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
第9章
是祁延。

 他的声音一向如此,淡淡的,不含任何感情,如水如云般缥缈,现在也是一样。

 言桉下意识捂着自己的眼睛,在悄悄使用灵力,嘴上道:“没关系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祁延望着眼前的人,也没继续说什么,抬眼朝导演组看了过去,吩咐道:“眼药水。”

 节目总导演见此连忙道:“你们谁有眼药水!”

 总导演在公司里也有点人脉,知道一些公司的内幕,比如这个红遍大江南北的影帝,身份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 整个节目组没有人能得罪的起,节目录制之前,公司总裁特地找过他,让他一定要好好足祁延的一切需求。

 自己的节目组来了一个这样的大神,是一把双刃剑。节目播出时的噱头有了,但因为怕祁延不高兴,有些整人的项目,导演组也给改了。

 这次抓的活动,他们也是思考了良久,还是觉得要挑选一下选手,让抓场面更烈一点,节目才会有看头。

 这样一个稍微不怎么过分的做法,为了节目效果,导演觉得祁延能体谅。

 可没想到,现在出了事。

 言桉这个素人,可是祁延亲自点名进节目,而且要一组做任务的。为此,节目组特地改了任务的发布方式,直接暗箱操作,定了组别。

 现在言桉出了事,祁延不会怪罪下来吧?

 那真有可能节目不保。导演额头上起了层密密麻麻的汗。

 旁边一个来见习的女生在口袋里摸了摸,摸出一瓶用了一半的眼药水:“我有…”

 “赶紧送过去!”导演忙道。

 实习生哦了一声,连忙跑着拿了过去。

 结果就在祁延打算接过眼药水时,旁边捂着眼睛的言桉突然间松开了手,抬起头,睁着双亮亮的大眼睛:“不用了,我已经好了。”

 【你的言桉宝贝突然间出现!惊喜不惊喜!意外不意外!】

 【还好言桉小姐姐没事,刚刚吓到我了。】

 【我发现延帝其实人很暖呀,刚刚言桉出事,他瞬间就进窝里去了,比所有人反应都快。】

 【我们家祁延本来人就很好,那些传闻都只是谣言而已。】

 【啧啧啧,延帝粉又想洗白?前年拍电影的时候,同剧组的女演员从马上坠落,出的视频里,所有人都围了上去,就祁延站在远处冷眼旁观。那个视频还在,你们去看看,那个表情,可真是冷漠极了。你说他演技好我无话可说,说他人好,你逗谁呢?】

 【就是,祁延的黑历史可是不少,只是没人敢说,一说就删评论删帖子。也不知道背后金主是谁,网上控评简直一。】

 【刚刚那一幕就在眼前发生,你们不信,非要信那些假视频。官方早就辟谣了,视频是合成的。】

 【行啦行啦,别跟这些人吵,他们就是眼红祁延的资源和热度。我们不要给眼色,举报就好啦!】

 弹幕吵成一团,却无法影响现场的一切。

 镜头没有扫到的地方,祁延拿着眼药水的指尖,微微了一下。

 只见言桉眼角划下了两行清泪,将眼里的尘沙带了出来。

 她哭过,那双眼像是被雨水洗过的叶片,圆的惊人。

 其实言桉的眼睛没那么圆,是杏眼的弧度,刚刚好。

 可看在祁延眼里,却变了味。

 他眼瞳深了几分,视线顺着她眼睛往下,一一略过她的鼻子,,然后收回了视线,低下头兀自轻笑了一下。

 言桉莫名觉得身上凉飕飕的,她甩甩头,想继续抓

 祁延快了她一步。

 刚刚她出事,他便走了进来,此刻也在的包围圈里。

 他眼神朝旁边扫了一眼,把目光集中在刚刚害得言桉了眼的公上,然后闲庭散步般的走了过去。

 祁延动作不快,但不知为何,那只刚刚还神武英勇的大公,却没能逃脱,反而在他快要抓到自己的时候,认输一般的缩着两只翅膀,趴在了地上,瑟瑟发抖。

 见此,他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留,伸手抓住两只翅膀,把公轻而易举的提了起来。

 大公一动都不敢动,僵硬的爪,喔喔喔的闷声叫着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言桉觉得公的声线都在发抖。

 【这是刚才那只吧?】

 【是!这反应绝了,延帝就那么可怕吗?】

 【这个节目搞笑综艺实锤了,连只公都是戏,我要被笑死了hhhhhhh】

 【:不好意思,我是真的有点害怕23333】

 祁延抓着公折返,走到言桉面前,把公递了过去,淡淡道:“拿着。”

 言桉双微开,下意识伸出了手。

 一只大公进了她的怀里。

 言桉下意识抱紧了一些,还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公,别说,很软,手感不错。

 祁延拍了拍手,什么也没说,转身走了。

 言桉顿了一下,抱着大公乖乖的跟上了祁延。

 这大公平常肯定没少吃,刚刚抱的时候还不觉得,现在抱着它走了段路,言桉便觉得自己手臂发沉。

 如果是以前在修仙世界,周围都是灵力,别说一只,一块巨石,她都能轻而易举抬起来。

 但现在周围一点灵气都没有,得益于铜钱草的得天独厚,她还可以用钱转化成灵力。像梁白羽,根本就没有任何灵力,除了修仙世界的那些经历,以及能在人和本体之间自由变换外,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。

 可言桉没钱,灵力外用拿来抱,得一万起步…

 行吧,言桉着气停下脚步,托着怀里的,休息了一下。

 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类停了下来,在言桉怀里安安稳稳待着的大公扭动脖子看着她,喔喔喔的叫了几声,似乎是在嘲讽她。

 她朝大公哼了一声,继续抱着前行。

 前方,祁延没有任何要帮她抱的意思,懒懒散散的沿着田埂走着。

 【啧,刚才说延帝体贴的人呢?这就叫体贴?都不知道帮一下女孩子?】

 【刚才脑残粉还想帮祁延立暖男人设呢,结果还不到几分钟,就被蒸煮打脸,就问你们脸疼不疼!】

 【你们嘴要不要这么毒?刚刚帮言桉拿眼药水的是祁延吧?最后主动抓了的,也是祁延吧?言桉自己抱不动,不会开口说吗?她开口求助的话,祁延难道不会帮忙?】

 【就是,这都什么年代了?男生一定要帮女生的思维能不能变变?自己真的需要帮助,能不能主动开口说?】

 【今天真是大开眼界,大家来看看这些脑残粉言论!】

 就在弹幕再次吵成一团的时候,话题中心祁延突然间停了下来。

 吭哧吭哧抱着大公的言桉下意识抬头看去,刚好看到他停在了灌木丛的位置。

 就是来时,她把两个孩子放养的地方,并且和他们代过,就在周围玩,不要跑远,等她回来,就回到灌木丛。

 而现在,祁延停下了脚步。

 言桉张大了嘴巴,瞪圆了眼睛,慌了:惨了惨了,吾儿危矣!
上章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