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10章
言桉抱着大公,丢也不是,不丢也不是。

 最终她还是没把公撇下,用最快的速度,抱着沉甸甸的,小跑着追了过去。

 灌木丛中,躺着一颗柠檬和一苦瓜。

 苦瓜的颜色完美的和周围的环境融合在一起,一般人走过不是很注意的话,是不会注意到他的。

 可是柠檬就不一样了,黄橙橙金灿灿的颜色,在一片绿油油中无比耀眼,只要那人不是盲,走路不在走神,很容易就能一眼看到。

 柠檬被发现,贴着柠檬的苦瓜自然也会被发现。

 祁延的目光汇聚之处,就是他们。

 言桉心里咯噔了一下,手忙脚的弯把怀里的公给放下。

 可哪想,这公刚刚她抓的时候还很生猛的挣扎,可祁延把它扔进她怀里后,就安安稳稳一动不动的待着。现在感觉到自己要被放下,还不太乐意,扑闪着大翅膀挣扎着不肯下来。

 想来是公第一次感觉到,人类的怀抱如此舒服,并且享受了不用双爪走路的舒适便捷。

 就在言桉要扔公,公不肯被扔的拉锯赛中,祁延动了。

 他弯下身子,骨节分明的手指碰触到了那个柠檬。

 言檬檬小朋友瑟瑟发抖,如果不是记得言桉来前反复提醒在外不能变成人形,不能被发现异常的嘱咐,他现在肯定要跑。

 祁延自然不知柠檬的心理活动,指尖微微用力,柠檬就滚进了他的手掌心。

 他不带感情的扫了眼一旁的苦瓜,也跟着捞了起来。

 眼神瞟到这一幕的言桉急的不行,一把推开肥硕的大公,迈了两大步,就窜到了祁延面前。

 她想上手去抢,又怕自己表现的太过,出了什么马脚。

 而且此处还有摄像头和工作人员若干。

 言桉强忍着一颗老母亲着急的心,面上挤出一个自认为温和友好的笑容,用商量的语气道:“祁老师,这柠檬和苦瓜是我带来的。我刚刚系鞋带的时候,不小心掉在了这里,你能还给我吗?”

 祁延闻言眉头微挑。

 他摸了摸手里果皮光滑的柠檬,有一下没一下的把柠檬抛高,接住,然后又抛高,再接住。

 见此,言桉的心跟着七上八下的晃啊晃。

 祁延语气显得漫不经心:“你的?”

 言桉赶紧点点头,双手捧到一起,眼神里带着点希冀。

 祁延:“有证据能证明这是你丢的?”

 言桉攥紧拳头,张了张嘴巴:“我刚刚在这系鞋带了,你不信问摄像大哥!”

 “是么?”祁延不置可否。

 他再一次接住高空中掉下的柠檬,扫了言桉一眼,把柠檬连同苦瓜放进口袋,说的理所当然:“那就当送我吧。”然后转身就走。

 言桉急了:“祁老师!”

 祁延淡淡道:“别忘了把带上。”

 她在原地急得不行,看看走远的祁延,又看了看脚边等着的大公,烦躁的甩了一下头,苦着张脸抱上公,手忙脚的跟了上去。

 路上耽搁了点时间,祁延和言桉回来的时候,其他两组人都到了。

 怕公跑了,言桉拿了绳子,一头捆着爪子,一头捆着柱子,然后坐到了沙发上,等待导演发布后续任务。

 她心里藏着事情,总是偷偷摸摸的看着坐在一旁的祁延。

 两个宝宝还在他口袋里,他暂时也没什么动作,言桉只能以不变应万变。

 一直在注意着祁延的温漾瞬间就捕捉到了言桉的视线。

 温漾微微低头,理了理自己的长发,心里有种自己的东西被旁人惦记的不舒服感。

 她是被人害死的。温漾生前在一家大公司工作,看上了能力很强,家世不错的顶头上司。

 花了一个月时间,她虏获了这位上司的芳心,两人暗度陈仓三年。

 三年后,被顶头上司的原配子发现,对方一怒之下开车撞死了她!

 就在她死后,一个系统出现,问她愿不愿意穿到一本书里完成任务,如果完成,就会拥有无数财富。

 温漾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 这本书的名字据系统说叫《延》,温漾猜测这本书很有可能还是作者在连载的一本大男主文。

 因为剧情梗概,系统都是过一段时间更新一次,每次都有点滞后,往往事情发生后,才告诉她。

 比如祁延成功将康恒娱乐的原公司老总送进了监狱,拿下了康恒。但为了便于行事,他自己并没有面,而是请了王石来当明面上的总裁。

 还有祁延没有拍戏的时间里,他其实在往外扩张他的商业版图。

 至今,温漾穿书三年,不过三年过去,祁延手里已经拥有了数不尽的权势和财富,只不过没有人知道。知道的只有她。

 这三年,她想尽了办法要接近祁延,可是根本没有任何渠道。祁延的身份地位,她根本无法见到本人。

 而且这个系统太滞后了,每次检测到祁延出现在什么地方,她急匆匆赶过去的时候,祁延已经走了。

 面都见不上,导致系统有一些金手指,温漾也没法用。

 失败了好几次之后,温漾只能进了娱乐圈,努力使自己变红。只有这样,她才能有机会见到祁延。

 果不其然,她挑细选,终于选了个还不错的偶像剧剧本,根据这个剧一炮而红后,便接到了这档节目的邀约。

 当时,温漾并没有觉得祁延也会参加,她只是想着这综艺节目是康恒出品,她说不定能以此为跳板,见到祁延也说不定。

 可没想到,有一天,系统突然间告诉她,祁延也会参加!

 无论如何,她都会抓住这个机会。

 从小到大,温漾想追到手的男人,无论什么身份地位,无论是不是单身,就没有她追不到的。

 对祁延,她也有信心。

 …

 导演开始公布接下来的任务:“江天杀鱼,梁白羽杀,纪澜和温漾洗菜,祁延切菜,言桉烧饭。”

 因为自己的两个孩子有些分神的言桉瞬间回神,她忙道:“我不会烧饭,导演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
 【小桉桉,就因为你不会烧,所以让你烧啊。】

 【节目套路,言桉是不是不知道?】

 【噗哈哈哈哈,言桉听完任务后一脸懵加茫然!】

 导演微胖的脸上带笑:“没有,言桉加油,大家今天的晚饭就看你的了。”

 言桉:“…”导演公布任务后,大家便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 温漾和纪澜站在水池边一起洗菜,洗的大多数都是温漾和梁白羽摘回来的蔬菜:青菜、大白菜、芹菜、苦瓜、辣椒等等。

 温漾洗好三苦瓜,亲手递给切菜的祁延,脸上表情有些羞涩,下意识理了理自己的碎发,少女音温柔:“祁老师,苦瓜好了。”

 祁延喜欢吃苦瓜,这是系统提示的情报之一。

 他淡淡嗯了一声,没有伸手去接,指了指菜板:“放上来吧。”

 本打算趁着递苦瓜来点肢体接触的温漾笑意稍微顿了一下,然后恢复如初,把苦瓜放了上去,轻柔道:“好。”

 此时,言桉正在一旁捣腾米饭。

 她把米洗了放进锅里,看着里面刚好漫过米的水,想了想,觉得太少了。

 水这种好东西,生命不可缺少的资源,自然是多多益善,越多越好。

 于是她接了碗水,刷的一下就倒了进去。

 水瞬间就远远漫过了米,但也没到顶。

 做完这一切,言桉关上电饭煲,在进来拿菜刀杀的梁白羽提示下,滴滴滴按了几个按钮。

 梁白羽功成身退,离去前鼓励道:“加油。”

 言桉想着他的任务,也道:“加油。”

 梁白羽向来对鸟族怀有怜悯之心,这大公虽然不会飞,但也算他们鸟类同胞。

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下手了。让鸽子杀,对比起来,让她烧个饭的任务就显得很温和了。

 梁白羽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叹了口气,摇着头走出了厨房。

 言桉看着好友走远,视线一飘,就看到了那边的祁延也拿了把菜刀。

 而砧板上,赫然躺着三苦瓜。

 言桉吓了一跳,瞬间就跑了过去,眼巴巴的站在祁延旁边。

 虽然这三不是她的苦瓜崽崽,但万一切着切着,就切到她的崽崽了,那怎么办?

 她得看着。

 他扫了她一眼,没说话,拿了苦瓜掂量了一下,一菜刀就切了下去。

 言桉连忙捂住了眼睛,抖了一下身子,不敢再看。

 祁延口袋里的言酷酷小朋友,更是吓得哭了。

 祁延这一刀是左右对半剖开的。

 农村里种的苦瓜还大,里头已经结了籽。

 他洗干净手,将苦瓜的籽掏空,扔进一旁的垃圾桶。

 然后祁延拿了一半苦瓜,斜着一块块切了下去。

 他的手法干净利落,村里用的砧板都是木质砧板,厚实。

 菜刀落到砧板上的声音,咚咚咚的响,听起来十分的清脆悦耳。

 言桉用手捂着眼睛,手指头悄咪咪出一道

 祁延是会下厨的,三年前那段短暂的婚姻生活里,他偶尔有空的时候,也会烧顿饭。

 他确实喜欢苦瓜这道菜,实不相瞒,以前言桉甚至也尝试吃了一口,最终苦的吐了出来。当然,这不能让言酷酷知道,否则怕是要母子反目成仇。

 那时候,她还没怀孕,还没有一个苦瓜儿子,自然不觉得有什么。

 但现在不一样了,言桉觉得按照这架势下去,等三苦瓜切完,就该轮到言酷酷小朋友了。

 果不其然,过了一会儿,祁延看了眼站在旁边的言桉,空出一只手,慢斯条理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小苦瓜。

 苦瓜不大,还有些软趴趴的,上头甚至带了点水渍。

 祁延拿着苦瓜,放到水龙头下冲了冲。

 水透彻的凉,言酷酷看着粘板上被切成片的同类,真真切切意识到了危险,就想猛烈挣扎。

 他知道身为一苦瓜,是不会自己动的,可是危险近在眼前,不过三岁的他忍到现在已经是极致。

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言酷酷怎么都动不了。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