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56章
言桉轻轻松松便完成了第二的牵手任务。

 一个小时过去,祁延依旧牵着她的手,工作中微蹙着眉思索的时候,还下意识轻她的指腹。

 很舒服的,像是有人在按摩着她的叶子。

 言桉打了哈欠,哪怕任务完成,也不太舍得松开了。

 而且任务完成,她也没有牵挂,在系统界面点拨了催眠歌单,听着听着就陷入了梦乡。

 等她醒来后,已经快中午了。

 卧室里没有人,放在头边的椅子空着,祁延人不在。

 房间窗帘拉了一大半,特意留下一角。灿烂的阳光从那一角倾泻而入,洒在一旁的沙发上,光束中灰尘漫天飞舞,将这一刻的时间,无限拉长。周围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下来,时间的脚步也停住了。

 通过卧室微阖的门,能听到门外祁延低的交谈声,影影绰绰,听不清晰,却莫名令人安心。

 此刻的言桉,高烧依旧没退,伤也还没好。

 可她躺在上,却有一刻的错觉。仿佛自己还在那年午后,舒舒服服躺在灵山湖面,懒洋洋的晒着太阳。

 没有灵智的普通蜻蜓偶尔飞过,落在她的叶片上。蜻蜓翅膀微动,连带着她的叶片也微抖。

 有时言桉会起些调皮的心思,故意动动叶片,吓得蜻蜓飞走了…

 思绪悠长,就在言桉躺在那发愣的时候,祁延挂了电话,轻声开了门,蹑手蹑脚走了进来。

 但目光在触及睁着眼的言桉时,稍微一停,索几步走了过去,问道:“我吵醒你了?”

 他的声音,还保持着先前的音量,特意低,把声音的低沉。

 沉如月光下幽黑不见底的湖水,是言桉最喜欢的湖水。

 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言桉突然就很想哭。

 她好想把什么都告诉他。告诉他,她不是人,孩子们也不是人,而且他还有三个孩子就在后院的结界里呢。

 这样,言桉就能和那年一样,做一株没有心事,无忧无虑晒着太阳的铜钱草。

 她不用再苦苦隐瞒着什么,犹豫着什么,担心着什么。

 可是,她不能。

 晶莹的泪珠静静的从眼角掉落,将言桉那双眼睛润得更亮。

 猝不及防见到眼泪,祁延眉头紧皱,坐到边,俯下身,微微冰冷的手指探在她发烫的额头上,哄小孩般道:“怎么了,很不舒服吗?温度还没退,药效没那么快。如果真的不舒服,我们去医院?”

 她用没有扎针的手抹着眼泪,摇摇头,哽咽道:“祁延,我手疼…”

 祁延顿了顿,看着她扎针的手,小心翼翼拿起来仔细打量片刻:“是不是针头逃掉了?我让医生过来看看。”

 言桉继续摇头:“我不要医生来看,我不想打针了,我想拔掉。”

 祁延无言片刻,语气无奈:“输好了再拔,快了,你看最后半瓶而已。”说完,他指了指头顶的输瓶。

 她泪眼朦胧的瞄了一眼,哭泣声都不住了,很绝望:“怎么还有半瓶啊…”她都睡了一觉醒来了。

 祁延:“…”他将言桉的手小心放下,轻敲了一下她额头,哄道:“听话。”

 言桉鼻子,想了想,拉着哭音问:“你钱打给梁白羽了吗?”

 祁延顿了一下:“打了。”

 “哦…”她拿过被子,擦了把脸,把旁边的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。

 果然,半个多小时前,梁白羽就把一百万转给她了。

 言桉把手机放下,对他道:“我又想睡觉了。”

 言桉思维向来跳,聊天也常常天马行空。

 祁延给她掖了掖被角,在头柜了张面巾纸细细擦了擦她眼角残留的泪滴,道:“睡吧。”

 她于是便闭上了眼睛,静静将钱转化成灵力,专心疗伤。

 运功疗伤向来都要百分百投入的,所以言桉没有发现,祁延自己也没有发现,她转化的灵力,几乎有一半进入了祁延体内。

 一百万疗伤,最后却只有五十万的效果。

 退完烧,但依旧浑身无力的言桉揪着自己头发,很是费解。

 怎么回事?难道她算错了?

 正当言桉琢磨再搞一百万疗伤的时候,系统跳了出来,说剩下的灵力,系统提供。

 言桉自然没有拒绝,这本来就是系统害的,灵力本就该系统出。

 所以到了晚间,孩子们放学回来后,言桉便又是生龙活虎,蹦蹦跳跳一株铜钱草了。

 在幼儿园担心了一整天的三个孩子见状终于放心了。

 言檬檬拉着言桉的手,兴高采烈的报喜:“妈妈妈妈,我们的网店真的有人来买苦瓜和柠檬了,有很多呢!”

 昨晚的节目,众人喝苦瓜柠檬汁互的那段视频,昨天夜里就上了热搜,今天白天更是挂在第一居高不下。

 视频下方评论,网友们一众的哈哈哈哈哈,除此之外,也有不少评论说嘉宾演戏,节目作秀,大家看看罢了的言论。

 最后,节目官博给出了苦瓜和柠檬的网店地址,并道:是不是演戏,大家自己可以买来喝喝试试哦[我看好你。jpg]

 现在这苦瓜柠檬汁热度本就很高,见此,大家更是猎奇心起,纷纷下单。

 毕竟苦瓜和柠檬,再贵能贵到哪里去?

 这导致的结果,便是言檬檬和言酷酷都有种甜蜜的负担。

 言酷酷愁眉苦脸的:“可惜买的人太多了,我们不够卖啊。”

 言竹竹的山竹自家人都不够吃,见此深有同感的点了下头,然后喝了杯手里的苦瓜柠檬汁。

 祁延拿了杯水从厨房出来,见状眼神微动。

 一起住后发现,竹竹这孩子真的是雷打不动每天一杯苦瓜柠檬汁。

 要是一般的苦瓜柠檬汁也就算了,可这并不一般,连他都不愿意再喝第二口。

 祁延不由想起自己的味觉问题,虽然之前问过言桉,言桉说没事,可他还是有些担心。

 他抿了口水,对言桉道:“过几天刚好周末,剧组放一天假。到时候你让梁白羽过来,大家一起吃顿饭。”

 这事早上祁延就说过,言桉不疑有他,点头:“好呀。”

 祁延笑了笑。

 一起吃饭那天,刚好是言桉牵手任务的第六天,也就是最后一天。

 今天任务完成后,她就能收获自己的第四颗种子。

 早上十点多,受到邀请的梁白羽按响了门铃。

 言檬檬兴奋的跑过去开门:“鸽子叔叔,你终于来了!”

 言酷酷也颠颠的跟在哥哥后头,开开心心的跟着叫:“鸽子叔叔!”

 梁白羽将手中给几个外甥买的礼物放到一旁,一左一右把两个孩子抱起来,掂了掂:“让鸽子叔叔看看你们重了没…几个月没见,重了点啊。”

 言檬檬认真道:“小孩子会长大的嘛。”

 梁白羽抱着孩子走到沙发前。

 后院里,听到动静的言竹竹进了客厅,站在那里打量着梁白羽。

 梁白羽将手里两个孩子放下,走到言竹竹面前,伸手就想掐掐孩子的脸颊:“这不是竹竹嘛,让叔叔看看…”

 言竹竹飞速避开了,脸色严肃,礼貌打招呼:“梁叔叔好。”

 梁白羽摸着下巴,上上下下把言竹竹看了个遍:“看来你像祁延,外表子都一模一样。不应该啊,你这么甜的水果,应该像你妈妈才对…”

 正说着,祁延和言桉从楼上下来了。

 言桉拉着腿,走得飞快,把楼梯踩得啪叽啪叽响:“鸽子!”

 梁白羽于是站直,抬眼看去,然后对上了祁延打量的视线。

 祁延跟在后头,一手着口袋,不快不慢的走着。

 那双眼里,幽黑一片,面上也没有任何笑容。

 莫名的敌意。

 梁白羽看着自己笑意盈盈的朋友,心里大概猜到怎么一回事。

 啧啧啧,他又不是自己主动上门拜访,而是听言桉说,祁延要感谢他这几年对言桉和孩子们的照顾,特地邀请他上门一起吃饭的。

 娱乐圈祁老师的邀约,他当然有点心动,想看看人家要怎么谢他。

 没想到,是鸿门宴啊。

 梁白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心想。

 难怪能生出柠檬,看来还是有点原因的。

 言桉跳下最后两层台阶,就冲向梁白羽,这看得祁延眉头微皱,眼疾手快伸手将人扯了回来。

 言桉一愣,有些疑惑的看着他,在用双眼问;有什么事吗?

 祁延没回答,手顺势牵住她的,几步走到梁白羽面前,点了点头,语气疏离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距离上次一起录节目,确实过去了些日子。而且,他们两个虽然录了节目,但连好友都没加,私底下根本没有任何集。

 梁白羽咳了咳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祁延一副男主人的架势,指了指沙发:“你先坐会儿,我这就开始烧饭。”

 梁白羽闻言,挑眉:“祁老师亲自下厨?”

 祁延颔首:“还请梁老师赏光。”

 梁白羽:“哇,今天能尝到祁老师的厨艺,是我的荣幸啊。”

 梁白羽此刻内心,是真的这么想的。祁延在娱乐圈是什么人物?这样的人,居然还会洗手作羹汤?

 这么看来,他这妹夫还是不错的。烧饭多难,他就不会,也从未想过。

 男人要看怎么做,不能看到说什么。这妹夫虽然话不多,看起来很冷淡,但行为上还是可以的。

 梁白羽心里默默认可了。

 言桉却是一惊,猛地偏头看向祁延,刚想说什么,就被祁延打断了:“你进厨房帮我一下吧。”

 旁边言檬檬听到了,立马举手,踮起脚尖:“爸爸,我来帮你!”

 他们的爸爸,还从没给他们烧过饭呢。结果今天,要做饭烧给大家吃。

 言檬檬心里,非常的开心。

 祁延面对孩子的时候,温和很多,语气带着点笑:“不用了,妈妈帮我就好。你们陪着你们梁叔叔。”

 他说完后,和梁白羽一颔首,牵着面色古怪的言桉进了厨房。

 客厅里,梁白羽看着手牵手的两人,问三个小豆丁:“你们爸爸妈在家里常常这样吗?”

 言酷酷咬着糖:“这样是哪样?”

 言竹竹问:“牵手?”

 梁白羽点头。

 言檬檬见怪不怪:“对啊,天天都牵呢。鸽子叔叔,你说我们爸爸妈妈是不是就快要结婚了?”

 梁白羽啧了一声:“大概吧,你们可以准备做花童了。”

 说完后,舒舒服服窝在了沙发中,等着他影帝妹夫的午餐。

 孩子们把山竹端过来,很好学的问道:“鸽子叔叔,什么是花童呀?”

 他们不是花,是水果蔬菜啊。

 于是梁白羽给外甥们科普起了花童。

 而厨房里,言桉看着悠闲自得在洗菜的祁延,抿了抿言又止。

 祁延的厨艺,和孩子们榨出来的苦瓜柠檬汁不相上下啊。她怕梁白羽吃了,之后会和自己断绝往来。

 但她又怕直说戳着祁延的玻璃心。

 此刻,面对祁延她就像面对檬檬这个孩子一般,只能委婉道:“祁延,要不别烧了,我们叫外卖或者出去吃吧?”

 祁延将洗好的番茄拿了起来,放在砧板上,看了言桉一眼,微微一笑:“这么不信我?”

 言桉咬,抠着手指头,低着头道:“我之前和你说过,你、你烧的菜都…”很难吃啊。

 “我这段时间进了一下厨艺。”他拿起菜刀,将番茄咔擦一声切成两半“所以你放心好了。”

 她孤疑的看着他:“真的?”

 祁延颔首:“自然。”

 言桉依旧不是很相信,咬着手指头在旁边站着看他下厨。

 抛开最后出来味道如何不谈,下厨过程中的祁延无疑是赏心悦目的。

 切菜的时候,拿着菜刀的他,仿佛知道手里每一个蔬菜的脉络,顺着脉络下刀时,干脆利落。

 然后在锅中油热到最好的程度时,他将菜抛下,响起滋滋滋的声音,带着菜香味。

 看着,就很好吃。

 香味从厨房蔓延开来,客厅里的四人都闻到了。

 言檬檬嗅了嗅鼻子,脸上都是笑意:“这是爸爸第一次给我们烧饭呢!闻着就很好吃!”

 言酷酷没说话,但下意识咽了口口水,只能先用糖解馋。

 言竹竹也频频朝厨房看去。

 梁白羽依旧安稳的缩在沙发里,评价道:“看来我们今天都有口福了。”

 三个孩子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

 梁白羽又道:“鸽子叔叔来一趟不容易,你们要让叔叔多吃一点啊。”

 三个孩子很懂待客之道,又点了点头。

 很快,五菜一汤就出锅了。

 餐桌上,言桉看着离自己最近的红烧鱼,跃跃试。

 如果是之前,她肯定不愿意吃的。可是祁延说,他这段时间厨艺进步了。

 而且她刚刚一直在厨房看着,祁延确实很有几把手,她心里也就相信了大半。

 要是以前言桉也在厨房看着祁延烧饭的话,她会发现,祁延烧菜的样子一向如此,很有说服力。

 可惜,言桉没有。

 不过,以前的阴影笼罩着她,所以她没敢先吃,而是看了看坐在自己左边的梁白羽,十分热情的夹一大块鱼,放进了好友的碗中,招待道:“鸽子,你尝尝。”

 一边说,一边眨巴着大眼睛。

 如果鸽子吃的没问题,她就要开动了!

 她右边的祁延见此,微微一笑,也跟着说了一句:“好吃的话多吃一些。”

 一边说,一边给言竹竹碗里夹了几豆角。

 看着眼巴巴的言檬檬和言酷酷,他想了想,也给着两个孩子碗里夹了几

 既然如此,大家都尝尝,验证一下吧。

 梁白羽看着碗里的鱼,也没客气,用筷子剔掉鱼骨头,夹起一块就往口里送。

 对面,排排坐的三个孩子,也纷纷将豆角咬进了嘴里。

 言桉捏着筷子,有些紧张的等着梁白羽的试吃反应。

 祁延则微微晃了晃杯里的水,慢斯条理抿了一口。

 三秒过后,梁白羽咳了出来,然后匆匆捂着嘴巴,离席跑向了卫生间。

 言竹竹僵住了,嘴里的豆角想吐,又忍着没吐,憋得脸都红了。他最终咬下了豆角,没吃进嘴里的,就掉到了碗里。而吃进嘴里的,他硬生生咽了下去,然后闷头了三大口白米饭。

 他是甜没错,但这豆角又咸又辣,真的不好吃啊。

 言檬檬却忍不住吐在了碗里,拿起旁边的杯子大口喝水,吐着舌头,辣的泪眼朦胧,看着爸爸想说什么,又碍于什么没有说,一口接着一口喝水。

 言酷酷辣的苦瓜脸都精神了,挥动双手朝着嘴巴扇风,一个劲的嘀咕:“好辣啊好辣啊…”实在忍不住,他从兜里摸了几颗糖,剥开一颗进嘴巴,然后朝言檬檬推了过去。

 祁延一个接着一个孩子打量过去,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孩子们味觉应该都没问题。

 至少这些菜,他自己刚刚在厨房试吃了一下,酸甜苦辣适中,都很美味。

 但看来,觉得美味的只有他自己,那味觉有问题的也就是他自己了。

 既然这样,祁延就放下了心。

 言桉见此,默默放下筷子,挪过身子,面对着祁延,一双如雨后青草般清新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他。

 祁延放下杯子,悠悠叹了口气,解释了一句:“看来厨艺还是没有进步。”

 言桉继续看着他,总有种被骗了的感觉。

 正巧,在这个时候,门铃声响了。

 祁延起身:“应该是点的外卖到了,我去拿。”

 言桉:“…”他就是在骗人!

 梁白羽有些虚弱的从卫生间出来,他漱了很久的口,依旧辣的不行。

 要知道,祁延给红烧鱼放了最多的辣椒,豆角他还特意控制了一下量。

 所以,此刻梁白羽的内心,可想而知。

 言酷酷看着叔叔的脸色,同情的递过去一颗糖。

 梁白羽赶紧拿过来,剥开放进嘴里。

 辣味缓解,梁白羽摊在椅子上,看着祁延拿着外卖回来,说了句:“厨艺不,抱歉,还是吃外卖吧。这家中餐厅的菜,还算可以。”

 如果不是他自己三个儿子都被辣的不行,梁白羽真的要怀疑祁延是故意针对他了。

 中餐厅的菜很丰盛,很好的缓解了大家被辣的情绪。

 午饭过后,祁延说有个项目要和梁白羽谈谈,两个人就到书房去了。

 吃就有些困,言桉带着孩子们回房间午睡。

 没过多久,祁延带着笔记本电脑推门进来。

 言桉一直等着他,强撑着没睡,听到声音抬起个脑袋:“你们谈完了吗?”

 “嗯。”祁延放轻脚步走了进来。

 很大,檬檬酷酷竹竹都在一旁睡着,言桉给祁延挪了个位置,问道:“梁白羽呢?”

 “他说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祁延靠在头,一条腿置于地面,一腿微弯,将电脑放在上头,转头看着言桉:“下午三点我有个会,得去公司一趟。估计晚上八九点才能回来。”

 “噢。”言桉点了点头,打了个哈欠,重新躺下,轻车路的牵着祁延的手,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五十多分钟后,睡着<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>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