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16章
言桉抱着大公,仰头看着往楼上走的祁延。

 他步伐不快不慢,宽阔的肩膀像是云雾缭绕中的山,高山巍巍,让人看不清虚实。

 四处不过是乡下平房的普通石阶,可他像走在仙府之中。

 刹那间,言桉觉得自己还身处修仙界,眼前的人像是那些修为比她厉害的能人。

 怀里的公探着脖子,动了一下。她连忙回过神,自己的脸,心想自己怕不是困傻了。

 三年了,她早已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。修仙世界什么的,早已不复存在。

 言桉甩了甩头,抱紧公,三步并两步的往楼上爬。

 房间里,言檬檬和言酷酷小朋友早已下,翻出小饼干等着大公的到来。

 她把公放在两个孩子身边,:“喏,你们喂吧,妈妈先眯一会儿。”说完后,就直接扑倒在房间的大上。

 两个孩子随意的点点头,也不管言桉了,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眼前这个物种身上。

 三年里,言檬檬和言酷酷基本上都跟着言桉待在小结界里,结界里除了湖水的鱼,其他动物从未见过。

 眼前的大公,还是两个宝宝生平第一次如此接近过。

 两个孩子对视了一眼,蹲下小小的身子,打量着眼前的公

 这只公膘肥体壮,外形是农村最常见的土公,红棕色发,冠更是红的鲜

 想是在乡下作威作福惯了,它神情嚣张跋扈,扑闪着翅膀,抖了抖刚刚被言桉的一身羽,不似刚才楼下的怂样。

 毕竟只是两个蹲着比它还矮点的小孩。公也是会看人下菜的。

 言檬檬:“哇,酷酷,这只公好肥呀。”

 言酷酷苦瓜脸也带着点惊叹之:“是呀。”他想了想,小心翼翼的伸出手,摸了摸那红棕色的羽

 柔软,还带着体温的暖意,很舒服。

 公侧过脖子,用小眼睛看了看言酷酷,然后低下头,像是找吃的一样啄了啄什么都没有的地面。

 言檬檬见此连忙把饼干撕开,放在地上:“大公,你吃饼干,地上没有吃的…”

 话还没说完,大公就率先发现了食物,一下子就朝饼干啄了过去。

 它吃的凶猛,吭哧吭哧的,像是发动机,把饼干屑地飘扬。

 言酷酷把自己手上的饼干撕开,也放在一旁,苦着脸劝道:“你吃慢点,还有呢。”

 两个孩子围着公看了一会儿公啄食。

 公吃完饼干后,迈动两条小细腿,在房间里巡视领地一般的转悠。

 言酷酷和言檬檬看看公,又看看上趴着的言桉,靠在一起嘀咕了一会儿。

 然后两人站了起来,来到边,推了推言桉。

 言桉抬起头,一脸困倦:“喂了吗?那我把公抱下楼…”

 言檬檬眨眨酷似言桉的大眼睛:“妈妈,我们以后能不能养这只公呀?”

 言酷酷站在一旁,点头:“妈妈,我和哥哥想养。”

 言桉清醒了几分,从上坐起来,看了看那只转悠的大公,摸了摸自己头上冒出的叶片。

 好像,也不是不可以哦?

 孩子大了,需要玩伴了,公是不错的选择。

 小时候,在修仙世界,她也没少和那群公打架。

 言桉:“好呀,我到时候问问导演可不可以带回去。”

 言檬檬兴奋道:“谢谢妈妈!”

 凌晨五点,天蒙蒙亮,大家依旧还在睡梦之中。

 言桉趴在上,睡得毫无防备,圆润的铜钱草叶片肆无忌惮从她头发上长出,越长越多,弥漫了一

 两个孩子尚且不习惯用人形睡觉,故而上躺着一颗柠檬和一苦瓜,挤在墙壁角落里,安静的睡着,周围都是疯长的铜钱草叶片。

 大公窝在房间椅子下睡了一晚上,看到房间里微微的亮光,它从椅子下钻了出来。

 它抖了抖羽,走到窗前,直脖子,展喉高歌:“喔—喔——喔———”

 的叶片抖了抖,然后迅速收了回去。

 言桉皱着眉,哼了哼,翻了个身,难受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。

 公喊完一个来回,继续第二个来回:“喔—喔——喔———”

 言檬檬和言酷酷也被吵醒,骨碌碌的滚到了被子下头,试图用被子遮住噪音来源。

 可是没有用,公就在房间里,那声音简直如同响在耳边,比言桉平常的闹钟还可怕。

 言桉刷的一下从上弹了起来,抄过旁边的枕头,扔向了窗前为自己打鸣职业而骄傲的公身上。

 公连忙扑闪着翅膀避过,打鸣声也停了下来。

 KO!

 言桉闭着眼睛,重新倒回了上。

 公走到了边,它抬长脖子,小眼睛看向了边垂着的几片叶片。

 绿的鲜

 乡下的公没少偷吃菜叶子,这一只更是偷吃经验丰富。

 它小心翼翼靠近,伸长脖子,试探的啄了啄。

 叶片被啄,相当于头发丝末端被啄,没有任何感觉,毕竟不是被拔。

 言桉一无所知,直到言檬檬看到这一幕,吓的推醒了言桉:“妈妈,妈妈,你的叶子!”

 她被推醒,一脸迷茫,下意识朝儿子指的方向看去,一眼就看到了公的动作。

 那片原本完美的叶片,被啄的仿佛被蛀虫咬过一般,坑坑洼洼的。

 言桉连忙收回叶片,然后下去追公算账。

 大公立马就跑,房间一片混乱。

 就在这时,房间门从外头被踢了一脚,纪澜不耐烦的声音从外头传来:“言桉,大清早的你搞什么?!现在才五点,你房间里怎么有公叫声?你把公带房间里了?”

 言桉脚步一顿,下意识屏住呼吸,望着门,不敢去开,也不敢说什么。

 “我警告你,给我安静点,公给我扔出去!”纪澜又踢了一脚门,然后回自己房间了。

 言桉松了口气。

 身后,言檬檬和言酷酷跳下了,蹑手蹑脚的走到言桉旁边:“妈妈,现在怎么办?”

 言桉看了看自己被啄得一个一个的叶片,怜惜的摸了摸,然后用餐巾纸擦了擦,收了回去。

 她拍拍手,看着角落里的公,眯着眼睛:“我把公带下楼。”

 言檬檬和言酷酷言又止,但怕公又再叫,害得妈妈被骂,便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 “你们继续睡,别出房间门。”言桉拍拍他们的脑袋,追回了公,抱着公下了楼。

 时间还早,外头灰蒙蒙的一片,连温度都很凉爽。

 言桉抱着公,走出了大门口,行了一段距离,才把公丢下。

 公抖了抖羽,四处看了看,开心的漫山遍野溜达。

 她看着公的背影,心想到时回城的时候,再把它抓回来,带回结界去。

 一边这么想,言桉就下意识转身回头。

 只是三秒过后,她脚步停了下来。

 昨天来时她发现,村口那边有一处湖泊。

 言桉迄今为止都没怎么睡习惯人类的,她觉得还是睡在湖面比较舒服。

 现在才五点,她还可以再睡几个小时呢。

 干脆去湖边补眠?

 心里有了想法,言桉立马就去实施了。她蹦蹦跳跳的朝湖泊的方向跑。

 村里面积不大,她花了十分钟就来到了目的地。

 清晨,周围一片静谧,湖面更是没有任何涟漪。

 湖水干净,倒影清晰,映着此刻天际微蓝的颜色,衬得湖水也很蓝。

 周围参天大树萦绕,湖面上倒是什么都没有,只是飘着几片叶子。

 言桉双眼发光,心中十分开心。

 哇,这里湖真漂亮,躺着一定很舒服!她结界里的小湖,虽然被她自己布置的不错,但到底没有这种天然湖泊舒适。

 她掩盖住内心的激动,四处看了看。

 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 言桉放下了心,偷偷摸摸下了水。

 湖水深不见底,下水的言桉瞬间就被水淹没。

 几秒之后,湖面翻涌,一大片铜钱草出现在了湖面之上,铺展了开来,往四处蔓延而去。

 言桉躺在湖面上,喜滋滋的闭上了眼睛,很快就在清晨舒适凉爽的微风中睡着了。

 节目拍摄时间从早上九点开始,按照常规的综艺节目,一般都是24小时。

 之前口风也是24小时拍摄,但后来就变成了早九点到晚九点,这是因为谁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 早上九点,祁延踩点下楼。

 他穿着白色短T,黑色休闲

 搭配简单又不简单,绝佳的身材,顶级的容貌和气质,一出现在镜头中,便被粉丝刷屏的弹幕盖住了。

 【我死了!天啊!这什么神仙颜值啊!】

 【一大早就颜值暴击,我小心脏要受不了了!】

 【节目组真懂,第一个镜头就是我们延帝!】

 【延帝,今天又是爱你的一天!】

 楼下,温漾早就到了。她端着饭菜从厨房里走出来,对祁延出一个浅浅的微笑:“祁老师,你起了?我简单做了点早饭,快过来吃吧。”

 一边说着,江天也端着碗走了出来,看到祁延立马打招呼:“祁老师,早。温漾姐一大早就在准备早餐了,赶紧来吃吧。”

 温漾闻言脸色微红,低下头,但眼睛在注意着祁延的一举一动。

 昨晚的事情,希望没有馅。

 祁延神情平静的点点头:“其他人呢?”

 温漾见他的神情,稍稍松了口气。

 江天道:“其他人还没下来呢。”

 话音刚落,纪澜就下楼了。

 她脸色不耐烦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和大家点了点头,也就没话了。

 祁延看了一眼纪澜的身后,后头没人。

 他轻轻皱了一下眉,然后走到了餐桌前。

 六个人,除了言桉和梁白羽,其他人都到了。

 江天看看空着的位置,道:“我去叫一下梁老师,言桉姐那边——”他一个男生,上三楼女生区域,是不是不太好?

 温漾眼神深了深,看了眼祁延,又看了看纪澜,刚想说她去叫的时候,祁延站了起来。

 他道:“言桉我去吧。”

 席间安静了好一会儿,大家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 祁延,娱乐圈最红口碑最好各方面实绩都很牛的人,居然去喊一个素人起??

 而且祁延历来最大的黑点,就是为人不近人情,冷冷清清的,一副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的样子。这样的人,会去叫一个素人?

 在场嘉宾各自内心复杂,而弹幕更是炸了。

 网友再激动,粉丝再抗拒,祁延依旧站了起来,率先上楼。

 三楼,言桉房门外,祁延屈指敲了敲。

 一下,两下,三下,房间里毫无动静。

 他没有犹豫,直接推门走了进去。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