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[古穿今]娇娇女 下章
第二章 不负责任的小保姆二
顾炎最近投资了一部电影,在剧中饰演一位相当重要的配角。

 自从小女儿出生了后,顾炎觉得他在家中的地位急剧上升。他出生书香门第,父母和两个哥哥都是搞教育的,只有他一人,离经叛道,去了娱乐圈做了一名演员,没少遭到父母的白眼。

 他妈是以前大家族的小姐,文学造诣很高,是一名大学的授课老师,学生们喜欢叫她“顾教授”双十年华的时候嫁给了去香港办学校的父亲。

 顾教授结婚后10年连续生了三个儿子后,特别希望能有个小棉袄的女儿,但一直无法受孕,所以寄希望于三个儿子。三个儿子成年后,她就催促儿子们结婚生小孙女。大儿子二儿子小儿子相继结婚后,大儿媳就生了两个小孙子,二儿媳又生了两个小孙子,就连小儿媳接连生了一对双胞胎兄弟。有了6个小孙子的顾教授,每天做梦都想要一个软绵绵胖乎乎的小孙女。

 顾炎每天想得最多就是白白胖胖的小女儿,总想着抱抱她亲亲她。每次女儿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萌得他想把小宝贝藏在口袋里。最近几年,他减少了演戏,开了一家娱乐公司,是半退休状态的演员,工作时间相对顾家的其他人来说,是比较空闲的。在剧组忙完戏份,顾炎就催促经纪人赶紧把他送回家。

 正在玄关换鞋的顾炎,一听到客厅中传来的哭声,着急得赤脚跑到客厅。大儿子颜承朗抱着小女儿正在安慰,小儿子顾承苑可怜兮兮地小声哭泣,双胞胎哥哥夏承铭拍着小儿子的小肩膀在安慰。

 除去张妈和小张,管家王叔一边呆着。

 这是什么情况啊,怎么他一回家,女儿儿子都哭了。心疼的顾影帝直接抱过小女儿,小女儿萌萌的大眼睛留着眼泪,小鼻子红红的,又可怜又可爱。

 “我的小宝贝,不哭不哭。”顾影帝哄着孩子,俊美的脸皱成了包子脸。他千宠爱万宠爱的小宝贝,居然挂着眼泪,太不可原谅了。

 李明达止住了哭声,哇哇,这个自称爸爸的人跟她父皇长得有五分相像,却比她父皇更加俊美,更加英,浑身上下充的浓浓的男人味,小胖手揩油了一把爸爸的脸蛋。

 “承苑,你怎么把妹妹哭了。”顾影帝严厉地对小儿子说。

 可怜的顾承苑哭的哽咽,还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,只不过是妹妹哭了,他也跟着哭。

 “爸爸,承苑看着妹妹可爱,咬了她一口,然后亲了妹妹一大口口水。”夏承铭替弟弟解释,他觉得弟弟真蠢,怎么可以是口水地去亲妹妹咧,换做是他,他也要哭的,黏糊糊的多难受。

 顾承苑拼命的点点头,口吃了;“我…我没欺负妹妹。”

 顾炎扳着脸说;“下次亲妹妹的时候不要咬她的小脸蛋,要亲妹妹的话就把口水擦干净,妹妹皮肤很,她会感到很难受的,罚你今天不许吃鸡腿。”

 顾承苑呆呆地说了一声好,咧着嘴巴,踮起小脚,向小公主保证;“妹妹,我下次不咬你的小脸蛋了,保证亲你的时候把嘴巴擦干净。”

 李明达觉得刚才真丢脸,堂堂的晋公主,居然跟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计较,太损皇家脸面了。

 她冲着顾承苑笑了一下,招惹得顾承苑开心得拍手,顾承苑拉着爸爸的脚,小心翼翼地说;“爸爸,刚才妹妹对我笑了,那我是不是可以晚上吃鸡腿了。”

 顾影帝深深地叹气了。

 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,呆头呆脑的,小脑子里就想着包和鸡腿,不像双胞胎哥哥机智灵活,该不是在娘胎里的时候,营养成分被哥哥收得多,导致先天不足?

 张妈看到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,拉着女儿的手,向顾炎告状;“先生,你要给我们母女做主啊,颜少爷要辞了小张。”

 颜少爷,顾炎很不喜欢这个称呼,他明明告诉过家里的佣人,要把颜承朗当作顾家的大少爷,怎么私底下佣人还称呼为颜少爷,能把颜字去掉好吗,颜承朗是他儿子,虽说只是养子。

 很快,顾炎就了解了事情的起因,拍照片,他前几天还看到一个报道说;一个朋友到家里探望,给三个月大的宝宝拍了一张照片,就让宝宝出现了视觉障碍,因为这个朋友给宝宝照相的时候忘记关手机中的闪光灯,且距离过近。这个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,报纸上,网上,微信上,都顶到了头条版面上。

 他特意去网上搜查了这个事情,本想着满月周岁时给小公主拍艺术照,后来在网上看到闪光灯会对宝宝的眼球造成伤害,就死心了,活到这么大年纪,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

 顾炎求证;“小张,你给宝宝拍照的时候,有没有关闪光灯?”

 小张摇摇头,这有什么关系。

 顾炎紧张;“你怎么给宝宝拍照的,近距离拍的吗?”

 “先生,我没有,我就是抱着宝宝,举着手机拍的。”小张不想失去这个薪资高的工作,仔仔细细地解释,真的只是拍了几张照片,摆了几个造型而已。

 颜承朗向顾炎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 顾炎淡淡地吩咐︰“王叔,你多给小张和张妈半年的工资。”

 张妈和小张还想要辩解句话,就被顾炎抑制了,顾炎举着小女儿胖乎乎的手臂,手寸上有一个硬币大小的乌青。

 心的顾炎叫来了好朋友赵院长,赵院长主攻眼科,是眼科界赫赫有名的第一把刀。他拿着探照灯仔细看小婴儿黑溜溜的大眼睛,真是大材小用了一些。这种小儿科,赵院长两三下就解决了,保证小婴儿的眼睛没有被闪光灯灼伤,就死皮赖脸地要留下逗小婴儿。

 赵院长的老婆接连生了两个儿子,一直想要个女儿,无奈国家生育有计划,虽然开放了可以生二胎,但三胎是生不了了。这时候他就特别羡慕顾炎的香港户籍,想生几个就几个。看到趴在粑粑背上的李明达,圆圆的小脑袋,小嘴巴里吃着胖胖的小手指,直呼可爱可爱。

 凑近一看,小婴儿小脸蛋粉白的,一双眼睛又大又圆,萌萌的透着漉漉的眼神,内心勾起了*,嗷嗷嗷,劳资也好想生个软乎乎嘟嘟的小女孩啊。

 “顾炎,给我抱一下咱家可爱的小公主。”赵院长伸手要抱粉的小糯米团子,小婴儿滴溜溜的眼睛转到了张院长胖胖的肚子上,转头就趴在爸爸宽厚的肩膀上,拒绝的味道很明显。

 赵院长觉得心里受伤了。

 他年轻的时候好歹也是医院里的院草,哪个小护士小医生看到他不脸蛋红红的,只不过人到中年,发福了,那也是最帅的中年人好吗?

 顾炎哈哈大笑,当女儿不想离开爸爸温暖的怀里“真是我的亲闺女。”吧唧一口,亲在了李明达的小脸蛋上。

 看得赵院长的,他*好想亲一口呼呼的小脸蛋,谁叫他家里只有臭小子,没有女儿真命苦。

 “顾炎,你给你家小公主想好名字了吗,都快一年了?”赵院长拿着趴趴狗,逗着趴在爸爸肩膀上的小公主,小公主吸引了目光,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,抓住白色的趴趴狗,咦,这是什么狗啊,怎么眼睛眯成一条绒绒的,一动不动,跟真的狗区别好大,是布偶?

 顾炎一直很纠结这个事情,小公主没生出来之前,他就想了好多名字,什么顾甜甜,顾宝宝,顾贝贝等,小公主一生出来后,他就觉得自已以前取的名字太土了,衬托不出女儿的娇贵独一无二,然后,他就整整想了八个月,脑细胞不知道死了多少,还是没想出来一个好名字。

 原谅他是个学渣,从小学开始就把国语还给了老师。

 “你干脆让夏苑取得了,你老婆好歹也是京城响当当的名媛,又是学霸,取个名字很简单。”赵院长建议,同时又挖苦“你这个学渣,取名就是无能儿。”

 “你就是嫉妒我有女儿,哼,”在爸爸怀里的李明达玩着趴趴狗,小耳朵竖起来,总算搞清楚情况了,哥哥们叫她妹妹,爸爸叫她小宝贝小公主,她出生快一年了,也就是说她名字还没取!

 “我女儿是小公主,一般名字怎么配得上我们家的小公主。”顾炎强调“女儿的名字必须我取,苑儿答应我了不跟我抢。”

 我本就就是小公主呀。李明达本能地咬着趴趴狗。

 顾家吃晚饭的时候,女主人夏苑回来了,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回来,却一脸的兴奋,从顾炎怀里夺过小女儿,亲了好几口小婴儿的脸蛋。

 “今年温夫人的团队选择了名媛坊的衣服,我家小公主简直就是我的福星。”夏苑抱着女儿,跟老公说悄悄话。

 夏苑虽是豪门千金,天之骄女,但自食其力地开了一间服装设计工作室,起初靠老公顾炎的威望,拉动娱乐圈的女明星下单,后来是凭着她独特的眼光和设计天赋,工作室越来越有名气。

 生了小千金后,事业是更上一层楼,工作室开始接单豪门顶级贵妇的礼服定制,现在开始为国家外部部长温夫人团队打造礼服。

 “对了,你给我们家宝宝的名字取的怎么样了,宝宝还有两个月就一周岁生日了。”夏苑头疼,小宝贝的周岁快到了,她要着手开始写请帖,难道请帖上就写“参加顾宝宝的周岁宴?”

 顾炎干巴巴地回答﹕“苑苑,我觉得好多名字都配不上我家小公主,我还在想,争取一个星期内把名字定下来。”

 “是啊,你赶紧想名字,妈上午发短信邀请我们明天晚上去老宅吃饭。”

 颜承朗抱着李明达,用小调羹一口一口地喂她吃婴儿辅食。李明达乖乖地坐在哥哥的腿上,小口小口地吃着。眼看着小碗里的菠菜肝粥快见底了,李明达拍着小手,口齿不清﹕“药,药…”

 顾承苑嘴巴上的鸡腿掉在了饭桌上“妹…妹妹居然说话了。”的脸蛋上写着不可思议。

 夏承铭把口里的白米饭咽了下去,立刻夸奖﹕“妹妹,真厉害。”

 顾炎激动的扔下碗,殷勤地看着可爱的女儿﹕“来,小公主,叫爸爸,爸爸!”

 夏苑美丽的脸上浮现一朵大大的笑容“妈妈,来,叫妈妈!”

 双胞胎兄弟争着说叫哥哥。李明达小胖手拍着桌子,嘴里叫着﹕“药,药…”她饿,要吃菠菜肝粥,不想叫人。

 顾爸顾妈顾哥可怜兮兮地看着小千金,宝贝,你叫着的“药,药…”是什么意思咧?李明达抬起小脑袋,小胖手指着小碗中已经见底的菠菜肝粥,对着颜承朗说﹕“药,药…”

 颜承朗忽然茅顿开,原来小公主要吃着肝粥,吩咐﹕“王婶,再盛一碗菠菜肝粥。”

 很快,小碗里的都是菠菜肝粥。颜承朗动作温柔地舀起一小调羹的肝粥喂到妹妹的嘴里,妹妹小口的吃完肝粥,他又舀起一小调羹,声音醉的温柔﹕“小宝贝,来,叫大哥哥,大哥哥!”

 李明达小肚子还饿着,很乖巧地喊﹕“大蝈蝈,大蝈蝈…”

 颜承朗纠正︰“大哥哥,大哥哥。”

 “大哥…哥。”李明达准确地喊出了哥哥两个字。

 顾炎石化了,什么情况,难道小宝贝第一次开口不应该叫爸爸吗?
上章 [古穿今]娇娇女 下章