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57章
霸气的造型就这么毁了,小男孩脸色一红,从言桉怀里挣扎着短手短腿要下地:“放开我,放开我…”

 言桉看孩子没什么事,就把人放下了。

 小男孩咬着自己的小胖手,滴溜着双眼睛,看着和他差不多年龄的三个哥哥。

 三个哥哥也在打量着他。

 言檬檬友好地问道:“四弟,你刚刚说要叫你什么?”

 小男孩咳了咳,放下手,叉着,抬着下巴,傲气道:“言、朝、天!”

 看着很有气势,可四个孩子里面,小男孩是最矮的那一个。

 言竹竹比同龄三岁孩子高很多,其次是言檬檬,然后是言酷酷,最后是小男孩。

 言酷酷忧愁的看着这个貌似很调皮的弟弟,叹了口气,实话实说:“但我觉得言朝天不好听啊。”

 言竹竹点了下头:“是不好听。”

 小男孩横眉竖眼,几乎都要跳起来了:“怎么会不好听呢!言朝天多霸气,多适合我这株世界上最厉害的朝天椒!”

 言桉瞅着四儿子头顶那颗在阳光下红得耀眼的小辣椒,商量道:“那要不叫言天椒?言天椒也很符合你的霸气。”

 言檬檬:“对呀,椒椒弟弟,言天椒好听多了。”

 言酷酷点了下头:“比言朝天好。”

 言竹竹抿抿,没说话。

 小男孩低下头,摸着下巴想了想,又迟疑的看看大家,声音清亮:“那行吧。”

 话音一落,言天椒又变回辣椒丛,飞快的在泥土地里挪动着。

 旁边的大公见了,扑闪着翅膀迈着两只爪追在后头,可惜没追上。

 辣椒丛重新爬到了树上,在同样的枝丫变成同样的小男孩,摆出一样的手势,迈出一样的腿。只是这会,因为有了前车之鉴,他步伐迈得扎实,稳稳的站住了,然后道:“以后我就是言——天——椒!”

 树下四人一:“…”言桉嘀咕着,这辣椒儿子,是对爬高有什么执念吗?

 言桉在此之前已经成功接了三颗种子,第四颗按理应该是信手拈来才对,可惜,言桉遇到了从未遇到过的难题。

 她和之前一样,很认真的告诉言天椒,变成人形的时候,就不能让人知道他是辣椒,比如头顶上的辣椒是不能出来的。

 说到这里的时候,言檬檬走到弟弟旁边,示范一般轻轻地把弟弟的辣椒给回去:“对呀弟弟,你现在就不能出来,免得到时候习惯了,被发现就糟了。”

 言天椒甩甩头,下一秒,辣椒又冒了出来。

 站一旁的言酷酷,见此伸手又给了回去,愁眉苦脸的强调:“四弟,不可以的。”

 然而很快,辣椒又不服输的冒出了头。

 言天椒很生气,那双眼里跳动着火光:“为什么不能出来?”

 言桉道:“因为会被发现你不是人。”

 言天椒怕他们又过来辣椒,伸手护住,反问道:“被发现又怎么样呢?”

 言桉揪着头发,有些愁:“被发现你会被抓到实验室,成为研究用的小白椒。”

 言天椒傲气一笑,根本不放在心上:“他们怎么可能抓得住我?我可是最厉害的朝天椒!”

 言竹竹看四弟的眼神,仿佛在看白痴一样,严肃道:“你出去就知道了,他们人多势众。”

 言天椒一甩手,稚的声音带着天真的不可一世:“人多我也不怕!我可是最厉害的——”

 言竹竹忍无可忍,直接打断:“你觉得你自己哪里厉害?”

 本来以为会是乖乖的弟弟或者妹妹,没想到却是一个这么调皮的弟弟。可惜人家是他弟弟,他身为哥哥,不能不管。这可是他人生中,第一次当哥哥。

 言天椒一顿,想了想,然后得意洋洋的掰着指头:“因为我是世界上最辣的辣椒!”

 言竹竹看着言天椒:“最辣又如何?我告诉你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你是辣椒,因为你们辣椒原形太矮太小了。”

 言天椒眉毛一竖,就要反驳。

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看见刚刚和他说话的三哥,刷的一下变成了一棵九米多高的大树。

 言天椒愣愣的仰头。

 他变成人形的身高几乎只到树干那一截,对他来说,目前这颗山竹树,真的很高很高,高的他几乎都看不到顶。

 有声音从头上传来,带着兄长的威严:“只要我想,我就可以垮你。”

 话音一落,山竹树就往言天椒方向挪了一步,得地面微震。

 言天椒吓到了,咽了口口水,四周看了看,躲到了言桉身后,揪着她的衣角,探出来一个头,眼睛还看着山竹树。

 好高啊,这个哥哥为什么这么高?

 他以为大家都是差不多高的辣椒,可怎么不是呢?!

 言桉也仰头看着竹竹,心想这才过去没多久,她觉得竹竹又长高了不少。

 衣角被拉,言桉低头看了眼躲后面的小儿子,道:“椒椒,把头上辣椒缩回去。”

 言天椒这回没敢反抗,听到就瞬间把辣椒缩回去了。

 和三哥比起来,他的本体真的好矮好小啊。

 所以——他以后再也不要变回本体了!

 言桉和三个哥哥见此,都在心中松了口气。

 言竹竹威慑到这个调皮弟弟后,重新变回人形。

 言桉继续和言天椒说一些注意事项,因为刚刚被三哥高度所震惊,言天椒接下来可以说是很听话。

 言桉说什么,他都点头说好。

 只是,在一件事情上又犯了难。

 这孩子提前发芽,言桉之前给祁延的解释是三胞胎,她总不可能又改口说自己四胞胎吧?上回三胞胎,祁延就已经表现的很不可置信了,再和他说四胞胎,他真的要怀疑人生,怀疑她和孩子们不是人了。

 可是短时间内,言桉也不知道怎么和祁延解释言天椒这个儿子的存在。主要是,接下来还有两颗种子。虽然目前,两颗种子的任务还未启动,但言桉估计也隔不了多少时间。

 最多过个半个月,估计另外两种子也要发芽了。要解释,当然是齐了后一起解释比较好,一劳永逸。

 而且半个月的时间,她也可以好好想想怎么去说。

 所以,言桉的意思是,接下来半个月,让四儿子用本体,也就是辣椒的形式,跟着三个哥哥们去上幼儿园。就像之前言檬檬和言酷酷跟着竹竹一样。

 可言天椒,怎么都不同意。

 他双手环,一脚在前,一脚在后,摇头坚持道:“不要,我不要变成原形,我以后都要用人形,不变原形了!”

 原形那么矮那么小,在看到三哥的原形后,骄傲如他,怎么可能还拿得出手?他可是很有自尊心的!

 言桉试图哄道:“你的辣椒很漂亮呀,红红的…”

 言天椒抬高下巴:“不要,就是不要。”

 言檬檬和言酷酷也想劝劝弟弟,可言天椒根本不听。

 言竹竹皱眉,走过去一步想说什么,言天椒立马站直,躲到了言桉身后。

 言桉和三个哥哥对这个情况,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维持人形维持本体,都是自己的决定和意愿,旁人哪怕亲密如母亲,也无法强制。

 眼看天色已深,祁延就要回来,言桉只能道:“你不肯变成本体,那就只能先待在结界里了哦。”

 言天椒手里拿着言檬檬给的玩具手,兴趣都在上头,闻言点了下头,无所谓甩甩手道:“好。”

 言桉还是不放心。这个孩子看着,就不是能让人放心的。

 她语重心长:“你爸爸要回来了,妈妈和哥哥们要出去。到时候你不能出来,不能让爸爸发现你,等妈妈想好怎么说,再让你和爸爸相见,好吗?”

 言天椒抬起头,眨着眼睛,出微尖的小牙齿,看起来乖的:“好。”

 言桉伸手,摸了摸孩子的头。

 这孩子,小小年纪,发质摸着就有些小躁啊。

 她亲亲孩子的额头,哄道:“真乖,等夜深了,妈妈来结界陪你。”

 祁延回来时,接近晚上九点。今夜,月明星稀,别墅区绿化不错,空气很好。风吹过,还带来淡淡的桂花香,沁人心脾。

 如果不是他现在有家室,这个会议可能现在还没结束。

 祁延将指纹放在识别处,滴答一声,门开了,他推门进去。

 刚从结界出来没几分钟,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的孩子们纷纷起立。

 言檬檬率先叫道:“爸爸,你回来了!”

 言酷酷跟着叫:“爸爸!”

 言竹竹言简意赅:“爸爸。”

 言桉站了起来,笑的时候出白白的两排牙齿:“你回来了?”

 祁延脸色稍有疲惫,开门进来猝不及防看到这一幕,有些诧异。

 往常,他在八点多以后回来的话,基本上客厅是没有人的,他们都已经在楼上躺着准备睡觉了。

 如果再晚点回来,孩子们就都睡着了。他只能给他们盖盖被子,亲亲额头。而言桉?她卧室一向反锁,他进不去。

 总之,言桉和三个孩子,作息健康。全家他睡得最晚,起得最早。

 今天,是个例外。

 祁延抬了抬手腕,看了眼时间,问道:“你们还不准备休息吗?”

 言檬檬眨了眨眼睛,跑过去:“爸爸,我们在等你。”

 祁延伸手,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头发,听到‘等’这个字,不得不承认他很受用。

 他语气都含着点笑意:“好了,不早了,上楼刷牙洗脸去。”

 于是和赶小鸭子一样,祁延把孩子们赶回了楼上。

 在他们上去没几分钟,结界里,言天椒就悄悄出来了。

 玩具手被他拆了,他玩腻了。

 然后他在结界晃了一圈,结界就那么小,他逛了一会儿就不想逛,便走了出来。

 至于之前答应妈妈说的不能出来,他已经抛到了脑后。他就出来看看,不被爸爸发现不就好了吗?

 客厅里没人,幽黑一片。

 言天椒拿着孩子们共用的手机,打开了手电筒。

 在手电筒的光下,他好奇的在客厅里转悠。

 这还是他第一次走出结界,对一切都充新奇。

 言天椒一会儿爬到沙发上,跟蹦似的从这头蹦到那头,一会儿拆了包放在旁边的薯片,咬了几片就扔到一旁不吃了。

 番茄味的,言天椒不喜欢。

 然后他走到电视机前,摸摸电视机,随之又看到了旁边摆着的大花瓶…

 而对于客厅此时发生的一切,楼上众人一概不知。

 祁延手里头还有工作没收尾,上楼和孩子们说了几句,就回了书房,改为由言桉监督三个孩子们刷牙洗脸,然后到卧室睡觉。

 孩子们的卧室里。

 言檬檬跪坐在上,理着被子,看着开着的门,小声问:“妈妈,你等会要去结界陪弟弟吗?”

 言桉点了点头。

 言酷酷坐在沿,晃着双腿,低声音也道:“妈妈,我们要陪你去吗?”

 言竹竹站在旁边,也看向了言桉。

 言桉连忙摇头,随手指了指书房的位置:“爸爸在呢,你们都去我怕被发现。我自己悄悄去就好了,你们三个快点躺下睡觉吧。”

 话音刚落,楼下客厅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,声音直接传到了三楼,像是瓷器掉在了地上。

 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,估计只有电视机旁边的青瓷大花瓶。

 言桉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其他三个孩子也纷纷下了

 母子四人相视一眼,心里都有了一个不太好的预感,纷纷丢下手里的东西,就朝门外跑去。

 书房里,正在和杨绅打电话的祁延听到后,也是眉头一皱。

 这个点,楼下客厅并没有人,所有人都在楼上。

 这声音来自于哪里?祁延第一时间便推测出了两种结果,一是家里进了歹人,二是那只大公干的。

 但他搬来和言桉同居有些日子了,那只大公一向都在后院转悠,偶尔会到客厅和楼上,但却很少破坏什么。

 说起来,这只公,养的和看门狗一样,也是有能耐的。

 那么,家里进了歹人这个选项,反而更有可能了。

 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在,祁延在电话里和杨绅说了句让别墅区保安过来看看,没多说,就挂了电话,拿上旁边放着的,毫不犹豫推开书房门走了出去。

 两拨人刚好在书房外遇见。

 祁延偏头,看向言桉和跟着的三个儿子。

 其中,言檬檬和言酷酷因为爬上了,出来的急,脚上都没穿鞋,光秃秃的。

 祁延转头看了眼身后,暂时没见到有人上来,稍微放心下来,沉下声音,低声问道:“你们出来干什么?”

 言桉张了张嘴巴,紧张的看着前方,语气有些慌乱:“我们听到声音,出来看看…”

 “我下去看,你们先进去,别出来。”祁延把书房门打开了一些,示意言桉和孩子们先躲进去。

 言桉怎么可能同意,她现在强烈怀疑,楼下客厅的动静,是言天椒整出来的!

 否则家里还有谁?!

 如果真是言天椒这孩子,目前这个情况,她说什么都不能让祁延看到啊!

 于是她稍微冷静了下来,飞快想了个办法,装作有些茫然的样子:“为什么要先进去啊?楼下应该是大公出来的,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大公今天下午就闹腾过了。你说公是不是也会发情啊?”

 祁延蹙眉:“公?”

 孩子们反应很快。

 言竹竹点了点头:“嗯,公下午差点把电视旁放着的花瓶给砸了。”

 言檬檬接过话头,手上还示范了一下,大眼睛很真挚:“还好我及时把公翅膀拉住了。”

 言酷酷咬着:“然后我扶了一下花瓶。”

 言桉欣慰的看着孩子们,转向祁延,总结陈词:“所以花瓶才好好的,可现在公又开始了,我们下去看看就行。你不是还有工作没完成吗?你先进去吧,我们来就好。”

 祁延眉头依旧皱着,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

 言桉暂且不论,可三个儿子,难道还会对他说谎吗?

 他下这股异样,稍稍迟疑一下,道:“没事,我下去看看吧。你们不是准备睡了吗…”

 祁延那一向有些冷淡的声线还响在耳侧,可言桉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。

 此刻,她和三个孩子面对着楼梯口的位置。

 有人上来的话,拐过来,他们就能看到。

 而祁延面朝着他们,背对着楼梯口,是看不到的。

 楼道的墙边,一个小孩子单手扒拉在墙上,然后悄悄探出来一个头。

 灯光下,是一张很熟悉的脸,带着几分调皮。

 看到妈妈和三个哥哥,言天椒还空出一只手,朝他们挥了挥,脸上出一个开心的笑。

 时间一分一秒在这一刻被拉得格外的长,长到短短一瞬间,言桉就经历了惊恐、慌乱、强装镇定的情绪。

 言檬檬言酷酷言竹竹也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的弟弟。

 祁延察觉到言桉和孩子们的面色,话音一顿,猛地转头一看。

 而言天椒,很是迅速的在祁延看到他之前,缩回了头,藏在墙后。

 他拍拍自己的口,因为刺觉得很好玩,脸上出开心的笑。

 可言桉吓得都要七窍生烟了。

 虽然什么都没看到,祁延却本能的觉得有异常。这种异常感觉又很奇怪,没有给他危险的感觉。

 他捏了捏手上的,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了?你们看到什么了吗?”

 言桉笑容僵硬:“没啊——”

 眼看着祁延有要过去细看的打算,言桉提着一口气,看了看他的位置,不管不顾的撞过去,嘴上说着:“你去工作,我看看就好——”

 然后装作走得急,脚踝一拐,身形直直朝祁延摔去,用尽全身的力量,在他身上,然后把祁延倒在地,大半个身子撞进了书房里。

 这一下,言桉是真的把脚踝给扭到了,了口冷气,摔在祁延怀里,脸色发白。

 背摔在光滑的地面,一刹那间痛感袭来,祁延闷吭了一声,不过手还下意识护着身上的言桉。

 言桉顾不得疼痛,她放在身后的手,一直挥动着,示意孩子们赶紧去把言天椒给处理了!

 三个孩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摔在一起的爸妈,然后又看了看那边再次探出个头,像是在看热闹的言天椒。

 言竹竹反应最快:“妈妈,我们去楼下给你拿医药箱!”

 说完,就朝言天椒跑去。

 言檬檬和言酷酷看着地上躺着的爸爸妈妈,再看看竹竹,也跟着竹竹跑去了:“爸爸妈妈,你们等着我们拿医药箱啊!”然后三人,顺利来到了言天椒面前。

 言天椒本人正因为听到响声,好奇的扒在墙上张望着呢。

 看到哥哥们,他刚想打招呼,言檬檬快速从头上拔下一颗柠檬,直接进了言天椒张大的嘴巴里。

 言天椒一愣,咬着柠檬,那双活灵活现的眼睛有些懵。

 然后,三个哥哥就朝他围了过去。

 言竹竹抓住他的两只小短腿,言檬檬和言酷酷一人一只手,就把言天椒给凌空抬了起来。

 言天椒唔唔唔挣扎着,言竹竹低声音威胁:“你吵的话,妈妈和我们就不要你了!”

 言天椒于是不敢动了。

 他目前最怕这个很<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>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