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64章
家里祁延不在,孩子们也不在。言桉估摸着是祁延带着孩子们晨跑去了,她洗漱妥当,打开大门,到门口探头张望着。

 没过一会儿,前方路口就拐过来一排小孩儿。

 孩子们都穿着黑白相间的运动服,是祁延之前让人准备的。孩子们的所有东西,不管能不能用上,家里都备着了。

 当头跑的最快的两个孩子,正在竞争第一,短短一段路程里,一会儿你先,一会儿我先。隔得还有些距离,言桉也轻易看出了,高点的是竹竹,矮点的是椒椒。

 后头,速度不快不慢,几乎匀速跑着的是言檬檬。

 而最后的是,言酷酷。这孩子,几乎都不能算是跑了,而是在走。旁边跟着慢悠悠着口袋的祁延,偏着头不知道在和言酷酷说什么。

 没过几秒,走着的言酷酷又开始努力跑动了起来。

 言桉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,心里有个地方暖洋洋的一片。

 她脸上盛开一个笑容,朝着孩子们招招手,喊道:“加油啊!就快到了!”

 闻言,孩子们的脚步都快了一些,连言酷酷都努力摆动着双手手臂。

 他在心里碎碎念:啊,马上就要到家了,终于就要到家了。好累啊,他一苦瓜为什么要跑步?在上躺着休息不好吗?

 终于,孩子们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都到了家里,祁延确认孩子数量无误,反手关上大门,走了进去。

 沙发上,言檬檬坐在上头,手里拿着言桉给的水,小口小口喝着,脸红彤彤的一片,额头上都是汗水。

 言竹竹没坐,站在旁边就开始腿,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,明明没有人教过他。

 而言天椒,直的仰面躺在沙发上,大口大口呼吸着,那双一向燃烧着小火苗的眼里,此刻火苗已熄灭。他现在只想这样躺着,动都不想动一下。

 言酷酷则比言天椒还夸张。他进来后,直接就无声无息的趴在了沙发上,双腿凌空在沙发边缘,自然下垂。虽然看不轻脸,但身上的每一头发,每一处动作,都表明此刻的言酷酷已经陷入了绝对的瘫软状态。

 言桉就坐在旁边,拿着巾给孩子们轮擦汗,边擦边好奇问:“你们今天怎么都和爸爸一起去晨跑了?”

 大口着气的言天椒第一个嚷嚷:“是爸爸硬生生拉着我去的!”

 言檬檬放下水:“我们是自愿跟着爸爸去的。”

 言天椒在沙发上动了一下:“那为什么我不能自愿选择?!”

 祁延走过来,拿起茶几上的其中一个水杯,喝了一口,淡淡道:“因为你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。”

 言桉给言檬檬擦好汗,来到言天椒旁边。

 言天椒张嘴反驳祁延:“爸爸,我总觉得你在故意针对我!”

 言桉盯着眼前这个小孩,反应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。

 她把巾直接盖在言天椒脸上,一边着汗,一边恨铁不成钢地纠正道:“不是爸爸!你怎么又叫了呢!”

 言天椒唔唔唔的叫了几声,委屈道:“知道了,姨姨,小姨父他总是针对我,他不喜欢我!”

 撑着马步的言竹竹,闻言轻轻地轻轻地翻了个白眼。

 祁延见状,勾笑了一下。

 言竹竹也意识了过来,看了祁延一眼,默默的换了个方向腿。

 祁延道:“好了,跑完别坐下别躺下,你们都起来跟着竹竹拉伸一下。”

 言檬檬听到,第一个起立,有样学样的跟着言竹竹扎起了马步,好奇地问道:“爸爸,跑完为什么要拉伸?”

 祁延便和言檬檬解释。

 而那边,言天椒还在扯着言桉告状。告状完后,又开始说起自己刚刚的英雄事迹:“姨姨,我跟你说,我们刚刚遇到了大坏蛋!”

 言桉给言天椒擦完汗,然后坐到旁边,将趴着的言酷酷给翻了一面。

 闻言,她手顿了一下,有些纳闷:“大坏蛋?”

 “嗯!”言天椒晃着腿“爸爸发现了,吓得停在原地不敢动。”

 说到这里,他看了祁延一眼,颇为得意。

 祁延理都没理他。

 他觉得有些扫兴,继续转头对言桉叽叽咕咕:“然后是我趁着爸爸吓懵了,第一个追上去,把他住的!妈妈,我是不是超级无敌厉害!”

 言桉蹙着眉,听不太明白孩子的意思。言天椒的表述中,有太多夸大自己的成分。

 她转向祁延,有些担心道:“发生什么了吗?”

 祁延纠正了一下言檬檬的姿势,闻言回道:“撞上娱记偷拍,我已经让杨绅去处理了,没什么大事。”

 言桉于是放下心来,轻柔的给言酷酷擦汗。

 祁延走了过来,停在言天椒面前,冷声道:“起来拉伸。”

 言天椒耍赖:“我不要!我好累了的!我爬不起来了!”

 祁延抿抿,直接弯伸手过去,面色不善。

 言天椒心里发憷,连忙一骨碌爬起来了,蹦蹦跳跳的到了两个哥哥旁边。

 祁延见此,轻轻摇摇头。

 然后他看向了言酷酷。

 言酷酷闭着眼睛躺在言桉怀里,无声无息。

 祁延皱眉,语气含着些担忧:“酷酷没事吧?”

 言桉把巾放到一旁,摇头:“没事啊。”

 话音刚落,言酷酷就睁开了眼睛,麻木的看了祁延一眼,然后爬了起来,叹了口气,意有所指:“唉,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跑步呢?”

 祁延:“…”晨跑结束,吃完早餐的孩子们去上幼儿园,言桉和祁延一起去剧组。

 祁延靠在椅背上,右手一直紧紧握着,还在想着早晨记者摔倒的那一下。他很确定,当时有股力量从自己指尖袭向了记者。他不清楚这股力量是怎么形成的,为什么会由自己使出来。他还想试试看现在能不能使出来。可惜一来,孩子们在,言桉在,他暂时按捺了下来。

 而且,他心里有个猜测。言桉一直隐藏的真相,难道和这些非正常力量有关系?

 “祁延?”言桉叫了他一声。

 听到声音,他将此事下,睁开眼:“嗯?怎么了?”

 言桉眨眨眼睛:“就是钱的事情,你以后别转钱给我了。包括我的片酬之类的,直接扣下吧,就当还你。”

 按照系统的意思,她账上只要有钱,钱就会自动被系统收走。既然这样,这钱宁愿给祁延,也不能便宜了系统啊!

 想到昨晚没了的一千万,她现在真的很心痛啊。睡前还是千万富草,醒来后就是穷光草了。早知道这样,她宁愿不曾拥有过那一千万。这一千万,害她从欠祁延一千一百万,到了欠他两千一百万,而这个过程,她什么都没得到。什么都没有!

 言桉咬着手指甲,忿忿不平的在心里数落着。

 祁延眼睑微动,打量着她那痛的神色,不动声的点了点头,应了下来:“好。”

 他昨晚之所以让杨绅转一千万到言桉账上,是为了探查言桉和那个账户的资金来往情况。

 但现在,言桉这痛的表情,难不成一千万已经转出去了?

 …

 三小时后,片场休息间隙。

 托温漾的福,言桉和刘紫彤她们一帮人的关系,从敌对到友好。

 这段日子在片场,她都是和这帮女演员一起玩的。休息的时候,也和她们一起,听她们讲圈内八卦,这比网上刷微博,看论坛要刺多了。

 而祁延,则一个人待在休息室里。

 这休息室,是祁延一人专用,其他人未经允许不会入内,包括导演。当然,除了言桉。

 此刻,祁延望着休息室里放着的绿色盆栽,盯着其中一片绿叶,指尖微动。

 他并没有刻意做什么,但仿佛与生俱来一般,一股力量从指尖涌出,然后将他盯紧的那片绿叶从盆栽上剥弱。绿叶离了盆栽,就朝地面掉去。

 祁延凝神,靠意识控制着那片落叶,在休息室的空中飞旋打转。

 直到门口有人敲门。

 祁延心念一动,落叶掉在地上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 他淡声:“进来。”

 杨绅走了进来,将查到的转账记录送到了祁延面前:“祁老师,一千万昨晚转出了。”

 祁延抿,将文件接过,低头看了一眼。

 果不其然,昨晚一千万打进去后,没过多久,钱就转了出去。而且转出账户,便是言桉转出频率最高的那个。

 但那个时间点,言桉不应该睡在他旁边吗?

 他昨晚并没有感觉到言桉起来过。

 言桉睡觉向来一觉到天亮,连卫生间都不去的。

 难不成,是他没感觉到她偷偷起来打钱,还是说…有什么存在,自动把这钱转走了?

 在今天之前,他还不相信世界上有超出人类认知的东西或力量。可望着地上那片落叶,此刻却由不得他不信了。

 他自己现在就变成了非正常力量的本身,可问题是,他都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突然间会拥有这样的能力。

 杨绅在还一旁尽职尽责的汇报:“这个账号我让大家再查了一遍,可很奇怪,账号存在,但却没有人用。银行那边也没发现任何异常…祁老师,还要继续往下查吗?”

 按道理是应该继续往下查的,可祁延心里却有一种感觉。不用再往下,账号并不是重点。

 那重点又在哪里呢?

 此刻的祁延,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混沌之中,四面朦朦胧胧,纱雾蒙眼,他看不清,摸不到。

 还差点。

 还差一点。

 可差的那一点,是什么?

 有东西在脑海中呼之出,可细想却又消失无踪。

 这是一种很不痛快的感受,离真相只差一步,可那一步,你根本就迈不出去。

 今天是任务第五天,明天就是第六天了,还是周末。

 明天任务完成后,第五颗种子就会发芽。而且根据系统的原理,种子发芽在任务完成后三小时。

 所以言桉得控制自己完成任务的时间,进而到达控制种子发芽的时间。

 最重要的是,她还得避开祁延。

 为了这个,她六天前就开始准备,提前和陆东导演说要在明天请假半天。为了这半天,她这些天努力赶工拍戏。

 而且按照拍戏计划,祁延明天是请不了假的,他明天得一早就去片场。

 所以言桉便打算,今天凌晨五点再爬祁延的,五点半刚好完成任务,祁延也刚好起晨跑。

 这样,种子就能在八点半发芽。而那个时候,祁延已经出门拍戏去了。

 因此,晚上睡前,言桉特意跑到书房,告诉祁延:“我今天不和你一起睡了。”

 坐在书桌前沉思的祁延抬起头,微微挑眉:“为什么?”

 “因为我已经不害怕了。”言桉扯了个谎,挥挥手“你也早点休息,晚安~”

 说完后,跑回了自己卧室,顺道帮祁延关上了书房的门。

 祁延没说什么,依旧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,开始回忆三年前遇到言桉后,发生的一切。

 一件件事情,一点点细节,试图从中找出他差的那点东西。

 以前并不觉得有什么,但从他有了奇怪的能力开始,用不一样的眼光看言桉,就觉得有些…不太对劲了。

 时间在他的回忆和沉思中溜走,时针走了一圈又一圈。

 凌晨四点四十五,言桉的闹钟响了。

 她打着哈欠从上爬起来,按掉闹钟,睡得糟糟的头,赤脚溜去了祁延的卧室。

 祁延的卧室在书房里面,所以她得先进书房。

 言桉这些天,对书房已经很熟悉了,开门进来后也没开灯,直接把门关上,就打着哈欠朝卧室走去。

 可哪想,刚走了没几步,突然间有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言桉。”他的声音很沙哑,带着一夜未睡的倦意。

 言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,叫得心跳漏了半拍,猛地后退了几步,背撞上旁边放着的东西。

 有重物掉下,砸在地上,发出声响。

 她抖着声音,试探道:“祁延?”

 祁延眉心,从椅子上起身,到一旁开了灯。

 灯亮了起来,照亮书房的每个角落,也照出两人的轮廓五官。

 言桉看着祁延,拍拍口,松了口气。

 熬了一晚的祁延,面色看上去更是显得深不可测,那双眼比平常深邃了不少。

 他望着她,目光如海,语气却轻:“这个点还没睡吗?”

 言桉站在原地,有些小心的打量着他。

 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,可人还是那个人。

 她摇摇头,又点点头:“没,我睡了一觉醒来了,我来找你…”她声音轻了下去,又问“你一晚上没睡吗?”

 祁延淡淡笑了笑,笑容如天边上的云,舒展而自在:“嗯,忙了一宿工作。”

 言桉抓了抓头发:“啊,但你白天还要拍戏呢。”

 祁延向言桉走过去:“没关系,不碍事。”

 走到近前,他伸手她的头,动作轻柔:“离天亮还有点时间,我正准备趁现在休息一会儿。”

 言桉眨了眨眼睛。很奇怪的感觉,他她头发,和平常不太一样,似乎多了些什么,又似乎少了些什么。

 她也想不太明白,下意识挪了挪脚步。不知为何,她现在不太敢凑到他面前,主动去拥抱他了。

 可未想,祁延倾身,将言桉给打横抱了起来。

 言桉轻呼一声,下意识搂着他脖子,有些不明所以:“祁延?”

 “为什么不穿鞋来?”他抱着人,把人抱回了卧室。

 言桉看了看自己关着的脚:“…忘了穿。”

 祁延笑了笑,把言桉放回上,然后如同此前的每一个夜晚,抱住了言桉。

 窗外的天,正在一点点变亮。

 今祁延没有及时起来晨跑,他七点才起,和睡梦中的言桉说了声自己去拍戏了,然后绕到孩子们的房间,给他们盖好被子,便出了门。

 八点的时候,言桉的闹钟再一次响起。

 她伸了个懒,从上爬起。

 眼前淡蓝色屏幕自动浮现,上头出现一排字样:【滴——恭喜宿主,六天拥抱任务已完成,种子将在八点半发芽,请宿主知悉。】

 言桉见此放下心,有些纳闷为何系统现在不说话,改行打字了?

 她头,确认祁延已经离开,家里没人后,吵醒四个孩子,前往后院。

 在后院吃虫的大公见到众人,喔喔喔的叫着奔了过来。

 言檬檬弯,把大公抱了起来,一起去了结界。

 结界里,只剩下了最后两个土坑。

 五人围在土坑前,席地而坐。

 言檬檬道:“这回总应该是妹妹了吧?”

 言酷酷撑着下巴:“妹妹会是什么呢?”

 言竹竹冷静道:“还不确定是妹妹。”

 言天椒很兴奋:“啊啊啊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,你快出来吧,快发芽吧!哥哥等你好久好久了!”

 他总算也能当哥哥了!而且,他终于有伴了,他要带着弟弟或者妹妹一起走上tui翻爸爸tong治的伟大道路!

 言桉和三个哥哥齐齐道:“不许带坏弟弟或妹妹!”

 言天椒哼哼的低下了头。那怎么能叫带坏弟弟或妹妹呢?

 离八点半还差几分钟,言桉拿出手机,打开相机对准土坑,开始拍视频。

 她心里想,来个懂事听话和她一样的铜钱草女儿吧。

 就算不是女儿,也千万不要和言天椒一样调皮啊!家里有一个言天椒,已经够了,再来一个,房子会被拆了的!

 很快便到了八点半,一直没有动静的土坑,表层的土渐渐松动,然后一棵小芽扭着身子冒了出来。

 怀着心期待,言桉和四个孩子们,下意识屏住呼吸,看着这小芽一点点长大,长高。

 可,芽到了一定高度就不往上长了。

 而且那高度,很矮,几乎就离土面几厘米。

 然后,那芽的叶片渐渐变了,左右两瓣微微向上卷起,然后边缘处冒出了一尖尖的针,形成了一个嘴巴形状的叶片。

 嘴巴外是鲜的绿色,里头像是舌头的地方则是深粉红色,细看上头还有绒绒的小点。

 长出第一片叶子后,那株小苗开始往外扩张茎叶,很快,一株矮矮的小草丛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。

 言檬檬睁大眼睛:“这是什么?”

 言酷酷也凑近了一些,看着那叶片:“看起来很尖呢。”

 言天椒几乎趴到了地面上,觉得很神奇:“它比我还矮哎!”

 言桉和言竹竹异口同声:“捕蝇草?!”

 这确实就是捕蝇草没错啊!

 那株捕蝇草就缩在那里,任言桉和四个孩子议论,没有任何动静。

 不出声,也不动,仿佛就是普通的一株草一般。

 言桉想了想,蹲在地上,温柔打招呼:“你好呀,我是妈妈。”

 言檬檬例行介绍:“我是大哥。”

 言酷酷跟上:“我是二哥。”

 言竹竹简短:“三哥。”

 言天椒兴奋:“我是四哥!”

 捕蝇草依旧毫无动静。

 五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言桉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言天椒已经按捺不住的伸出了手,去碰捕蝇草的叶片。

 他边碰边道:“你是弟弟还是妹妹啊?你怎么不说话也不变成人——啊!”言天椒惨叫一声<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>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