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28章
言桉一脸诧异,连忙拿出合同翻了起来。

 果不其然,在附加条款中,她看到了这一条。

 在娱乐圈,艺人传出恋情的话,确实会有很大的影响,无论是男明星还是女明星。

 当初祁延之所以提出离婚,便是因为他那时的经纪人,要求他解除婚姻,并且对外隐瞒。

 只有这样,康恒才会签下祁延,给他资源,让他出道。

 要知道,三年前的祁延,可是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,结婚后他们的房子都是租的。

 所以合同中有这个条款,言桉想想,也就觉得没什么了。

 她重新把合同放了回去,仰头看向祁延。

 祁延靠在办公桌旁,双手环,视线晦暗不明的看着她。

 那视线有打量有探究,还有点轻微的疑惑。

 疑惑自己刚刚的情绪从何而来。

 她说‘以后我有恋情了,我也会告诉你,和你分享的。’

 这句话,让他非常的不舒服。

 就像三年前,他提出离婚,她毫不犹豫点头答应,生怕答应晚了他会收回时的感觉一样,很不舒服。

 她不该有这样的反应,不该说出这样的话。

 她言桉的眼里,应该只有他才对。从一开始,便是,那么之后自然,也得是。

 那双黑漆的眼里,泛开点点翳,看得言桉有些莫名的害怕。

 她挪开视线,想了想,小心道:“条款我看到了,你放心,五年内我一定不谈恋爱。”

 祁延收回视线,语气淡漠:“知道就好。”

 言桉轻轻瘪了瘪嘴:“那祁老师,没什么事情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他站直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 “不用不用。”言桉拒绝“我自己回去就可以,你忙——”

 “忙完了。”祁延打断,拿了手机和车钥匙,率先朝办公室门走去“走吧。”

 言桉叹气,只得硬着头皮跟上。

 结果在办公室门打开的那一秒,猝不及防听到了吵闹声。

 “温漾小姐,您怎么上来了,不是和您说过,祁老师不在公司吗?温漾小姐!”祁延的女秘书,死死拖住温漾,视线一个劲的看向跟上来的工作人员和保安,意思是赶紧把人拖走的意思。

 也不知道在这么多人阻止的情况下,一个从未来过康恒的人,为何能顺利上了电梯,并且一路精准的来到祁延办公室门口。

 “我是真的有事情找祁老师,你们不要拦我了,事情说完我就走。”温漾戴着口罩,语气娇柔,但视线里带着几分不耐烦。

 她很肯定,祁延就在办公室里。刚刚在楼下,面对客气劝她离开的工作人员,她利用系统发动了‘读心’技能,得知了祁延在的位置。

 然后接着用了系统的‘闪避’功能,一路避开这些阻止的保安和工作人员,挤上了电梯,顺利来到顶层。

 只是又被这秘书给抱住了。

 ‘闪避’功能有时限,刚刚已经失效,而且一天只能使用一次。她费力挣扎着烦人的女秘书,却挣扎不开,正想着办法时,便看到了推门出来的祁延。她面色一喜,但看到后头的言桉时,喜悦消失了。

 这个魂不散的言桉!

 在场的人也看到了推门而出的祁延,一个个恭敬地喊道:“祁老师。”

 祁延扫了眼温漾,便挪开视线,落在后头的工作人员身上,眉头微皱,面色不愉:“怎么回事?”

 后头的工作人员心里一紧:“祁老师抱歉,人没拦住。”

 温漾轻轻推开拦住自己的女秘书,面色放缓,用娇娇柔柔的声音道:“祁老师,你不要怪他们,是我自己硬要上来的。这次我来,只是想把钱还给你。”

 一边说着,她就将包里一个微鼓的信封拿出来,走到祁延旁边,递给他。

 温漾仰头,保证自己这个角度是最漂亮的:“这是你让助理给我的赔偿,这钱,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收。”

 她拿着信封的手微微发抖,并且做好了祁延伸手,自己就不小心碰触的准备。

 自从见到祁延,牵手任务触发后,这个任务便一直循环往复。

 每次时限四十八小时,四十八小时后未完成,她脸上便长一颗痘痘。然后又开始四十八小时的计时。

 从节目录制到现在,她下巴的位置,已经有两颗痘痘,一左一右,十分对称,存在感极强。她就算化妆,也遮不住。而且第三颗的痘痘,也快要来了。

 温漾出道至今,能收获国民初恋的外号,并有一大帮粉丝,靠得就是她这张完美无瑕的脸。

 她明天会有一个活动,现场直播。

 她绝对不能顶着痘痘上台!

 所以温漾今天无论如何,都要把牵手这个任务完成,把脸上的痘痘消掉。

 这甚至比她攻略祁延这个任务对象,还要迫切。

 而且那天系统修复bug后,又添了好几个新的技能,刚好可以让她用起来。

 可是祁延根本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,他反而退后了几步,站在了言桉身边,扫了女秘书一眼。

 温漾笑容一窒,拿着钱的手微微发抖。

 她语气带着几分哀求:“祁老师,我知道您不在意这些小钱,但我真的不能收。”一边说着,她就想再次上前,打算强行把信封祁延手里。

 然后被立马反应过来的秘书拦住了。

 女秘书挡在祁延身前,取走温漾手里的信封:“温漾小姐,钱我们祁老师收下了,如果没有其他事情,还请您离开。”

 信封被拿走,温漾手心一空。

 她得以强行牵手的借口已经没有了,祁延居然真的就让人收下了?!

 温漾咬牙,只得再想办法。

 她看向了言桉。

 正睁着一双大眼睛,悄悄看戏的言桉上了温漾的视线。

 欸?好像有点不太好的预感。

 果不其然,温漾开口了:“言桉,你今天也来找祁老师吗?真的巧了,我本来打算把钱还给祁老师后,就去找你的。”

 言桉一脸莫名其妙,指了指自己:“找我?”

 温漾笑笑:“对的,我想和你道歉。行李箱那天的事情,是我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。”

 温漾微微低下头,摸了摸自己的口罩:“现在也快到饭点了,为了表示歉意,我请你和祁老师一起吃顿晚饭,怎么样?”

 言桉蹙着眉,歪着头,打量着温漾。

 她刚刚在办公室里,还以为祁延和温漾有一腿。

 但现在看来,不太像。像是温漾想和祁延有一腿,但祁延不想。

 所以现在,温漾想故意借自己,和祁延吃晚饭,培养感情?

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她才不要做呢。

 山竹那么甜,回家吃山竹不好吗?

 家里三个娃娃这么可爱,回家和他们玩不好吗?

 言桉咳了咳,正道:“你的道歉我收下了,晚饭就不用啦,我家里还有事情呢,先走了。不过——”

 她想起要送自己回家的祁延,飞快留下了一句:“你可以和祁老师一起吃!”

 说完后,她抬腿就溜。

 然而脖子后的衣服一把被身旁人给拎住。

 往前跑了两步的言桉,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咽喉,拉了回去。

 她抓着自己的喉咙,忙道:“祁老师,我要呼吸不过来了,祁老师…”

 祁延冷冷地扫了她一眼,松开了她的衣服,转为拉住她的衣袖,防止人逃跑。

 然后他看向秘书,下令:“把人轰走。”

 耐心早已告罄,他想起来了,节目录制的时候,温漾这女人就很烦,总是在他面前像苍蝇一样晃悠。

 这辈子,他最讨厌苍蝇。

 本来都已经忘了,结果现在,她自己找上了门。

 祁延扯着言桉的衣袖,走进了专用电梯,任温漾如何叫喊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 跟一只苍蝇计较什么?踩死就好了。

 电梯里,祁延松开言桉,拿出了手机,想打电话,把温漾踢出《人间烟火味》的综艺录制。

 只是他顿了顿,看了眼身侧的言桉。

 言桉正低着头整理被他拉皱的衣服,小声嘀咕。

 听不清在说什么,但大致应该在骂他。

 祁延把玩着手中的手机,问道:“你还想接着录综艺吗?”

 言桉抬头:“什么?”

 “陆东的电影,很快就会开机,时间会和《人间烟火味》冲突。你早晚要做出选择,是综艺还是电影。”祁延声音淡淡的。

 想要在娱乐圈站稳跟脚,好作品是关键,言桉自然倾向于电影。

 她刚刚之所以在千钧一发之时,答应签约,也是想演电影。

 “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?综艺我已经录了一期,片酬都给我结好了。”言桉抿着,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两只手的手指在快速的点着绕着。

 祁延已经听出了她的意思,轻勾:“《人间烟火味》是康恒出品,”

 他自己的产业,无所谓。缺两个嘉宾,找人补上就行。

 “既然这样,我们退出综艺录制,具体操作,杨绅会通知你,你听他的。等时间合适,我带你见一下陆东,这几天,你就——”祁延看向她,语气一收“多看点电影,看看人家怎么拍吧。”

 言桉乖乖点头:“好。”

 吃完晚饭后,祁延把言桉送回‘她家门口’,也就是长青小区。

 言桉面色如常的走进小区,三步并两步地朝里头走去,然后在经过一颗大树时,刷的一下溜了进去,钻进灌木丛中,偷偷在小区铁栅栏那看着。

 祁延的车在门口停留了一小会儿,就在言桉纳闷他为啥还不走的时候,车动了。

 低调奢华的豪车缓缓离开,十几秒后消失不见。

 她松了口气,在原处再待了一分钟,确定没有问题,她从灌木丛走出去。

 门口保安大树就在路口,奇怪的上上下下打量着她。

 言桉觉得,如果自己不是个小姑娘,而且个壮汉,这保安大叔估计会怀疑她是恶徒,把她抓走。

 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,她脸上出个甜甜的笑容:“大叔巡逻辛苦了,我刚刚看到只野猫跑进去了…”

 保安大叔收回视线:“哎,小姑娘,大晚上的别钻草丛,小心遇到坏人。”

 “好的,好的,谢谢大叔!”言桉拍拍身上沾上的草叶,跑出了长青小区,上了前往长青山社区的公车。

 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愿意祁延送她回家的原因。

 实在太麻烦了orz

 公车上没什么人,言桉选了个靠窗的位置,拿出了手机。

 是梁白羽的信息,她刚刚没时间回复。

 咕咕咕:所以你最后是签了还是没签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签了…

 咕咕咕:唉,我会记得给你收尸的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你走开!祁延没你说的那么可怕。

 咕咕咕:啧啧啧,你怎么知道?你和他才认识多久?这就开始帮他说话了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现在他是我老板,对外积极维护老板的形象是身为员工的义务。

 咕咕咕:得了,别跟我贫。对了,下午忘问你了,你新发芽的孩子是什么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是山竹[开心转圈。jpg]

 咕咕咕:山竹啊…是个好东西,以后会结果了,别忘了给我送点山竹吃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嘿嘿嘿

 咕咕咕:?你笑什么,这么猥琐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实话告诉你吧,我的山竹宝贝,已经会结果了[抽烟。jpg]

 咕咕咕:什么??不是才三岁?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天生的天才,没办法。

 公车到站,言桉骄傲的发完这条消息,就跳下了车。

 她一边走路,一边看着手机,没有留意到,公车后头,祁延的车跟了一路。

 和好友的聊天还在继续。

 咕咕咕:靠!你这智商能生出天才?

 言桉看着梁白羽的这条回复,气得不行,打字打得飞起,差点一头撞上路边的柱子。

 马路对面,祁延把车停在一颗树下,见此双眼一缩,坐直身子,口中一声小心差点出口。

 还好言桉自己察觉到了不对劲,及时停下了脚步。

 她看看眼前的柱子,拍了拍自己的口,脸上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。

 祁延摇摇头,眼神闪过一丝无奈。

 公车上玩了一路的手机了,下车还玩。

 她这是在干什么?玩游戏还是和谁聊天?

 杨绅说,她下午因为合同的事情,询问过一个朋友,然后才出反悔的意思。

 那个朋友,又是谁?她现在如果聊天的话,不会是同一个人吧?

 祁延眉头皱了起来,眼中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霾。

 马路对面,言桉对此毫无察觉。

 她编辑完毕后,气呼呼的按下了发送键。

 什么叫她这智商,也能生出天才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梁鸽子,你死了。本来还想给你寄点山竹吃,现在你休想!

 咕咕咕:真会结果了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对啊,我骗你干什么?

 咕咕咕:说吧,你到底找什么东西双修了?

 言桉拿着手机,一边回复,一边往巷子里走。

 车里的祁延见此,就打算下车跟着她。

 她一直很抗拒送她回家这件事情,家里估计有猫腻。

 只是下车之前,他轻轻皱了皱眉。

 帽子和口罩没有带,这么下去,很容易遇到粉丝啊。

 就这个晃神的功夫,言桉的身影就已经看不见了。

 祁延在车上坐了一会儿,深深地看了眼路灯中,弯弯绕绕的羊肠小巷,走了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说了我是无繁殖!

 咕咕咕:傻子才信,你一个铜钱草,无繁殖出一堆瓜果蔬菜?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天地变了,一切都有可能。

 咕咕咕:呵呵,穿之后一个月,你才生种子的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对啊,那一个月我潜心研究繁殖之道,终于成了。

 咕咕咕:不说就算了,我也懒得管你。

 咕咕咕:对了,三外甥既然小小年纪会结果了,那你寄点山竹给我,让他孝敬一下我这个舅舅。

 咕咕咕:山竹这水果还有点小贵,最近赔钱赔得买不起了。

 桉桉想要小钱钱:我自己吃都不够呢!再见!

 言桉哼了一声,把手机放口袋,在如同宫般的巷子里,左拐右拐,蹦蹦跳跳往家里去。

 结界到了夜晚能聚光,因此结界里边,月比外头明亮很多。

 月光洒在湖面,草地,美轮美奂。

 三个孩子坐在草丛之中,在玩赛车。

 言檬檬拿着遥控,给两个弟弟展示技术。

 那玩具赛车,在凹凸不平的草地里,听从命令,直行,左转,右转,很是灵活。

 而大公,好奇的跟在赛车后面,喔喔喔叫着。

 言竹竹凝神在看,双手环,小脸严肃。

 言酷酷则在旁边吃山竹。

 言桉在结界边上站了一会儿,三个孩子,没有一个发现她的。

 连大公都没有发现。

 她自己的脸,大声道:“我回来了!”

 气氛安静了一下,三个孩子一只公纷纷扭头看来。

 言檬檬最捧场,把遥控器放下后,就站了起来,迈着小短腿朝言桉走去:“妈妈你回来了!”

 言酷酷坐在草地一动不动,只是抬起头,把口中山竹咽下后,叫道:“妈妈。”

 言竹竹看看大哥,看看二哥,再看看言桉朝他看来的眼神,抿抿:“妈妈。”

 然后他拿起草地上放着的遥控器,开始研究遥控赛车。

 三个孩子都叫了,言桉心里舒坦了。

 她看着走过来的言檬檬,蹲下身子,摸摸孩子的脑袋:“今天过得怎么样,两个弟弟听话吗?”

 言檬檬点点头,不过面色有些沮丧:“弟弟们很听话,只是妈妈——”他言又止。

 言桉掐了掐孩子的小脸:“怎么啦?”

 言檬檬语气酸酸的:“妈妈,我和二弟跟着三弟学了一下午,都没学会结果子。”

 言桉看着大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,心里软软的。

 她看看那边的言竹竹,偷偷在大儿子耳边道:“学不会很正常的,像竹竹这样,才不正常。”

 言檬檬一愣:“可是竹竹弟弟很聪明,竹竹弟弟没有不正常。”

 言桉继续小声:“你竹竹弟弟是聪明的不正常。”

 言檬檬歪头想了想:“竹竹弟弟是天才的意思吗?”

 言桉点点头。

 言檬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鞋子:“那妈妈,我为什么不是天才呢?”

 他心里真的有点酸酸的。

 言桉一笑,拍拍孩子头顶的叶片:“妈妈也不知道啊。但是妈妈也不是天才,你酷酷弟弟也不是。哦,对了,你鸽子叔叔更加不是。”

 她摊手:“你看,檬檬,天才才是少数。”

 言檬檬眨眨眼睛,自我消化了一下:“可是妈妈,我还是好酸哦。”

 言桉想了想:“那你换个想法,这么少的天才,却是你弟弟。你以后可以每天都吃山竹,有人欺负你了,你就<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>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