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80章
祁延带着言桉去了之前他住的别墅,这里离长青山更近。

 两人是打的过去的,一路上,从上出租车,在出租车里,直到下出租车,都吸引着路人的注意。或明目张胆或偷偷摸摸拿起手机,对准两人,咔擦一下,一张能在网上引起滔天巨的照片就完成了。

 出租车在别墅区大门口停下,祁延付完钱后,牵着言桉进去了。

 言桉一路东张西望,看着前头快她一两步的人,小跑追在同一水平线上,小声道:“他们都在拍照哎,没关系吗?”

 祁延随意一笑,并不是很在意:“随他们拍,早晚要公布。”

 言桉想想,也是这个道理。反正早晚都是要公布的,拍就拍吧。

 祁延走得不慢,很快,两人就到了门口。此处门锁是密码锁,祁延按了几下,然后把密码低声告诉言桉,说到一半顿了一下,道:“算了。”

 正记着密码的言桉眨了眨眼睛:“啊?”

 祁延推门而入,将言桉牵进去,反脚关上门。他往后一靠,靠在门上,伸手将言桉搂进怀里,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我会换个密码,以后都换成你的生日。”

 他的气息洒在耳侧,密密麻麻的。言桉下意识避了一下,想了想,告诉他:“但我也不知道我生日是什么时候啊…”祁延微微挑眉:“嗯?不是3月12号吗?”

 言桉的眼睛弯成月牙:“3月12号是植树节啊,这是假的。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生。”她无父无母,在某年某月就突然间生了灵智,具体是什么时候,还真的不知道。

 祁延低头,吻了吻她的发丝,温声道:“我也没有生日,那以后就结婚这天吧。结婚这天,从此以后都是你我的生日。”

 言桉轻轻点了点头。她想了一下,挣扎开他的怀抱,转过身来仰头看着他。

 祁延就靠在门上,低头含笑的注视着她,右手指腹轻轻划过她的脸颊,有些危险的擦过她的瓣。

 言桉下意识退后了一步,想了想,后悔了。她正道:“祁延。”

 祁延勾起:“嗯?”

 “我想回去了。”言桉道“孩子们还在结界里,我有些不放心。”

 说完后,她就要推开他开门离开。

 祁延顺势站直,伸手揽过她,单手将她微微拎了起来,双脚悬空,然后带着人往客厅里走去。

 言桉惊呼一声,下意识抓住他扣在间的手,扑腾着双手双脚:“你干什么呀!”

 “办事。”他言简意赅,将怀里的人轻轻扔在沙发上,而后了下去“我和孩子们说的,你总不能让我成为一个说谎的爸爸吧?”

 言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他的吻就落了下来。从额间,至秀眉,经眼睛,过鼻子,最终落于殷红的瓣。从轻若柳絮,到重落冰雹。从冬日冰雪,到火山岩浆。

 两人的气息融在一起,从平缓到微

 麻麻的一片,言桉觉得自己已经肿成了香肠嘴。客厅里窗帘没有拉上,明亮一片。

 她呼吸不稳的伸手抓着他,声音因为刚刚的吻,而带上了不自知的语气词,一点点戳着祁延所剩不多的自制力:“祁、延…”

 祁延微微撑起身子,手顺着她的发丝。言桉那如瀑布般的长发披洒在纯白色的沙发上,黑与白,对比鲜明,让祁延的眼里起了火。

 他轻轻吻着她的瓣:“嗯?”

 “我、我不想生了…”言桉带着点撒娇,手抓着他的衣摆,轻轻摇了摇“六个够了。”

 祁延眼中笑意闪动:“嗯,我也觉得够了。”

 言桉松了口气,可这口气还没松完,他就…

 她身形有一瞬间的僵,手下意识放在他的头上,脖子扬起,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,嘴里了口凉气:“唔,祁延…”

 祁延没放开她,过了一会儿,才抬起了头。他发丝了,一抹短发落在眼睫处,勾勒着他变得有些魅惑的眼神。

 这样的祁延,言桉是最受不住的。

 她愣愣看着他。

 祁延对她一笑,伸手轻轻勾了勾她的鼻子,轻声道:“一胎确实够了,我会做好防孕措施。但你总不能——”他语气微顿“让我继续忍着吧?”

 他低下头,两人鼻尖相抵:“言桉,我已经忍了很久了。不信,你看看。”有笑意从喉间低低传来。

 他牵上了言桉的手。

 言桉哭了出来:“…可是窗帘还没有拉…”

 房间金光微闪,别墅窗前的窗帘,自动被拉上。

 客厅从明亮到灰暗,若隐若现的光线中,勾勒出两道的人影。

 结界里的孩子们从午后等到傍晚,出将雪染上一层金黄,为银装素裹的世界带上一缕梦幻之

 言檬檬时不时看向结界门口:“爸爸妈妈还没办完事吗?怎么还没回来?”

 言酷酷托着下巴,闻言叹了口气:“爸爸妈妈是不是把我们忘了?”

 言竹竹理性分析:“可能稍微有点事情耽误了吧。”

 言天椒:“他们肯定是背着我们偷偷去玩了!之前去营的时候也是这样!他们是有前科的!太过分了!”

 言捕赢把雪地挖了个坑,舒舒服服缩在里面,接受着来自妹妹的投喂,懒洋洋道:“随他们呗,我们自己不也好?”就是雪地有些冷,没有爸爸的沙好窝。

 爸爸的沙,窝着窝着慢慢就会暖起来的。可惜爸爸变成人了,变成人就不好玩了。如果是沙,他还会想念一下,人就算了。是雪地不好窝,还是牛干不好吃?

 言星星给哥哥的夹子喂着牛干,闻言有些可怜兮兮道:“可是星星想妈妈了。”

 言檬檬:“那我问一下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 众人点点头。

 言檬檬于是用智能手表打下一行字:【爸爸,妈妈,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?】

 想了想,他又补充了一句:【你们事情办好了吗?】

 可惜,过了一会儿,直到太阳下山,天色变暗,都没有人回复。

 言天椒摇头:“糟了糟了,爸爸变成人后就抢走妈妈不要我们了!我们直接去找他们吧!”说着就要跑出结界,结果被言檬檬和言竹竹一左一右拉住了。

 言竹竹严肃道:“别跑。”

 言檬檬跟着道:“是呀弟弟,你跑就真的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,我们在结界里等着就是了。”

 六个孩子继续等啊等,等了一会儿,终于等来了祁延。

 听到结界门口传来的动静,六个孩子齐齐跑过去:“爸爸!你回来了!”

 看着孩子们喜笑颜开的脸,祁延微微咳了咳,稍稍有些过意不去。一不小心,就忘记了时间。

 不过想想这群孩子碍事样,那点过意不去顷刻便消失无踪。

 言星星跑到爸爸旁边,没看到言桉,从结界外探出半个脑袋,也没看到。她重新走回来,抓着爸爸的衣袖,仰头问道:“爸爸爸爸,妈妈呢?”

 祁延摸摸女儿的头发:“妈妈在家,我来接你们。”

 六个孩子闻言,眼睛齐齐一亮:“走啦!走啦!回家啦!”

 祁延问道:“有东西要带走吗?没有就走了?”

 言檬檬言竹竹言星星摇头:“没有哦,爸爸。”

 言酷酷言天椒言捕赢点头:“有的,等我们一下!”

 然后三个孩子,齐齐朝小木屋跑去,各自目标明确。

 言酷酷跑到房间,将抽屉里的糖悉数装进自己的口袋里,把口袋装的当当的。

 言天椒则拿了个麻袋,在各个房间跑来跑去,将小刷子小簸箕还有其他各种奇奇怪怪的手工物品都进了麻袋里,然后吃力的拖着麻袋,在雪地上走着。

 言捕赢则抱着一箱子零食走了出来。

 言檬檬言竹竹言星星见到了,连忙跑过去帮忙拖麻袋,搬箱子。

 祁延摇摇头,也跟着走过去看了一眼,有些无言:“这些东西家里都有,带过去干什么?”

 言酷酷认真道:“爸爸,不能浪费粮食。”

 言捕赢跟着点头:“浪费粮食是可的。”

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言天椒,祁延看着那七八糟的一麻袋:“你呢?带这些回去干什么?”

 言天椒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:“爸爸,这些都是我的智慧结晶,要随身携带,好好保存的。”

 祁延:“…算了,走吧。”

 说完后一手拎起麻袋,一手抬着箱子,率先出了结界,在门口等着。

 孩子们跟着鱼贯而出,他一个个人头数过去,顺便给孩子们一个一个罩上小黑帽:“有人偷拍,自己把脸遮住。”

 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,确认无误后扬扬下巴:“出发吧,檬檬带路。”

 言檬檬点头,往下帽子:“好的,弟弟妹妹们跟紧了哦,巷子不好走,很容易迷路的。”

 然后祁延走在最后面,把这群孩子赶到了外边的车上。

 车一路开往别墅,在门口停了下来。

 孩子们有些奇怪:“爸爸,这里是哪里啊?我们不是回家吗?”

 祁延推开门走出去:“这里也是爸爸的房子,妈妈在里面。”

 闻言,孩子们便不再问什么,而是好奇的走了进去,打量着这个他们从来没来过的地方。

 言星星四处看了看,便往楼上而去。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过去,终于在顶楼最大的卧室,看到了躺着的言桉。

 “妈妈!”言星星欣喜的叫了一声,就跑了过去。

 言桉下意识往被子里再躲了躲,遮住了大半个身子,只出一张脸。虽然穿了衣服,但是…有些东西是遮不住的。

 言星星爬上,跪坐在妈妈旁边:“妈妈,你不舒服吗?”

 言桉咳了一下,声音沙哑:“有一点哦。”

 言星星奇怪:“妈妈,你声音怎么哑了?”她伸出手,轻轻碰了碰妈妈的“还有你嘴巴好红呀。”

 言桉勉强勾出一抹笑意,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。

 她在心里把祁延骂了个遍,嘴上生硬的转了话题,伸出一只手,把女儿的头发绕在脑后:“哥哥们也都来了吗?”

 言星星点头:“来了,哥哥们都在楼下。”

 手伸出来,被子稍有滑落,出脖子上斑驳的红印。

 言星星看过去,顿时担心道:“妈妈,你脖子怎么了?”

 言桉一急,慌乱的收回手,重新盖好被子。刚想解释什么的时候,祁延走了进来。

 她顿时一个眼光扫了过去,那双哭过的眼里,带着无声的控诉。

 祁延眉头微微一挑,出点点笑意。他伸手,将上的女儿抱了起来。

 言星星下意识反抱住爸爸:“爸爸,爸爸,妈妈的脖子上红红的,是不是你们去办事的时候被虫子咬了呀?你看看,要不要带妈妈去医院啊!”“不用。”祁延正道“爸爸已经帮妈妈涂过药了,很快就好。”

 言桉闻言,想起涂药的事情,默默地继续拉高被子,遮住了自己的头。

 呜呜呜,这该死的祁延!

 第二天一早,网上便全部都是和祁延有关的热搜,这来自于路人们拍的照片。

 祁延牵着言桉亲密的照片,祁延一手麻袋,一手快递箱,跟在六个带帽子的孩子后的照片。

 #祁延女友曝光#我真的看到了!祁延牵着言桉的手,一路牵着!这是什么意思?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公布了吗?我要失恋了!天呐,我要失恋了!

 #祁延有六个孩子#我特地数了,真的是六个!可惜他们戴帽子,没看清脸长什么样。但我听到他们叫祁延爸爸了!这孩子看着都三岁了吧?祁延三年前就有孩子了?!

 …

 网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,有只顾得震惊的,有哀嚎着自己失恋的,有恭喜祝福的,有质疑的,也有辱骂祁延隐婚隐育欺骗大众感情的。

 这些言论,杨绅问过祁延意见要不要管。

 祁延稍微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涉及到言桉和孩子们的不利言论,删。其他就不用管了。”

 三年前那段婚姻,他确实是瞒着大众的。如果网友说他,他也没什么好反驳。

 这些年,祁延在神坛上太久,恋情和孩子的出现,成了无数黑子打击他的靶子。

 和祁延合作过男演员的粉丝,想和祁延炒cp,但一直没炒成功的女明星粉丝,在网上肆无忌惮的骂着祁延,都说祁延是欺骗粉丝感情的骗子。

 祁延的一部分粉丝,因此而沉默,甚至粉转黑。男神恋情的公布,让她们无法接受。她们当初之所以粉上祁延,并不是因为祁延演的多好,是因为祁延演的够好而站上的独一无二的地位和那张脸。这样的人,理应一直单身,留给她们无限美好幻想才对!可是,祁延有女友了,还有了孩子!她们想骂言桉,可惜所有骂言桉的评论,过不了多久便消失。于是只能转为骂祁延。

 而祁延的真爱粉,则忙着净化评论,并在他的微博底下表达着自己的祝福。她们的喜爱是最为纯粹的,粉上祁延,仅仅因为祁延是祁延,而不是因为什么。如今男神有了恋情,有了孩子,她们心里只会觉得开心。

 其他吃瓜的网友,也许是跟风,也许是好玩,则跟着键盘侠们骂几句祁延对不起粉丝,不配当明星,滚出娱乐圈的话。

 网上洋洋洒洒因为这事骂了几天,直到祁延工作室官方微博的一则声明。

 祁延工作室:祁延三年前有过一段婚姻,诞下六个孩子。这件事情,一直没和大众公布,祁延本人表示抱歉。为了表示对粉丝和大众的歉意,祁延此后不再出演任何电视电影,这三年在娱乐圈所赚片酬也会悉数捐出。

 这则声明,相当于退圈声明,刚出来没多久,又再一次上了热搜。

 有粉丝和影迷苦苦哀求不要退圈的,有黑子和键盘侠得意洋洋,说早这样做不就对了吗?

 以前,摸不到祁延衣角的男明星和女明星和粉丝们,心里也暗暗开心。以后没了祁延,那些好的电视剧、电影、代言,不就会少掉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,落到自家头上了吗?

 可还没开心几天,这几年发展最快、最受商界瞩目,前段时间刚收购了娱乐圈巨头康恒娱乐的公司,宣布改名为yan,并发布了一则任命公告。

 集团:据董事会决议,任命祁延同志担任yan集团董事长职务。以上任命决定自发布之起执行,特此公告。

 网上一片哗然,这简直比祁延的恋情和孩子,更让人震惊。

 康恒是娱乐圈巨头,娱乐圈的很多家艺人粉丝都不太敢得罪康恒下的当红明星。可这次,祁延的恋情爆了出来,康恒那边并没有要手的意思,很多家艺人团队都以为康恒要放弃祁延了,所以卯足了劲头想借此把祁延打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 可现在,不是康恒放不放弃祁延的问题,是祁延要不要放弃康恒的问题。

 如今康恒,也不过只是yan集团下的一个子公司。yan集团是什么概念?按照专业人士估算,yan集团后兴许会成为全球商业巨头,而祁延呢?也许是世界首富。

 yan,延,这其中透的意思,不寒而栗。

 这相当于什么?相当于你一直竞争不过的同事,终于因为一些原因,要离开公司了。你开心喜悦,暗暗窃喜之余,结果发现你的这个同事,转眼当了一家大型企业董事长。而这家企业,是你所在的公司,一直在小心翼翼奉承着的。

 网上评论就这样扭转了风向,各大明星纷纷转发这条人事任命,都是恭喜赞美之词。

 yan公司旗下好几个子公司的产品都还没有代言人,之前不少明星就一直在争。为了让yan看到自家的诚意,粉丝们纷纷开始努力转发自家爱豆转发人事任命的微博,力求自家是热转第一,好让yan看到。

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,很快,便过年了。网友们也渐渐忘记了娱乐圈这些事情,开始扫五福,过新年。

 年后不久,祁延发了条微博:延&言

 然后附带一张结婚证的照片。

 言桉转发,加了个小小的爱心。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