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[古穿今]娇娇女 下章
第74章 演奏会
杨芊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。

 蓝色的天空中,映衬着朵朵的白云,白色云朵调皮地多变着,一会儿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动物,一会儿又变成了大朵大朵的棉花糖。

 九月的天,秋高气,舒服的天气会带给人愉快的心情,但杨芊芊觉得她此时的心情却糟糕得很,犹如冬天的寒冰。

 原本她下午要去拍一家少女杂志的封面,经纪人已经和她谈好了,但是她最近一直莫名其妙的呕吐,翻了书本和查了资料后,她知道她得是什么病,镇定地去便利店买了验孕后才确定了她怀孕了。

 从小,杨芊芊就早得很,但她毕竟不18周岁,总归会害怕,同时她不想惊动任何一个人,她要悄悄地把孩子做掉。

 所以她还是像平常的样子去上了学,只不过到了下午的时候,提前了两节课后请假回家,就急冲冲地赶到了市中心的公寓里,换了一套平常穿的衣服,全副武装好出门的那刻才看到妈妈在她公寓里收拾屋子,她慌得手忙脚地从家里逃走。

 或许是走得太着急了,她遗漏了病历卡。

 病历卡没有了大不了重新办一卡就好了,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只是倒霉的被妈妈捡到了。

 随后,妈妈就打的追到了这里。

 “妈,” 杨芊芊拉住了王阿姨的手,神色厌厌的,眼神有些呆滞,其实她也不想打掉自已的孩子,可是她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李导的,还是王乐凯的,明明他们做好了避孕措施,却偏偏中奖了。

 和李导发生关系不到一个月,她就勾引了王乐凯,反正他们是男女朋友,总会走到这一步。

 何况王乐凯是真的对她好。

 那天,烛光晚餐,火红的玫瑰花开得甚是娇,在这样浪漫的气氛下,感情水到聚成,然后该发生地就发生了。

 其实,杨芊芊仔细地算过时间,这个孩子应该是李导的吧,毕竟时间是那样的吻合。

 当时她刚刚失身,脑子里得跟浆糊一样,根本就没有买事后避孕药。

 一想到那个头发花白,皮肤糙的老男人,杨芊芊觉得从胃里的深处涌上一股想要吐的望。

 事实上,她伏在了大的榕树上,吐得天昏地暗,胃里本就没什么东西,她接连吐了一口又一口的酸水。

 王阿姨脸的心疼,一双有些骨节大的手轻轻地拍着杨芊芊的背。

 杨芊芊不由地伸手摸了摸肚子。

 是啊,她是有办法将孩子生下来,在王乐凯那边哭哭,闹闹,或者扳委屈,总之想让男友认下这个孩子,她肯定是有办法的。但是,要是她真这么做了,一来她对男友心存愧疚,二来是假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拆穿,到时候她的处境会比现在还更加不堪。

 可是,她还年轻,她还不18周岁,她自已本身就是一个孩子,需要人照顾,难道再生一个小小的婴儿去照顾它,不,这种事情她是不会做的,何况她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,又没有红得发紫,只要一段时间不出现在公众视线上,很快就被人们忘记地,所以她不能要这个孩子。

 对不起,宝宝。

 杨芊芊在心中说着。

 “芊芊,妈妈可怜的孩子!” 事到如今,王阿姨从当初的错愕,震惊,羞愧通通没有了,现在只剩下了对孩子的心疼,她一方面责怪自已工作太忙没有好好照顾女儿,一方面骂着占了女儿便宜的混蛋男人。

 王阿姨不灵光的脑子中突然闪过一个人,抓着杨芊芊的手,激动地问﹕“芊芊,告诉妈妈,你肚里的孩子是不是王乐凯的?妈妈有好几次看到你和他在一起,你们是不是在交往,你这孩子,为什么一直要瞒着妈妈?”

 杨芊芊沉默不语。

 她没有告诉过妈妈她和王乐凯是男女朋友,是因为妈妈总把顾家当做自已的家,偶尔有空回到公寓了,就累得倒头大睡,她想要和妈妈说几话,但妈妈却忙着出门去顾家做饭。

 王阿姨直接把女儿的沉默当做了默认,她突然感到天下掉馅过了,王乐凯是谁,是王氏娱乐的太子爷,王家在宁市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,根本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金婿啊!同天下父母一样,那个父母不希望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。王阿姨也一样,一发现女儿的对象那样多金,其实她在暗暗地高兴。

 她原本就介意女儿小小年纪读书读不好,但现在却一点都不介意了。

 女孩子读书读得好不就是为了嫁了好人家吗?凭她家孤儿寡母的身份,想要嫁得很好那很困难地。

 像她这种死了老公的女人,生活真的很辛苦,没有那个女人不希望以后的老公英俊有钱,而她的女儿芊芊现在就做到了,王家家大业大,不管是怎么样的结局对她们母女来说对是好的结果。

 何况女儿肚子里还怀着小宝宝。

 虽说芊芊就过年才18周岁,但可以事先可以订婚啊。

 王阿姨这样一想,只觉得之前心中的那一口郁结之气立刻烟消云散。

 一辆黑色的宝马低调地停在了路边,顾明达从车窗内抬头,看到王阿姨和杨芊芊从最初的争吵发展成了现在的母女拥抱,随后,她就按了按钮,车窗自动地关上了。

 顾明达咬了咬嘴

 算了,别人的闲事不要管。她想,就当今天这个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什么都没看到。

 将车靠边停车的裴缺显然也看到了刚才那对母女争吵的一幕,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,静静地陪着身边的女孩子看窗外的风景。

 “听说,大剧院今天有一场古典音乐演奏会,要不要一起去听听看?”两人由于刚才的意外,从聊得好好地开始陷入沉默期,最后,裴缺还是打破了眼下糟糕的沉静,他语气很平淡地询问,但握在方向盘的手指却在泛白,在黑色的方向盘上,显得格外的突出。

 顾明达说了一声好。她都好久没有去听古典音乐会了,身边的人都对它不感冒,难得遇见一个志同道合的人。

 这样一想,顾明达就巧笑颜颜从包里拿手机出来,但不经意间的余光却看到了裴缺紧紧握在方向盘的手指,一时之间有些动容。

 妈妈,我今天和裴缺一起去听古典音乐演奏会,晚饭就不用等我了。顾明达编辑了短信发给了夏苑。

 夏苑将工作室转交给顾承苑和得力助手后,就闲在家里。

 无聊的时候养养花,逗嘟嘟的萌球和胖球,或者来了兴趣就下厨做饭。

 今天刚好王阿姨不在家。

 夏苑正在做饭,接受到了顾明达的短信后,回了一个字好。

 “苑苑,我回来了,” 顾炎在玄关,朗声说,大步流星走到厨房“最近忙死我了,小七这个点应该放学了,咱们家美丽可爱的小宝贝还没回来吗,要不我去接她?”

 夏苑失笑了。

 她家老公一到家就找女儿,哎,说实话,有些嫉妒。

 “快喝你的人参汤吧,最近公司很忙吗?” 夏苑一起送了女儿上学后,就开始下厨为顾炎在煲汤。

 这段日子顾炎常常忙得早出晚归,似乎回到了以前公司刚创立的那会也是这样勤劳辛苦。她替顾炎整了正衣角,一双圆圆的杏眼微微笑着,勾勒出了淡淡的鱼尾纹“再忙也要注意自已的身体啊。”

 顾炎大口大口地喝着老婆的爱心汤,也不顾有些烫,很捧场面将人参汤喝得一干二净,嘴甜地夸奖“老婆,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”

 夏苑咪咪笑地给他擦嘴“你呀,越老越像个孩子!”

 “小朗和我说,他要拍《雷》,所以这段时间,我就先把公司的大小事情处理好了,然后我就要为小朗准备一切可以用的人力物力资源,争取百分之百地还原《雷》这个故事,现在万事俱备,就差《雷》完整的剧本了。”

 夏苑微笑着点头“老公,你辛苦了。”

 “不辛苦,为自已的儿子打工那是应该地。” 顾炎幽默地说,随后两人相视一笑,夫这么多年,他们彼此间培养的默契一个眼神就能体会到了。

 其实,夏苑知道,顾炎对女儿的宠爱在四个孩子中最为浓烈,对女儿百依百顺,护短得很,因为他知道疼女儿是有个期限的,毕竟女儿是嫁出去地。 但他对儿子的爱却像大山一样,既沉默又深重。

 宁市大剧院

 宽敞的大堂静悄悄地。

 天花板上镶嵌着一盏盏小小的灯,光芒极其亮丽,美丽的光芒照耀着整个大剧院,大大的红色帷幕像大屏风一样屹立,让走进来的人们一眼相望到这醒目的红色。

 顾明达在前走,裴缺跟在了她后面。

 他们找到相应的位置后,然后坐了下来,静静地等着。

 相比较什么热闹的钢琴演奏会啦,小提琴演奏会,来听古典音乐的人们似乎有些少,快到了演奏会开始的时候,人们才陆陆续续地来,却依然填不这偌大的剧院,有一种空旷的感觉。

 顾明达看了看手上的腕表,发现时间差不多快到了,就端正了身姿,目光放在了远处的讲台上。

 裴缺也一样。

 他外公一家,是宁市有名的书香门第。

 虽说,他妈妈性格叛逆去做了明星,但罗嫣从小就对他很严格,一般会要求他涉及一些音乐绘画这类地,他的小提琴拉得倒是不错地,以前拿过全国少年组小提琴大赛的亚军,有时候一个人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,他会站在窗边拉一会儿小提琴,从指尖传来那种优美的音乐,会带给他一种安静的感觉。

 作者有话要说: 作者君要好好努力码字

 今天晚上12点前争取再码一章

 谢谢一直支持的小天使们

 么么哒O(∩_∩)O~
上章 [古穿今]娇娇女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