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70章
下午三点多,言桉和祁延拍完一场对手戏,站在一旁由化妆师补妆。

 她把手里的剧本卷成圆柱形,然后默背下一场戏的台词。

 祁延伸手,将言桉贴在额前的头发理到脑后,淡淡提醒道:“背错了。”

 言桉一顿:“啊?又错了吗!”她扒拉开剧本看了一遍,果然是错了。

 这句台词太绕口,她总是记错。

 化妆师默默看着两人之间的小动作,权当没看见。

 也不知道这两位怎么回事?在片场举动亲昵,而且完全没有避开众人的意思。

 可他们是明星,是公众人物啊!这么亲密,也不怕有人偷偷爆料出去,引起娱乐圈的大轰动?

 化妆师补好妆,一边在心里嘀咕着,一边就退开了。

 旁边的杨绅走了过来,和祁延低声代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,说完后本应该带着祁延的吩咐离开,但他略微有些迟疑:“祁老师…”

 祁延看了他一眼:“什么事?”

 “晚上我能请个假吗?”杨绅主动说出了请假理由“王冬导演说今晚有流星雨,我们打算去郊外营一晚上。”

 “流星雨?!”言桉抬起脑袋,眼里晶晶的看向了杨绅“今晚真的有流星雨?”

 流星雨在修仙世界不少见,而且言桉还住在灵山深处,夜晚睡在湖面的时候,经常能看见。

 只是莫名其妙穿到这个现代社会后,她三年多都没见到了,怪是想念。

 而且孩子们也从未见过呢。以前其他儿子还没发芽时,她在结界里经常会和檬檬和酷酷提到流星雨有多美,因此这两个孩子一直都很想看一场。

 但网上的预报常常不准,说是哪天哪天会有流星雨,可最后的结果是,言桉和檬檬酷酷在结界睁眼等一个晚上,等花了眼,也没等到。

 祁延微微扬眉:“想看?”

 言桉重重点头,但点完头后,她蹙了蹙眉,问杨绅:“但是这种流星雨预报,往往都不准的。杨助理你们今晚真的能看到吗?”

 能不能看到并不是重点,杨绅只是太久没放假,想在这个晚上,和朋友们出去营放松心情。

 他出恭敬的笑:“营区视野很好,按照王冬导演所说,看到的概率还是很大的。王冬导演很有经验,他这几年拍过好几场流星雨的画面了。”

 言桉来了兴致:“真的吗!那我今晚带着孩子们到后院等流星雨去!”

 祁延扫了言桉一眼:“你在后院估计是看不到的。”

 “为什么?”言桉纳闷。

 “城里环境不好,流星雨还是得到视野好的郊外营。”祁延淡淡回答。

 言桉摸了摸自己的头发:“这样啊…”难怪她之前在结界里待三年,一场都没见到!

 原来流星雨还讲究观赏地点?不是哪里都可以看见么?不过也对,在修仙世界里,她每回看到也是在灵山深处来着。

 她问祁延:“我们是不是待会再拍完一场,今天就可以走了?”

 祁延点头。

 杨绅恭敬站在一旁,心里一个咯噔,有了点不太好的预感。

 果不其然,言桉得到祁延的回复后,转过头,笑意盈盈的看向他:“杨助理,你们在哪里营啊?我们可以带着孩子们和你们一起去吗?”

 杨绅礼貌的微笑。

 他们一帮大老爷们,只是想找块环境好,离星空近的地方大口喝酒,大声聊天。

 这老板一家来了,这还怎么玩?

 祁延则直接开口了:“帮我们准备一下营物资,我们跟着你们去。”

 杨绅脸上笑意顿了一下,有些委婉道:“祁老师,我们此次一共五个人,我得问一下他们的意见。”

 “哦,五个?”祁延面色不为所动“哪五个?”

 言桉很好奇的看了过去,眨巴着眼睛等杨绅回答。

 杨绅道:“我,王冬导演,江天老师,还有梁白羽老师和他的经纪人。”

 言桉睁大了眼睛,下意识对祁延道:“哇,我们都认识哎!而且梁白羽也去,我好久不见他了。”

 祁延闻言也显得有些意外:“你们五个怎么玩到一起的?”

 杨绅咳了咳:“因为大家都认识王冬导演。”

 王冬身为综艺节目导演,平常认识的明星本来就多。这么一来二往,也就凑到了一起。

 祁延点头:“你问问吧,谁不同意告诉我,我去谈。”

 杨绅:“…好。”试问谁敢不同意?

 于是营之行就这么敲定了下来。

 言桉显得很兴奋,流星雨+野外营,都是她喜欢和期待的。

 到这个世界后,她基本上就未曾离开过这座城市,连郊外都没怎么去过。

 五个孩子也是如此。

 言檬檬和言天椒表现出了极大的兴奋,言酷酷虽然愁眉苦脸的,但脸上也带着笑。

 言竹竹没有说什么,但端端正正坐在车上,时而看向窗外的样子,表明他也是期待的。

 唯独…言捕赢。

 他靠在车椅上,沉默道:“我不能不去吗?”

 今天他第一天去幼儿园,因为容貌引起了小朋友们极大的关注,还有不少小朋友问他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。

 这么明显的男孩,他们怎么还问呢!

 不过这倒是有个好处,就是小朋友们知道他爱吃后,都会给他投喂各种类零食。

 但不管怎么样,在幼儿园的这一天,让他觉得有些累。只想回家好好躺着。

 言天椒从椅子上爬起来,踩在椅子上,闻言转头反驳:“不行!大家都要在!我们待会要一起玩老鹰捉小!我要当老鹰!”

 坐在言天椒后排的祁延一个栗子就敲了过去:“不想当断了翅膀的老鹰,就给我坐好。”

 言天椒忿忿不平,朝祁延做了个鬼脸,乖乖坐下了。

 车从城市开出,后进入斗折蛇行的山道。道路四面绿树青山,在小巴士里的众人,跟着惯性左摇右晃,然后在夕阳时分,到了山顶。

 山顶视野开阔,周围一片草丛,是营最佳地。

 营区需要收费,王冬一行人之前便全部租了下来,此刻山上,除了他们,没有其他人。

 王冬、江天、杨绅三人提前到达,已经把帐篷都给准备妥当了。

 看到小巴士开上来,三人便了过去。

 哪怕杨绅事先告诉过他们,会有五个小孩子一起过来。可看到小巴士上孩子一个接着一个跳下来的时候,江天和王冬还是表示了极大的震惊。

 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。

 五个小孩子站在一排,站在他们面前,仰头打量着他们。

 江天和王冬则低头打量着孩子们。

 两股势力静静对视,谁都没有开口。

 江天和王冬内心一片弹幕呼啸而过。

 卧槽,真的有五个!居然真的有五个!

 而且五个孩子长得都很好,一个个白白,各有特色。

 身为综艺导演的王冬,甚至已经在这一刻琢磨起了新综艺,就叫《祁延家的五个孩子》。

 这节目,播出后肯定大爆啊!这多漂亮的小男孩们儿啊!

 在孩子们后面,言桉跳了下来,然后再是祁延。

 言桉和江天、王冬两人挥了挥手,然后提醒孩子们:“打招呼呀,你们在电视上都见过的。”

 言檬檬第一个站出来:“江天哥哥好,王冬叔叔好,我是言檬檬,是大哥。”

 言酷酷紧跟哥哥后头,忧郁道:“哥哥好,叔叔好,我是言酷酷,是二哥。”

 言竹竹严肃:“哥哥好,叔叔好,我是三哥言竹竹。”

 言天椒兴奋:“哥哥叔叔们好,我是言天椒!”然后他指向旁边的言捕赢,颇为自豪“这是我弟弟言捕赢,我是他哥哥!”

 言捕赢有些不耐烦地看了言天椒一眼,然后对江天和王冬点点头:“哥哥好,叔叔好。”

 这孩子漂亮的不像话,可看着有些凶。

 但没关系,这些孩子,参加节目每一个都绝对可以大红大火啊!只是祁延的孩子…估计也不需要大红大火吧。

 王冬的情浇灭了一些,他蹲下来,摸了摸自己油光锃亮的光头:“哇,小朋友们你们好呀。”

 江天也蹲了下来,想了想,从口袋摸出些糖:“吃糖吗?哥哥请你们吃糖。”

 言酷酷眼睛微亮,只是克制的停了下来,看了身后的祁延和言桉一眼。

 外人的东西,不能随便拿吧?

 言桉摸摸言酷酷的头:“江天哥哥给的,没关系,去吧。”

 言酷酷于是走了过去。

 言檬檬四处看了看,摸摸头发:“鸽子叔叔还没来吗?”

 王冬摆摆手:“你鸽子叔叔估计流星雨结束后,才会来。”

 言桉点头,深表同感,就要拿出手机,慰问一下自己的朋友。

 可哪想刚把手机拿出来,一辆车就开了过来。

 梁白羽和他的经纪人吴哥一起到了。

 至此,营人员全部到齐,大家各自前往各自帐篷活动。

 此刻,远方的夕阳在天边晕染开一片金黄,金黄转为红,光线洒下,美得不似人间。

 杨绅给五个孩子准备了一顶超大的帐篷,旁边是祁延和言桉的二人帐篷。

 言捕赢钻入帐篷中,就躺下了。

 言檬檬、言酷酷、言竹竹就坐在帐篷门口,托着下巴看着山顶落,被美景所震撼。

 而言天椒,正围着帐篷转圈,好奇的看着帐篷的构造。

 太神奇了,帐篷怎么就这样扎起来了呢?

 然后在帐篷一角,他蹲了下来,想了想,伸出了试探的手。

 五分钟后,这顶五人帐篷塌了。

 坐门口的三人,眼疾手快的站了起来,跑了出去。

 而躺在帐篷里头的言捕赢,发出了怒吼,语气极凶:“…言天椒!”

 最终,言天椒只能灰溜溜的在哥哥弟弟们的帮助下,在爸爸的冷眼旁观下,把帐篷给重新扎了回去。

 至于妈妈和叔叔们,他们倒是想帮忙。但碍于坏爸爸的阻止,没帮。

 吃完晚饭后,五个孩子在营地玩了会游戏,然后便等着流星雨。

 等了好一会儿流星雨都没出现,大家等得昏昏睡。

 祁延于是便道:“你们先去睡,流星雨出来了,我叫你们起来。”

 五个孩子因此放心的钻进了帐篷中,躺下入睡。

 言桉眼睛,打了个哈欠。

 他们一家人,和王冬他们的帐篷隔得有些远。这个点了,那边在喝酒,有谈笑声传过来,听不清说了什么,但显得很热闹。

 热闹得让人昏昏睡。

 言桉看着从孩子帐篷里出来的祁延,心想要不趁现在完成今任务,然后她也去睡觉。等到时流星雨出来,再让祁延把她叫起来。

 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祁延就道:“想去湖边走走吗?”

 言桉抬起头,眼里带着点惊讶。

 旁边有湖,她一来就看到了。如果按照以前,她肯定偷偷摸摸自己去泡湖水了。

 可是上回拍综艺的时候,她去湖边泡澡,差点被祁延发现,从此有了点心理阴影,是再不敢偷偷去了。

 可祁延居然提了出来?

 言桉眼睛一亮,虽然按照祁延的意思,只是去走走,可走走也好,还能顺道完成任务!

 她点头:“好啊!”于是两人,便悄悄的离开了营地,前往湖边。言桉还特意戴了个帽子。

 山顶空气很好,连带着夜空都显得清澈无比,星光闪闪,月亮高挂,倒映在平静的湖面里,更是另外一番美景。

 言桉蹲在湖边,伸手点了点湖面。

 湖水凉凉的温度和舒服的触感,便顺着她的指尖席卷全身。

 啊,好想躺下去啊。

 这湖水看着就很舒服!可惜祁延在呢,她要克制一下。这大秋天,谁会跳湖里游泳呢?她跳进去,祁延肯定会有意见。

 可哪想,站在她身后的祁延伸出了手,毫不犹豫就把言桉给推了下去。

 言桉根本没防备,噗通一声就掉进了湖里。

 湖水仿佛母亲一般,将言桉拥抱在中间。她舒服的发出了一声喟叹,但还是转过了身,望着岸上站着的祁延,佯装恼怒,生气道:“你推我下来干什么!”

 祁延蹲下来,脸上微微带笑:“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在湖里游泳的,之前录节目的时候,你不就偷偷溜出去了吗?”

 言桉抿抿,眉眼间都是动人的微笑,但还是嘴硬道:“那是夏天太热了!现在秋天,湖水很凉的。”

 “很凉吗?”祁延伸手,碰了碰湖面“我觉得还好。”

 她伸手,意思意思的向他泼了点湖水,也许是身处湖面给了她勇气。她抬着下巴脆生生道:“有本事你自己下来试试。”

 言桉只是随便一说,她没觉得祁延会下来。

 可哪想,祁延真的下了水。

 她惊讶的看着他,半晌道:“湖水很凉的,你下来可能会感冒哎…”祁延一点点游到她面前:“你都不会,我为什么会?”

 “因为我们不一样啊…”言桉说了一半,连忙改口“我体质比你好多了!”

 祁延轻轻一笑,倒映着天星光月牙的湖面,映着他微的脸。

 他在水中伸出手,环过言桉,将她拉进自己怀里。

 湖面因为两人的动作,漾开一层层水花。

 他低下头,看着言桉的脸。

 另外一只手,轻轻勾住她的下巴,指腹一点点拭去她脸上的水滴。

 是他喜欢的脸,秀气的眉,清澈的眼睛,笔的小鼻子,淡粉,精致而尖的下巴。

 这些特质,本不该和圆混为一体。可在祁延眼里,她就是圆的。圆得很美满,圆得很漂亮。

 以前祁延不明白这感觉从何而来,但现在他能一眼看穿她的本体,也就明白了。

 在修仙世界,他踏遍千万里,历经千万年,也从未找到这样一株合心意的铜钱草。

 大概万年之前,他还亲自去过铜钱草一族,挑了一圈,也没看上喜欢的。没想到,在这个世界,倒是找到了。

 祁延那双眼,变得幽深。

 言桉有些紧张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。

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她心知肚明。

 可是!她的帽子不见了!

 言桉抓住他的手,把他的手从自己下巴给挪开,然后转动脑袋在四面看了看。

 那个帽子飘在湖面上,离两人有些距离。

 她就想朝帽子游去:“我先去拿帽子——”

 然而祁延不松手,他单手揽住言桉,低下头,两人额间相抵。

 他低声音,声线低沉:“要帽子干什么?太碍事了。”

 言桉挣扎着:“帽子要飘走了,我要去拿回来。”

 “飘不远,等会我给你拿。”他搂着言桉,带着言桉游到岸边。

 言桉在水里向来是自由自在的,从来没人能困住她。

 可现在,祁延抱着她,她怎么都挣扎不开。

 她不想再体会那种头上忍不住冒叶片,不住的感觉了。这让她觉得失控,恐慌的同时又夹带着另一种难言的感觉,会让人忍不住心跳加快。仿佛烟火在耳边骤响。

 又仿佛偷偷做了什么事情,有些说不出的羞

 言桉都要哭出来了,踢踏着湖面:“我要帽子,帽子!”

 祁延将言桉抵在岸边,湖水因着两人的动作击打着岸边花草,哗啦啦的响。

 旁边刚好就有一片铜钱草。

 祁延随手摘了几片铜钱草叶,在了言桉头上,哄道:“铜钱草叶子给你当帽子,好不好?”

 言桉一顿,下意识抬手摸了摸,张嘴说什么。

 他的吻便落了下来,堵住了她未说出口的话。

 ——‘你怎么可以摘叶片呢!’

 四处是湖水,前边是祁延,背后是岸边岩壁。

 言桉被水、祁延、岩壁困在一处里,接他的吻。

 今夜的祁延,似乎和家里的时候不一样。

 他的吻,肆无忌惮,漫长而热烈。

 细细密密的吻,像是夜空上细细密密的星星。

 言桉下意识闭上了眼睛,觉得眼前也出现了好多星星。

 她的气息微微急了起来,意念微动之间,便觉得本体叶片要冒出来了。

 她伸手想去捂,却被祁延死死扣住了手腕。

 就在这瞬间,一片圆圆的铜钱草叶片,悄悄冒了出来。

 言桉睁开眼睛,有些慌乱的看着近在迟尺的人。

 他似乎毫无察觉。

 也对,她头上着好几片铜钱草叶子呢,她的那片应该不会被发现。

 言桉分心的想着,但下一秒,随着祁延的动作,她就没法分心了。

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,但按照屏幕显示,其实也就六七分钟,一切结束。

 她红着小脸,躲在祁延的怀抱里,开始静心,试图把头顶那片叶子悄悄收回去。

 可哪想,还没来得及收回去,祁延就吻了吻她的发顶,然后有意无意间,吻到了她那片叶子。

 那一刹那,言桉身子一僵,忍不住呜咽了一声,整个人突然间软了力气,溃不成军,直直朝湖里沉去。

 祁延连忙将人抱住,头抵在她颈侧,忍不住发出低沉的笑声。

 此刻,天际突然间划过流星雨。
<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>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