适惬意。

 两人都觉得,那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绿色,不,或许应该说,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颜色。

 那是一种,只需看上一眼,便让人生出无限希望和无限勇气的颜色。

 襄荷想将它带回家仔细研究一下,但在手即将触碰到它时,却莫名地心生不忍。它只有两片弱小的叶子,此刻微微颤动着,像是小孩害怕时忍住哭泣的样子。

 算了,世界上不认识的植物多了,她又不是立志做植物学家,干嘛非要刨问底呢,就让它继续长在这儿吧。

 打消了注意,她又将心思转到谷内的其他植物上——她想挖几株移植到襄城的家里。

 但是,每一种植物几乎都是只有一两株,而且是还都是生长了多年的大株,移植本就不易,又要跟着她跋涉好些天才能回到襄城,最后能活下来几株很是问题。

 而且,即便以上问题都解决了,她似乎也下不了手。谷中植物位置看似杂乱无章,但却给人以十分舒适自然的感觉,仿佛一幅笔锋畅、构图紧凑的画,缺一笔少一笔都坏了意境。

 如果她将谷内植物移走,那原来的位置有谁来填补空缺呢?且这谷内每种植物几乎都是只有一棵,若她将它们移走,谷内就不剩下什么了。

 无论是襄荷还是兰郎中,无论是上山采药或挖掘野花野草,向来是取一留一,从不一股脑儿地全自己拿走,总要给山林留下一些,以使山林有自己恢复的空间。两人从未为此讨论过,但一直都是按如此准则行事。事实上,靠山吃饭的人们也都是依着这个准则行事的,如猎户的不打猎,打大留小,无不是给自然,也给自己留一线生机。这是这些淳朴的人们自己摸索出的天人相处之道。

 小玉峰上的草药大多是常见且量大的,兰郎中尚不肯一直守着一个采药的地儿不挪地儿,而是放牧一样依次改变采药的地点。而在这个山谷中,所有花草也好药草也好,数量都极少,若他们都拿去,这个仙境般的山谷也就不复存在了。

 但说是这样说,当切切实实的利益在眼前时,很少有人能够坚守心中的准则。

 不巧,兰郎中和襄荷都属于能够坚守的少数人。

 兰郎中虽半生从未大富大贵,却颇能自得其乐,除了有时想要给女儿更好的生活时对银钱有丝渴望,平时却是万事不走心,说好听点是大智若愚,说难听点就是没志气。相比起来,襄荷反而对钱更加看重一些,但她前世刚毕业不久就死了,今生又被兰郎中护着长大,终究没有经历过多少磨砺,骨子里还带着股执拗的天真和固执,说好听点叫尚存赤子之心,说难听点就是二缺犯傻。

 这样的两个人,常常会干出免费为穷人诊治的事,见到可怜的人也是能帮一把就帮一把,但两人心中都有一杆秤,知道起码要先把自己顾好,才能说帮不帮其他人,以及什么人值得帮,什么人不值得帮,也是需要仔细斟酌辨别的。

 最终,兰郎中和襄荷只是采了一些种子,并未破坏这片山谷,甚至连那株人参都未动,而只是采了它的种子。

 临行前,襄荷摸了摸那株古怪的植物,也不管它一棵植物怎么会听懂她的话,兀自笑着跟它告别。

 离开时十分顺利,仿佛有什么在指引着他们走出大山一般,转了半个时辰便转出大山,来到附近的一个村落。

 向当地百姓打听,才知道那片大山叫*山,许多当地人都不敢轻易进去,只因出山途径太过难辨,许多人进去了便再不能出来。

 而这时的襄荷才恍惚察觉出一丝不对劲,在山谷里时,她和兰郎中的决定也未免太草率了吧?虽说两人平就常干一般人口中的傻事儿,但“随手帮人”的傻事儿和“入宝山而空手归”的傻事儿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 襄荷回想起在山谷的那种感觉,那种松快的、向上的,仿佛春天小苗破土一样的感觉,那感觉好像能将人心中所有美好而正面的情绪都发出来,一切丑恶而负面,比如贪,都被压制了一样。

 如果是平时,经过深思虑后,襄荷也许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,但这选择绝不会那么痛快。如今回到现实,襄荷虽不至于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,却对当时那种仿佛圣母光环笼罩一样的状态有些耿耿于怀。

 因此,襄荷决定再回去一趟。但是,就像要重返桃源的武陵渔人一样,虽然离开时襄荷做了记号,却再也没找到当时的那个山谷。

 怏怏地返回襄城,襄荷将自山谷中采得的种子种在院中,随着日子过去也就将这事渐渐抛之脑后,只是有时会跟兰郎中瞎猜,一会儿猜山中有山鬼怪,一会儿又猜测那是天上仙人留在人间的天府第。

 直到有一天,她发现手心出现了一片叶片形状的伤疤,而那叶片,分明与那株奇怪植物的叶片一模一样。
上章 莳花记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